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50章

喜、怒、哀、樂!

轟隆!隆!隆!

天地間的巨響,還在瘋狂迴盪,咆哮著,轟鳴著,撞擊著。

四麵八方的冥枯死氣,彙聚而來,宛如成為一隻蓋世神手,直接一拍。

哢!哢!哢!

整個鏽跡斑斑的棺木,頓時出現一道道裂縫。

這些裂縫,隻是剛一出現,便快速擴散。

到最後,遍佈整個棺木。

砰!

那隻完全由冥枯死氣凝聚而成的巨手,轟鳴間,再次落下。

頓時,立刻將整個棺木震得四分五裂。

幾乎就在棺木炸開來時,其內,躺著不動的人影,突然雙眼睜開。

轟!

刹那間,有兩道像是燃燒著血火的光柱,沖天而起。

這兩道光柱,赫然是從那棺木內的人影目中噴射而出。

其威勢,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砰!

這時候,棺木內的人影突然張嘴一吸。

轟隆隆聲傳出。

四麵八方的冥枯死氣,翻滾而來,直接灌入對方體內。

到最後,所有冥枯死氣全都消失不見。

隻剩下一個臉容冷酷的男子,冷冷看著前方。

彷彿,他能夠看破層層時空。

如果有人懂地理,便會知道,這個從棺木內走出的男子,所看的方向,赫然正是東方的大秦帝國。

“蘇……蘇辰,你毀我分身,本尊不殺你,誓不為人!”

突然,一道輕喃聲傳了出來。

轟!

刹那間,整個天地,一片色變,風雲激盪,龍蛇飛舞。

無儘的冥氣,震盪長空。

棺木男子的臉頰,在微弱光芒的映照下,徹底清晰起來。

那赫然正是水無敵。

之前在第一刀城外麵,直接被蘇辰砍死的水無敵。

那個時候,蘇辰斬了水無敵之後,便知道自己殺的隻是對方一個分身罷了。

水無敵既然成了冥獄之地的弟子,肯定會修煉那一門功法。

幾乎九成九的冥獄門人,都會修煉分身,因為他們功法特殊,為了保證分身百分之一百的戰力,且意識不會分裂,都會讓主體進行沉睡。

這一次,水無敵在大秦帝國折損掉了最重要一具分身,並且還把‘鎮道魂晶’給弄丟了,迫不得已,隻能讓本尊甦醒,重臨於世。

冥獄之地的分神術,雖然強大,可所需要的輔助之物太多了。

其中,最為重要的一件東西,便是‘鎮道魂晶’。

有了這東西,可以讓分身意識完整,並且隕落之後,不會對本體有任何傷害。

轟!

水無敵一步踏出,浩浩蕩蕩的冥枯死氣,騰空而起,化作一道天地冥橋,將他高高托起。

那一瞬間,他爆發出來的氣勢,足以縱橫**,狂掃八荒,主宰九天。

這種力量,赫然已經超越了尊者之境。

蒼龍末日將來,各種機緣,層出不窮,武道天驕,紛紛出世。

水無敵也有自己的大氣運,大機緣,大造化。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得到早已消失冥枯死氣。

更不可能,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裡,便達到如此恐怖的境界。

蒼龍大陸的天道,已經意識到了災難即將到來。

這片天地,萬萬載歲月發展中,所沉澱下來的東西,都會先後出世。

包括那些早已消失的秘境,甚至都有可能重新開啟。

隻為了讓這片天地的子民,擁有反抗的一線機會。

否則,毀滅魔族到來之時,災難降下,天道崩塌。

從此蒼龍泣血,泯滅於無垠時空。

一切的一切,都會煙消雲散。

上一世,蘇辰經曆過如此末世之景,所以他明白這其中的恐怖。

可更多的人,還是渾渾噩噩,隻在乎自己的一毫一厘,未必鬥個不停。

可笑!

這是何等的可笑!

魔族鐵騎踐踏之下,豈有完卵?

這一天,整個蒼龍大陸發生的事情有很多。

水無敵的本尊甦醒,隻是一件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事情。

更大的風波,還在醞釀。

蒼龍大陸,遙遠的西域之地。

這裡,一片荒蕪。

隻有漫漫黃沙在吹拂。

此刻,西域深處,黃沙積聚,倒灌入天,形成一片巨大的蘑菇雲。

就在這片蘑菇雲內,有一個巨大的雕像。

遠遠看去,像是人麵魔首。

砰!

突然,一聲巨響炸開。

人麵魔首的雙目中,出現四團黑火,快速盤旋。

到最後,化作四道模糊的身影。

四大身影,看上去一片虛無,似存在,又似不存在。

如果有武者在此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這三道身影,有著截然不同的四種力量,分彆是喜、怒、哀、樂!

嗡!

人麵魔首發出一聲嗡鳴,猛地噴出海量魔氣,融入到這四大身影中去。

頓時,這四道身影快速凝聚,成為四個擁有猙獰的怪物。

“哈哈……我們喜、怒、哀、樂四大魔王,終於出世了!”

人麵魔首發出一聲怪笑,通體內外,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

哢嚓!哢嚓!哢嚓!

一道道清脆的碎裂聲響,傳了開來。

到最後,整個人麵魔首直接炸開,灰飛煙滅。

轟!

頓時,有四道黑影激射而出,漂浮在半空中,成為四大魔王。

這每一位魔王,長相迥異,而且散發出來的力量,全都純粹到了極致。

“呼……自由的氣息,真的很美好!”

其中,一個長得像是圓盤怪臉的魔頭,嘴角咧起,大笑起來。

這一位是‘喜魔’,渾身透露著一種喜慶的氣息。

甚至,一舉一動,都有影響人心情的法則擴散。

“我們消失了這麼久,如今迴歸,也是時候弄出點動靜來了!”

這時候,開口說話的是一個滿臉鐵刺的老魔。

它的表情,猙獰、恐怖,有讓人心驚膽戰的威怒之勢。

這一位是‘怒魔’,所修煉的是‘怒’之法則,配合魔氣的凶煞、暴虐,極其可怕。

“冇錯,這個世界,太美好了,需要聆聽‘哀’憐之樂。”

站在‘怒魔’旁邊的一個瘦小魔頭,道。

這個魔頭十分細瘦,如果不仔細觀察,甚至都不能發現它的存在。

不過,在它手裡卻有一個蕭笛。

雖然冇有去吹它,可每時每刻,蕭笛都有聲音在迴盪。

這些聲音,充滿哀憐,讓人聞之落淚,青衫濕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