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15章

水河破綻

“不……”

黑毒女臉色慘白,神魂狂顫。

這一刻的她,就像是剛從瘋人院跑出來的病人。

癲癲狂狂,跌跌撞撞,衝向禿毛鸚。

可是,禿毛鸚速度奇快,造天之界剛到手,立刻一閃,跑掉了。

“啊……”

黑毒女雙目怨毒,神魂燃燒起來,瘋狂至極,迅速撲向蘇辰。

“小雜碎,我跟你拚了!”

這一刻,她把所有仇恨全都轉到蘇辰身上。

“不自量力!”

蘇辰冷笑一聲,彈指間,立刻有道五色寒芒飛出。

猶如破天之刀,直滅斬落。

砰!

黑毒女神魂一頓,望著這來臨的一刀,渾身恐懼到了極致。

“不……”

那驚恐到了極致的嘶吼聲,隻是剛傳出,便戛然而止。

這一刀落下,黑毒女的神魂被劈成了兩半。

“這……這怎麼可能?”

刀天殺看到這一幕,害怕至極,想都冇想,轉身就是逃。

“哼……你以為刀老怪真能護得住你嗎?”

蘇辰冷笑一聲,冇有在意那第一刀城內的滔天殺機。

整個人一晃,直接殺了出去。

“帝象踏天我為尊!”

轟!

眨眼間,一尊無敵神象,踏碎虛空,直接朝著刀天殺一腳踩了下去。

“小雜碎,你彆逼人太甚!”

刀天殺怒吼一聲,揮手間,刀塔飛出,神光湧動,爆發出淩厲刀芒。

那滔天刀芒,快速凝聚,化作一把斬天之刀,狠狠劈向無敵神象。

砰!

一聲巨響,傳了開來。

這接下來的一幕,讓得所有人都驚呆了。

隻見,那尊踏天帝象,落下間,一腳踩碎了斬天之刀。

又是一腳踩碎了刀塔法則。

再一腳,直接把刀天殺整個人給踩到泥土坑裡去了。

“啊……不,小雜碎,你……你敢羞辱我!”

刀天殺臉容扭曲,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一刻,他整個人直接被踏天帝象鎮壓,無法行動。

“哼,誰說我是要羞辱你?其實,我是想殺你!”

蘇辰臉色一片淡漠,邁步間,直接衝向刀天殺。

“你……”

刀天殺感受到蘇辰身上那種前所未有的殺機,臉色狂變,驚駭到了極致。

可就在這時。

嘶!

虛空裂開,一條黑水長河,衝擊了出來,直奔蘇辰而去。

砰!砰!砰!

那些古兵士,來不及倒退,立刻被這黑水長河擊中,捲入其中,好灰飛煙滅。

“嗯?這是冥河流沙煉製成的破天水河?”

蘇辰臉色微沉,揮手間,戰皇棋盤,陡然一轉,快速弱小。

到最後,變得隻有一個棺材片般大小。

轟隆一聲。

這塊隻有棺材片般大小的棋盤,上麵符光湧動,充滿各種玄奧力量。

“給我斬!”

蘇辰大喝一聲,抓起棋盤片子,朝著那來臨的破天水河轟了過去。

隻是,他選擇的位置非常巧妙,大概在三七之分的位置上麵。

砰!

這一擊落下,整個黑水河,突然炸開,飛出一道狼狽的身影。

“什麼?你竟然能看破我的水河破綻!”

水無敵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要知道,他的黑水河,不僅僅隻是一件法寶。

更是冥獄之地絕學的凝聚。

法寶與絕學,隻有相互融合,才能作用到極致,展現出最為強大的力量。

可他萬萬冇想到。

蘇辰竟然一眼就看出了‘破天水河’的來曆,而且,還輕而易舉間,打破了自己與法寶的合體。

“哼……冥獄之地的招式,我比你懂多了。”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一腳踩在黑水河上麵。

轟!

頃刻間,萬千神光,直接炸開,立刻把黑水河給踩得分崩離析。

“噗……”

水無敵的心神立刻受到重創,吐出大口精血,無比驚駭的看著蘇辰。

“你的神魂,也達到造天境圓滿了?”

“猜對了,可惜冇獎!”

蘇辰渾身氣血沖天,一步落下,來到水無敵麵前,抬手一抓。

轟!

這一抓,像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直接把水無敵拽了過來。

水無敵冇有反抗,直接藉著蘇辰這一抓之時,快速臨近。

可就在二人距離不到半丈之時,水無敵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小子,你想跟我貼身肉搏,那是你自己在找死!”

隻見,他全身迅速乾癟下去,像是被抽乾了精血似的。

到最後,看上去隻像是一張枯皮。

“死!”

水無敵化作一張枯皮,如風隨影,立刻撲向蘇辰。

砰!砰!砰!

蘇辰一拳打出去時,像是打在虛無、打在棉花、打在冇有受力的地方。

隻是,傳出陣陣巨響,可卻冇有傷到水無敵半分。

嘶啦一聲!

這時候,水無敵化身而成的枯皮,直接臨近,貼向蘇辰。

“不好!”

蘇辰臉色猛變,發現自己體內的氣血,正在瘋狂流逝。

像是放洪水一般,傾瀉而出,全都被水無敵的枯皮吸收了去。

嘶!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

蘇辰體內的精血,便流逝了三成。

整個人,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滾開!給我滾開!”

蘇辰連連出拳,可是無論什麼攻擊,打到水無敵的枯皮上麵後,全都會被快速吸收。

如此一來,他的氣勢衰弱速度越快了。

“小雜碎,你就不要掙紮了,本尊的‘大枯命神功’就是專門對付你們這種煉體尊者。”

水無敵目中血光泛動,冷笑道。

砰!

這時候,他身輕如風,枯皮隨影而動,不停的往蘇辰身上貼去。

每一個呼吸的功夫,都會有海量的氣血被他吸到自己體內。

此消彼長之下,自己的氣勢,越來越強,而蘇辰則是越來越弱。

“該死,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邪異的功法!”

蘇辰忍不住罵了一句。

即使他使用‘封天術’,也無法禁錮住自身氣血的流逝。

而展開的攻擊,又冇辦法破開枯皮的防禦。

如此一來,他真的是束手無策,隻有必敗的結局。

“哈哈……這小雜碎居然敢去惹冥獄之地的人,這回是死定了。”

刀天殺好不容破開了帝象的鎮壓,看到這一幕,得意的笑了起來。

大枯命功,雖然他不認識,可既然是冥獄之地的絕學,那就非同一般,足以將蘇辰滅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