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03章

丹鼎鎮丹

“走吧,我們看看去!”

神秘女子揮袖一甩,鬥轉星移,立刻換了一個地方。

這二人離去不久,虛空一震,有道黑影悄然而至。

那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之內的蒙麪人。

不久前,傅家內亂之後,便是被此人趁虛而入,一舉拿下,統一起來。

如今這場風波,也是此人的手筆,目的不外乎嫁禍給金蟬子。

按照自己對蘇辰的瞭解,若是金蟬子出事,蘇辰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必然會相助,到時候那就是自己的機會。

當初,九死老人都冇能滅掉蘇辰,如今再操作起來,自然是要小心翼翼。

“嗯?”

黑袍蒙麪人目中突然露出一道銳利之芒,掃過四周,發現一切都是空空的。

這下,他臉色不由地變了。

“奇怪,我藏在此地的七彩龍緞呢?”

黑袍蒙麪人伸手一抓,虛空之內,泛起陣陣漣漪,可卻空無一物。

這下,真的把他嚇了個半死。

“東西不見了,到底是誰在我後麵出手了?”

黑袍蒙麪人臉色憤怒,殺氣騰騰,可卻也無可奈何。

原本是他盜走染神坊內所有七彩龍緞,可卻因為來不及破解上麵的烙印,所以不敢收入內世界,把這些東西先藏在此地一處臨時構造的空間之中。

可結果,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自己的東西便不翼而飛了。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憤怒。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冇想到,今天竟然有人敢在背後陰我!”

黑袍蒙麪人聲音冷得可怕,渾身氣勢,轟轟爆發,各種搜查之法,席捲而出。

可是,從頭到尾,他都冇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哼……”

黑袍蒙麪人冷哼一聲,十分憤怒,可更多的,卻是無奈。

最後,所有七彩龍緞一匹都冇找到,隻得悻悻而走。

如今的染神坊,已經成了是非之地,剛纔那一把火,引來的可不僅僅隻是戰神軍,還會有帝國中樞機構的更多強者。

這裡是皇城,天子腳下發生的動亂,一切都必須從嚴、從快處理。

……

此刻,地道入口。

那名傅家族人還在恭敬候著。

戰北野出來之時,他立刻迎了上去。

“將軍,您的法寶已經清理乾淨了!”

“嗯哼!”

戰北野收走盾牌之後,臉色匆匆,就要離開。

這次染神坊爆炸,七彩龍緞丟失,竟然與尋龍天盤之主扯上關係,由不得謹慎對待。

“將軍,有發現嗎?”

傅家武者小心翼翼問道。

“嗯?”

戰北野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疑惑道。

“大秦染神坊是由宋、傅兩家掌控,怎麼就你們傅家的人來了?宋家呢?”

“將軍……宋家的人都去天丹閣了,還有尋龍天盤之主,也跟著一起去了。”

傅家武者看似隨口一說。

可實際上,這話卻是早已準備許久,隻為戰北野指明方向。

“尋龍天盤之主?”

戰北野目中露出一抹銳利之芒,冇有多問,轉身間,帶著人直奔丹閣而去。

七彩龍緞,至少丟失了一萬匹,簡直就是驚天大案。

這種綢緞,珍貴到了極致,隻有皇室與王府才能享用。

當初,蘇辰為了煉製千絲靈袍,費勁力氣,也才從傅葉那裡敲詐出了一點。

可如今,一下丟了這麼多,他這個守衛皇城安全的戰神軍統領,壓力真的很大。

所以,為了破案,為了給上級一個交代,必須要全力以赴,抓捕凶手。

現在既然已經找到了線索,矛頭指向尋龍天盤之主,那就必須去把人抓起來。

轟!轟!轟!

戰神軍一動,兵鋒所指,所向披靡。

丹閣之內,蘇辰等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即使是宋峒,因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蘇辰身上,也冇有察覺到族內的傳信。

一場故意針對蘇辰身邊之人的陰謀,悄然臨近。

這時候,蘇辰卻悄然不知情,依舊在專心煉丹。

“丹液之內的火靈氣,看來,隻有通過這個辦法汲取出來了!”

蘇辰目光一凝,抬手間,五行玄靈訣,轟轟運轉。

砰!

頓時,有一股淡淡的吸力擴散開來,縈繞於指尖。

“吸收!”

蘇辰低喝一聲,一指輕點,落在那滴丹液上麵。

嗡!

突然,整滴丹液顫抖了一下,其內的那一絲火靈氣,正在被慢慢抽離出來。

十分之一!

十分之二!

十分之三!

……

這絲火靈氣往外溢位的數量,越來越多,可蘇辰卻不敢放鬆絲毫。

“不好!”

蘇辰心底突然驚呼一聲,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隨著自己對火靈氣的汲取,丹液也變得不穩定起來,隱約間,露出了崩潰的趨勢。

“現在還隻是抽取了十分之五的火靈氣,可再這麼下去,丹液必定會崩潰。”

蘇辰眉頭一皺,開始思索對策。

如今所要麵對的問題,還真不是一般的棘手。

上一世,自己踏入丹尊之境也都冇有遇到這種問題。

“看來,隻能施展那一道煉丹法訣了!”

蘇辰目光一震,揮手間,接連打出九九八十一個手訣。

這些手訣,凝聚之時,化為一個四方丹鼎之物,轟轟落下。

“這……這是傳說中的‘丹鼎鎮丹’**?”

天一丹師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丹鼎鎮丹’**,乃是萬年前登臨丹道之巔的‘鼎鎮丹尊’創造出來的無上之法,能夠以自身靈氣,鎮壓丹液裂變,強行凝丹,萬無一失。

誰都未曾想到,那原本應該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的無上丹訣,竟然會出現在一個少年身上。

這一刻,蘇辰看起來身上像是充滿了謎團,變得深不可測。

“不……不,這不可能,他,他怎麼會得到‘鼎鎮丹尊’的無上丹訣?”

狂神老怪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驚聲道。

這時候,禿毛鸚出去溜達了一圈,飛回來了。

可那些跟它出去的人,一個也冇見到。

也許,那些人現在正躺在某個角落裡麵哀嚎吧!

“老東西,我家主人會的丹訣可多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禿毛鸚剛落下,便是滿臉鄙夷的瞪了狂神老怪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