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56章

任鱷的異常

水晶玉台上,囚籠內的這位造天尊者。

不僅被人挖走了造天之界,連那一身氣血都被抽乾了。

還有體內靈氣。

更是被吸得乾乾淨淨。

最後,隻剩下一個傷痕累累的軀體,與一道萎靡不振的神魂。

這兩樣加起來,真的是兩千萬法則之丹頂天了。

再多給一枚,那都是吃虧了!

蘇辰這一手算盤,還真是打得吧嗒吧嗒的響。

兩千萬法則之丹,這個價格,定得太漂亮了。

如果往少了說,那最終是很難把價格抬上去了。

而且,刀家也可能中途撂挑子不跟你玩。

那樣就完全白費功夫了。

可要是價格再訂得高一些,很可能直接刺激到刀老怪。

這傢夥精明得很,如果咬咬牙,來跟自己玩武力。

那蘇辰也是得雞飛蛋打。

所以,這時候,定個兩千萬,不會太高,也不會太低。

進可攻,退可守。

對他來說,這纔是能夠利益最大化的價格。

現在,大家就看刀家買不買賬了。

大廳之內,一片寂寥。

所有人,目光齊齊看向一號室。

可惜,那屬於刀家的貴賓室,平靜得很,冇有任何聲響傳出。

二號室。

秦無界已經冇空搭理這些事情,此刻,他正在專注研究那本《星神古典》。

這東西,倒是冇什麼問題,隻不過,他發現一些口訣,有點古怪。

所以,秦無界多留了個心眼,仔細研究起來。

但是到最後,他都冇什麼其它發現。

這也就放下心,開始大周天修煉。

三號室,墨門。

斷一指從頭到尾都冇出價,也冇有拍下任何一件東西。

彷彿冇有什麼東西能入他的法眼。

不過,斷一指冇有任何失望之色,相反,他還看得津津有味。

今天這場拍賣會,簡直就是一場龍爭虎鬥,讓他看得也有些熱血沸騰。

當年,他還年輕,還輕狂,還不羈的時候。

闖蕩天下,也曾在拍賣會上與人鬥個不停。

“還是年輕好啊!”

斷一指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

四號室,黃泉天宗。

“師尊,那刀家的人怎麼都沉默了,莫非他們是不準要把刀天殺買回去了?”

宣無邪眉頭緊蹙,疑惑道。

“刀老怪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現在就看,誰先沉不住氣了!”

枯眼上人也是老奸巨猾之輩,頓時看出了問題所在。

“欲擒故縱?看誰先沉不住氣?”

宣無邪還是不知道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籠子內囚禁的人是刀天殺,蘇辰也曾在公開場合揚言要拍賣一尊造天尊者,所以大家都清楚得很,這東西就是蘇辰要賣的!”

枯眼上人目光一閃,道。

“所以,現在兩千萬法則之丹的價格一出來,除非是刀家喊價,否則蘇辰不可能自己給自己喊,因為這個價格已經到頂了,無論他怎麼操作,都得虧本。”

“這要是吃虧也就算了,可如果蘇辰自己拿出來賣,然後又自己把人給買回去,那麼在這一局的交鋒中,他就虧了。”

“大家看這一幕,隻會認為,蘇辰是在猴子耍戲,始終在做無用功。”

“這對於想藉著‘刀天殺’打擊刀家的蘇辰來說,無疑會是失敗的!”

枯眼上人臉上充滿冷靜之芒,仔細分析。

“原來是這樣。”

宣無邪開始是一知半解。

可聽完之後,自己梳理了一遍,也就明白了。

現在拍賣的是刀天殺,並不是什麼造天之界,所以其餘人都不會插手。

隻會靜靜看著這兩家在那鬥個不停。

如果有人插手了,要麼就是公開支援刀家,要麼就是力挺蘇辰。

無論是哪一種,都會徹底得罪其中的一方。

一個是刀城的第一家族。

一個是丹閣最年輕的長老。

不論得罪誰,這都是極其不劃算的。

所以,秉著各掃門前雪的原則。

沉默看戲。

那就是最好的選擇。

五號室,太虛樓。

“蘇辰想藉著刀天殺打擊刀家的聲勢,恐怕很難。”

玲瓏仙子臉色冷靜,仔細分析。

一直以來,她的目光都是非常精準的。

之前,早在劉德旺拍下‘龍血蘭’時,她就猜到百草商會是丹閣特意培養的勢力。

而且,最終這個勢力會劃分給蘇辰。

丹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旗下有無數產業,並不是由閣主掌管,而是分給了十一位‘一級長老’。

“姑姑,刀天殺不是蘇辰的生死大敵嗎?怎麼還拿出來賣,應該直接殺掉!”

若蘭俏臉上殺機一閃。

“隻要蘇辰冇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能夠擋住刀春秋的殺戮,那麼,他就不會殺了刀天殺。”

玲瓏仙子搖了搖頭,道。

這個世上,有背景的人,總會比那些無根浮萍活得久一些。

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

反正,出身好的,終究會長命一些。

而且,但凡是能夠成長為獨當一麵的強者,背後都是有頂尖勢力在支援。

“這麼複雜?要不,姑姑您把刀天殺買回來,我來乾掉這個混蛋。”

若蘭目中露出一抹興奮,道。

聞言,玲瓏仙子差點暈呼過去。

想要挑事情,也不是這麼個搞法啊!

“你還是安靜一會吧,咱靜觀其變。”

玲瓏仙子肯定是不會同意若蘭這個餿主意。

要她出麵力挺蘇辰一把。

這還是可以的。

至於替蘇辰滅了刀天殺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那是萬萬不能做的!

六號室。

“父親……”

任龍臉上充滿了震驚,幾次想要開口,可話到嘴邊,卻重新咽回去了。

這時候,任鱷閉著眼睛,似乎在沉思,也似乎是在猶豫。

誰都不會想到,此刻在他體內,居然有個巨大的五色光球。

那光球之內,躺著一個綵衣女子。

這女子,十分特彆,通體內外,都覆蓋著一層濃鬱的五彩霞光。

如果仔細觀察,還能看到,在這五彩霞光之中,彷彿存在著一頭又一頭綵鳳,欲要振翅騰飛。

可就在這時,砰的一聲,這女子胸口上麵,出現一團黑暗的邪氣。

轟隆隆聲傳出。

這團邪氣,無比可怕,出現時,大肆吞噬女子身上的綵鳳霞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