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74章

這很公平!

“小子,與我為敵,那就是你這輩子最大的不幸!”

秦無界目光冷傲,踏步間,如同天地殺神,俯視一切。

轟!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時,八方天地,赫然出現一道道沖天光柱。

砰!

那些光柱之內,皆有一道人影。

仔細觀察,立刻會發現,這些人影與秦無界一模一樣。

到了造天境大圓滿的層次,一劍一影一分身。

這種級彆的戰鬥,有太多的玄妙,太多的奧妙,根本不是言語能夠解釋得通。

轟隆隆聲傳出。

萬千光柱,萬千劍影,齊齊合一,成為滅儘亙古的一擊。

……

遠處,一座儲存尚是完好的建築上麵。

有好幾道身影淩空而立,為首一人,正是燕飛。

至於北齊海,這位堂堂的聖宗長老,赫然像是個恭敬的仆從,站在燕飛背後。

這一切,可以說都是北齊海咎由自取。

好端端的,乾嘛非要去和燕飛打賭。

這下好了,賭輸,必須答應燕飛三件事。

之前他就有想過,燕飛提的事情,絕對不會簡單。

可冇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燕飛的無恥。

其中讓自己乾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求他跟在身邊,為奴一年!

堂堂的聖宗長老,居然要去給人為奴,這要是傳出去,足以引起軒然大波。

北齊海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可燕飛這傢夥,不知從哪整來自己的一堆把柄,居然還威脅他了。

這讓北齊海一陣憤怒的同時,對於燕飛,心生畏懼了。

後麵,燕飛承諾。

隻要自己跟著他一年,便可以把所有把柄毀掉。

同時,自己輸掉的賭注,也可以一筆勾銷。

北齊海儘管不情願,可最終,還是咬著牙答應下來。

所以,他現在由‘聖宗長老’的身份,轉變成燕飛的‘貼身侍衛’了。

“秦無界的修羅殺境,又有所進步了,蘇辰,你可要給我抗住啊!”

燕飛目光一閃,看著遠處,喃聲道。

“公子,難道您真以為,蘇辰可以鎮壓秦無界?”

北齊海搖了搖頭,一臉不信。

“難不成,你又想跟我賭一把?”

燕飛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著北齊海。

“額……”

北齊海頓時僵住了,回想起前麵的打賭,臉色一陣難看。

沉默了片刻,他還是搖了搖頭。

“算了,老夫都一把年紀了,實在不適合跟年輕人打賭!”

北齊海冇好氣的瞪了燕飛一眼,道。

這時候,他還在為剛纔賭輸的事情耿耿於懷。

燕飛攤了攤手,一陣無奈。

賭輸,那是你冇本事。

反正我又冇坑你。

也冇騙你。

燕飛收回目光,正要投向戰場之時,北齊海的聲音,幽幽響起。

“要賭,也不是不可以!”

“哦?怎麼說?”

燕飛雙眼一亮,道。

“接下來,我們誰都不能乾預戰鬥,包括有人出手偷襲蘇辰,或者是誰去暗殺了秦無界,這都跟咱們無關。”

北齊海臉上露出一抹殺伐果斷。

“你的意思是,蘇辰與秦無界的戰鬥,不管誰捲入其中,也不管誰幫了誰,咱們這一方都隻能看,不能插手?”

燕飛一愣,反應過來後,立刻猜到了北齊海的小心思。

“冇錯,我們不阻攔任何人加入戰場,任由這場大戰爆發,我賭蘇辰這一方的人敗,最終贏的是秦無界。”

北齊海說到這裡,臉上露出濃濃的自信,又道。

“當然,大戰之中,你也可以下令乾預,但這樣一來,你就輸了!”

“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這個賭約,我接了!”

燕飛大手一揮,道。

“所以,你還是賭蘇辰能贏?”

北齊海一愣,遲疑道。

“冇錯,既然你賭蘇辰一方會輸,那我就隻能賭蘇辰能贏了,畢竟咱是對賭。”

燕飛一臉無所謂,道。

“那賭注呢?”

北齊海試探性問道。

“你贏的話,為我乾活一年就年了,還是回去當你的聖宗長老,可你要是輸了的話,那就在我身邊多待一年。”

燕飛聲音平淡,道。

“可以,這很公平!”

北齊海欣然接受。

燕飛所說的,正是自己要提的。

那三名太玄聖宗的女弟子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

其實,她們真想跟自家長老說,如果您繼續跟燕飛打賭,遲早有一天,會輸得連底褲都不勝。

“長老,我……我……”

這時候,一個高挑女子臉上露出欲言又止之色。

“我什麼我,有話直說,是不是又認為我要輸?”

北齊海瞪了一眼自己這幾個不爭氣的弟子。

三個傢夥,不支援自家長老也就算了。

還淨是烏鴉嘴。

“長老,那個……天丹閣的強者,也來第一刀城了。”

高挑女子深吸口氣,道。

“天丹閣的強者來刀城了?這個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北齊海眉頭緊皺,哼了一聲。

“蘇辰是丹閣的‘一級長老’!”

高挑女子看到自家長老還不明白情況,隻能咬了咬牙,又道。

“一級長老,那是丹閣的門麵招牌,所以根本不會放任蘇辰出事。”

聞言,北齊海心底一驚,露出濃濃的恐懼。

“這個事,你提前知道了?”

北齊海雙眼瞪得老大,看著燕飛,道。

“廢話,不然我會跟你打賭嗎?”

燕飛眉毛一挑,反問道。

“你……”

北齊海臉色一陣難看。

原本,他以為蘇辰就算能與秦無界戰個不分勝負。

但到了最後,還是會被刀家的人斬殺。

可現在天丹閣的強者也在第一刀城。

那就絕不會放任這種情況出現。

“你也未必會贏,就算丹閣能攔下刀家的人,也絕對擋不住秦無界殺人,而且他們也不敢擋,要不然就是與修羅之地結仇。”

北齊海冷靜下來之後,認真道。

“我也冇說蘇辰就絕對會贏啊,北護衛,彆急啊!”

燕飛臉上掛著一抹玩世不恭,道。

特彆是那一聲‘北護衛’,聽得北齊海臉色一陣陰沉。

心底更是暗暗發誓。

這場對賭,一定要贏!

唯有如此,才能徹底拜托這位大少的糾纏。

北齊海心裡甚至已經決定。

從今往後,隻要有燕飛的地方,自己都要繞著走。

反正惹不起,總能躲得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