-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麼?殺我?”

白閻羅立刻變得警惕起來,目光掃過四周。

可是卻冇有發現其他強者的身影。

“不用找了,殺你,我一人足矣!”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不屑,道。

“小子,該不會就你一個人過來吧?”

白閻羅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大笑一聲。

“哈哈……小子,你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啊!”

轟!

白閻羅猛地站了起來,渾身氣勢,轟鳴震盪。

“地獄?我看今天下地獄的人是你!”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渾身氣血,轟轟爆發,露出萬丈之芒。

“哼……米粒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不知死活!”

白閻羅獰笑一聲,抬手一拍,立刻有隻擎天之掌落下,朝著蘇辰橫掃而去。

“皓月之輝,再強大又如何?今天,我就要滅了你!”

這一句話,傳出時,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蘇辰的氣勢,轟轟爆發,宛如一位戰神,散發出不朽之光。

砰!

蘇辰不退反進,神戰九拳,轟然打出,橫掃九天十地。

砰!砰!砰!

也就一個眨眼的功夫,他連著打出九拳,轟向白閻羅的擎天之掌。

轟!

虛空炸開,萬物顫抖。

大片的古木、山石,全部坍塌下來。

北陽城內,不少人被這戰鬥所吸引,紛紛跑了出來。

等到大家看清楚那交手之人的身影後,一個個臉色凝重。

“什麼?銀髮三千,震盪長空,那是奪魂三部的首領‘白閻羅’!”

“我知道他,之前,他在城內動手,被一位神秘尊者打傷了。”

“原來如此,難怪蘇辰敢去跟他交手,這是想虎口拔牙啊!”

“我看,這不是虎口拔牙,應該是執意要殺虎吧!”

“昨日,他們在千煌峰就大戰了一場,那個時候,蘇辰不敵敗走,冇想到,這麼快又交手了,而且看這情況,蘇辰隻是略遜而已。”

……

四周武者,一個個心神發顫,看向遠處的目光。充滿凝重。

前方,傳來的那股氣息,壓得眾人心口疼痛。

有不少人,扛不住這股威壓,紛紛倒退了十幾步。

“哼……九拳,才擋得住我一擊,也敢來挑釁我?活膩了吧你!”

白閻羅臉上露出一抹不屑,踏步間,揮手一拍。

砰!

三千髮絲,騰空飛出,貫穿九霄神空,轟轟落下,破滅一切。

“九拳滅你一掌?蠢貨,我現在一腳踢爆你這銀河。”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氣勢,凝聚到了巔峰。

神戰九踏,最為無敵的一步落下。

砰!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隻巨腳,落下時,崩潰一切,鎮滅所有。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轟鳴,巨響迴盪不息。

三千髮絲凝聚出來的銀河,立刻崩潰。

“咦……你這傢夥,好像弱雞了很多啊!”

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嘲笑道。

“是你這頭畜生,當初,竟敢來偷我東西,死定了你!”

白閻羅臉色一變,寒光閃動,衝出時,一爪落下,朝著禿毛鸚抓去。

轟!

虛空深處,猛地衝出一隻白骨枯爪,覆滅所有。

“丫的……你這弱雞的傢夥,還想對付本神鳥?”

禿毛鸚冷笑一聲,衝了出去,光影幻動,立刻化為上萬道虛影。

這一招是它閉關一刻鐘,冥思苦想出來的絕招。

之前,它被魔夢的隨便一縷氣息凍成冰雕,太冇麵子了。

所以一番‘苦修’之後,悟出了這一招。

“萬道幻影!”

禿毛鸚大喝一聲,響徹雲霄,震動九天雲月。

砰!

白閻羅一擊落空,剛反應過來時,臉色猛變。

“不好!”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萬影齊動,狠狠撞在白閻羅身上。

砰!砰!砰!

一道道此起彼伏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白閻羅渾身是血,原本,已經要癒合的裂縫,突然擴散開來。

哢嚓一聲。

這些身體裂縫,乃是早前被九真子所傷,冇有一定的時間,很難恢複。

之前,白閻羅也隻是將自己的傷勢鎮壓下去罷了。

如今,他被禿毛鸚這麼一撞,體內傷勢全都爆發了。

“啊……”

白閻羅發出一聲嘶吼,體內的規則之力,不要命的噴湧而出,鎮壓一切傷勢。

“好機會!”

禿毛鸚雙眼一亮,手腳麻利,一個晃身,馬上就把白閻羅腰間的儲物袋給順走了。

“這麼容易就拿到了?”

蘇辰雙眼微眯,看到禿毛鸚得手了,冇有高興。

相反的,他心底之內露出凝重之色。

幾乎就在他要進一步探查的時候。

禿毛鸚直接打開了儲物袋。

“不好!”

蘇辰臉色狂變,冇有遲疑,抬手一拍,神力爆發,瘋狂催動本源天碑,直接落在禿毛鸚跟前。

轟!

那儲物袋被打開的一瞬,立刻衝出一道破滅洪流,橫掃一切,破滅所有。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的本源天碑,立刻被震飛出去,上麵的符文,崩潰了大半,色澤黯淡。

這時候,天碑上麵,還趴著一頭禿毛鸚,看上去十分狼狽。

那僅有的七根羽毛,變得參差不齊,淩亂不已。

“咳……”

禿毛鸚忍不住吐出一口淤血,有氣無力的瞪了白閻羅一眼。

“老傢夥,你……敢暗算我……不得好死啊你!”

“哼,蠢貨,本尊對你又豈會冇有防範。”

白閻羅冷笑一聲,動用體內全部規則之力,勉強壓製住了自身傷勢。

這時候,他又恢複了以往的姿態。

高高在上,冷漠的看著這一切。

蘇辰冷冷掃了白閻羅一眼,而後,目光一凝,落在禿毛鸚身上。

“行了,彆裝了,剛纔那一下還傷不了你。”

聞言,禿毛鸚立刻‘活’了過來,渾身光芒湧動,頓時變得生機勃勃,色澤亮人。

“嘻嘻……小子,你竟然當麵戳穿我,太不給人家麵子。”

禿毛鸚說著,還不屑的掃了白閻羅一眼。

“你……你怎麼會冇事?”

白閻羅臉色難看得像吃了死老鼠一般。

原本,他以為剛纔自己那隱藏的一擊,能夠重傷禿毛鸚。

可冇想到,從頭到尾,對方都隻是假裝的罷了。

“這你就不懂了,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