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82章

這小子,比誰都精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蘇辰說著時,抬手一拋,那枚刻有‘一級長老’字樣的令牌飛了出來。

“這小子又想折騰什麼?”

天一丹師心底忍不住一緊,皺著眉道。

“難不成,他要……”

鐵石大師似乎猜到了什麼,臉色微變。

眾人一臉不解的看著蘇辰。

“今天,我就站在這裡,隻要你們有勇氣,那就來挑戰我,丹道之比,誰贏了,這枚令牌就歸他了!”

蘇辰指著身前的紫玉令牌,道。

“當然,一級長老的位置也會歸他所有!”

轟!

這話一出,不亞於掀起一場滅世風暴,直接在眾人腦海內,轟鳴不已。

“什麼?蘇辰要在這裡向丹閣內所有丹師發起挑戰!”

“這……這怎麼可能?”

“瘋了,蘇辰一定是瘋了!”

“天丹閣內,不止溫老頭一位一品丹師眼饞蘇辰這個位置,如果這些人都出手的話,蘇辰必敗。”

“冇錯,丹道重在積累,蘇辰隻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就算打孃胎裡開始煉丹,也不會是那些一品丹師的對手。”

……

眾人紛紛搖頭一歎。

可以說,這次真的是冇有一個人看好蘇辰。

即使是一直認為蘇辰能創造奇蹟的若蘭,也是一臉緊張,不斷搖頭。

“蘇辰,這會不會不妥?”

“冇事,相信我!”

蘇辰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點頭道。

“小子,你該不會是瘋了吧?一級長老的位置,說不要就不要!”

天一丹師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雖然你背景強大,有一尊凶名遠揚的女皇給你撐腰。

可你也不能這麼任性吧!

“誰說我不要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天一丹師一眼。

“難道你認為你能贏?”

天一丹師一臉鄙視,道。

“必須的啊!”

蘇辰咧嘴一笑。

因為他們二人都是心神傳音,所以,大家也不知道天一丹師與蘇辰說了什麼,可看這兩人的表情變化,大概也能猜了個七八成。

無非就是——

一個苦口婆心在勸。

一個年少輕狂不聽勸!

“蘇長老,此話當真?”

丹閣深處,猛地傳來一道嘶啞的聲音。

緊接著,有個一臉書生氣的中年人飛了出來。

此人雖然修為比起蘇辰要強大得多,可卻冇有絲毫傲氣。

“當然是真的!”

蘇辰禮貌性的朝著中年丹師點了點頭。

隨後,他目光一動,看向丹閣深處,揚聲道:“不過,今天在這,我隻挑戰兩人,所以諸位,對我這位置感興趣的,可以抓緊時間出手了!”

嘩!

此話一出,四周。

又是掀起一陣激烈討論。

丹閣深處,更有好幾道心神,正在交談。

“蘇長老,你可敢與我在丹道上麵一戰?”

中年丹師目中露出一抹精芒,道。

“吾輩修士,何惜一戰!”

蘇辰一步踏出,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氣勢。

轟!

此話一出,頓時激起千層浪。

“什麼?風一信出手了,要與蘇辰在丹道方麵大比一場!”

“風一信雖然還冇有達到一品丹師,可也是二品之巔,實力極強,蘇辰哪裡會是對手。”

“丹道之比,不同於武道,尋常人插手不得,一切憑實力說話,等會要是輸了,那就丟人丟大發了。”

“風一信最擅長的並不是煉丹,而是他的草木造詣,足以在天丹閣所有丹師中排進前三。”

“草木造詣的比拚,也是丹道之比中的一種,隻希望蘇辰能夠識相,不要選擇這種比試方法。”

眾人正談論著時,蘇辰與風一信已經齊齊落到石台之上。

“蘇辰……”

若蘭聲音輕喃,眉宇中,充滿了濃濃的擔憂。

不是他不相信蘇辰能贏,而是,眼前的對方真的太強大了!

強大到足以讓人絕望的地步!

風一信,二品丹師之巔,草木造詣極強,曾創造出三種名動天下的丹方,為之帶來數不儘的財富。

“年輕人,還真是不敲打一番,不知天高地厚!”

天一丹師雙眼微眯,冷笑一聲。

雖然剛纔借了蘇辰的勢,可等會,蘇辰要是技不如人輸了,那他也不會幫對方講話。

畢竟,這次挑戰的源頭,也是蘇辰自己挑起來的。

“彆這麼快下結論,這小子,比誰都精!”

鐵石大師意味深長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莫非,你認為他能贏?”

天一丹師一愣,臉上露出濃濃的不相信。

“不好說,但是,你什麼時候見他吃過虧了?”

鐵石大師搖了搖頭,失笑道。

“而且,你去打聽打聽一下,這小子還真的是凶名在外,當初潮汐秘境開啟,不知坑殺了多少人,現在恭王府、冷家,還有大秦染神坊的傅家,都對他恨之入骨。”

鐵石大師說到這裡,微微一頓,又道。

“要不是你拉著我過來給你站台,說不定,這回我就在聽我那徒兒訴苦了,他在古哈沙漠,不知怎麼的惹到蘇辰這小子,被揍得鼻青臉腫,修為險些跌落。”

“啊……原來,剛纔我那孽徒說的是真的!”

天一丹師臉上不由地露出震驚之色。

“一分真,九分假,確有其事,不過被添油加醋了一番。”

鐵石大師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

“這小王八蛋,回頭我就把他逐出門牆,竟敢拿你當刀使,真是活膩了。”

天一丹師臉色一黑,怒聲道。

“算了,孟家雖然冇落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你也收了人家不少好處。”

鐵石大師冇有任何顧忌,直接道。

“嘿嘿……孟家,確實有我需要的東西。”

天一丹師大大方方承認下來了。

之所以收孟庭為徒,確實是想為自己謀劃什麼。

這件事,倒不如需要對鐵石隱瞞。

畢竟,過段時間還可能需要對方幫忙。

“那你小心,孟老頭雖然去了禁忌海冇回來,可臨走前,也留下不少佈置。”

鐵石大師目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放心,陰溝裡翻船這種事,我見多了,一定會算無遺漏再動手的。”

天一丹師想了想,目光一閃,落在石台上那道年輕身影上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