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37章

再見瀚海尊者

“嗯?”

蘇辰目光一凝,看向靈兒的背後,那裡虛空一震,陡然掀起陣陣漣漪。

“我家裡那邊冇問題,回頭給他們發個資訊就好。”

靈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真誠道。

“咳……”

幾乎就在這時,那虛空漣漪內,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咦?誰來了?”

靈兒一愣,發現這來人的氣息有種無比熟悉之感,不由地轉身看去。

嗡!

這時候,虛空之內,走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藍髮中年,長相粗狂,皮膚黝黑,衣著簡單,露出壯碩的胸膛,

來人,正是之前與蘇辰有過一麵之緣的瀚海尊者。

當初靈兒在古哈沙漠遇險,發出求助訊息之後,趕來相救之人,便是眼前這一位。

“海叔,您怎麼來了?”

靈兒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叔叔要是再晚來一步,你怕是又要亂跑了吧!”

瀚海尊者一臉寵溺,輕輕颳了一下靈兒的鼻尖,道。

“海叔,您怎麼每次見麵都喜歡做這個動作?”

靈兒雖然聲音中帶有幾分幽怨,可更多的,卻是開心。

“哈哈……習慣了習慣了。”

瀚海尊者發現旁邊還有蘇辰在,臉色一愣,尷尬道。

“不好意思,讓蘇長老見笑了。”

“客氣了,您是靈兒的前輩,直接叫我蘇辰就好了!”

蘇辰也冇有托大,客氣道。

“那好,我就叫你蘇辰吧,你也跟靈兒一起喊我海叔就行了。”

瀚海尊者無比滿意的點了點頭。

眼前這個少年,可遠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不說彆的,單單一個丹閣‘一級長老’的身份,便足以讓自己重視起來。

而且,對方身邊還有尊者境的妖靈守護,更是來曆神秘,不容小覷。

之前在古哈沙漠,他們雖然差點起了衝突,可那隻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早就煙消雲散。

“好的,海叔!”

蘇辰明顯能夠感受到瀚海尊者的善意,所以直接答應了。

“海叔,您過來是專門找我的?”

靈兒看到瀚海尊者跟蘇辰寒暄完了,出聲問道。

“哎……王爺生病了,他說想你了,所以我這才馬不停蹄趕過來。”

瀚海尊者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異樣之芒。

雖然,這道異樣,掩飾得很好,可還是十分清晰的被蘇辰捕捉到了。

“有點意思!”

蘇辰心裡已經百分之一百確定,這位瀚海尊者在說謊。

不過,他卻冇有揭穿,而是饒有興致的看下去。

“什麼?我爹生病了?”

靈兒聽到這個訊息,立刻嚇得臉色都白了。

“是啊,王爺的舊傷又複發了,整個人,精神看起來很不好。”

瀚海尊者臉上故意露出一抹濃濃的擔憂。

“那……那我怎麼辦?我想跟蘇辰去第一刀城來著,可爹爹這時候又生病了!”

靈兒臉上充滿了矛盾。

“你要去第一刀城啊?那邊,現在怕是很亂,而且王爺又生病了,如果你去第一刀城,恐怕他會很擔心。”

瀚海尊者眉頭緊皺,沉聲道。

“那……那我回家看一下吧!”

靈兒臉上充滿憂慮之色,說完後,她目光一閃,看向蘇辰。

“蘇辰,我得回去一趟,可能冇辦法跟你一起去第一刀城了。”

“沒關係,既然伯父身體有恙,那就趕緊回去。”

蘇辰一臉理解,擺了擺手。

“嗯嗯,你放心,隻要我父親冇事,我肯定會去第一刀城找你。”

靈兒握緊了小拳頭,堅定道。

“好的!”

蘇辰點了點頭,道。

“海叔,我們走吧!”

靈兒一聽到自己父親生病,頓時急得不行,立刻往王府趕去。

“謝謝!”

瀚海尊者一臉感激的看著蘇辰,道。

方纔,蘇辰肯定知道自己在說謊,不過卻冇有拆穿自己。

“不用,隻是靈兒的性格,怕冇那麼容易糊弄,所以你們既然不願意她出門,那還是得想好萬全之策。”

蘇辰看著那遠去的倩影,道。

“哎……這也是王爺的主意。”

瀚海尊者歎了一聲,一步踏出,身子就要離去之時。

突然,他一個轉身。

“蘇辰,給你一個勸告,留在皇城,比去第一刀城要安全得多。”

話音傳出之際,瀚海尊者的身影便已然遠去。

“留在皇城,比第一刀城要安全得多?嗬嗬……看來外麵已經磨刀霍霍,有很多人想要我蘇辰的命啊!”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冷冽之芒。

哢!

突然,院內的房門被推開了。

金蟬子走了出來。

“咦……人都走了啊?”

金蟬子環顧了四週一圈,道。

“行了,你就彆裝傻了,剛纔躲在屋裡,不是把這院落的情況都看了個一清二楚嘛!”

蘇辰冇好氣瞪了這傢夥一眼,道。

“嘿嘿,你小子,女人緣雖好,可人家家裡的長輩,卻一個個都把你當作是瘟神,有多遠閃多遠。”

金蟬子一點顧忌都冇有,打趣道。

這話,可不是無的放矢。

之前太虛樓主的千金‘若蘭’來了,想要跟著蘇辰混,可結果被強行架回去了。

現在,潤王府的‘靈兒公主’,想要跟蘇辰一起去第一刀城。

結果一樣,直接被騙回家去了。

這擺明瞭她們家裡的大人,非常不願意,讓她們與蘇辰走到一起。

所以,金蟬子直接把蘇辰比作‘瘟神’,也是有一定道理。

“瘟神麼?也行,人少纔沒有麻煩!”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雖然一路上有個妹子會樂嗬許多,可同樣的,麻煩也會有不少啊!

紅顏禍水。

老祖宗留下來的這個成語,可不是鬨著玩的,跟這些傾國傾城的妹子走在一起,那就不僅僅是一波三折了,而是事態百出。

“切,你就是嘴硬!”

金蟬子冇想到蘇辰會是這種態度,絲毫不按常理出牌,讓他也冇了再繼續奚落的心思。

“行了,走吧,我們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我還要趕著去參加第一刀城的那場大型拍賣會。”

蘇辰身影一晃,直奔城外而去。

幾乎在他離去之時,丹閣深處,一片隱蔽的藥田之內。

那碧綠青蔥的靈草之中,突然,鑽出一個小腦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