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89章

真正的背後策劃者

頓時,整個巨靈塔瘋狂顫抖起來,像是要破碎開來。

大地下方,不少人都看傻眼了。

“這就是仙輪境的威勢嗎?”

玲瓏仙子深吸口氣,喃聲道。

即使鳳湘受了重傷,而且還遭到暗算,可反擊起來,還是這般恐怖。

僅僅隻是一道‘涅盤破滅光’,便是將刀春秋三人都給重創了。

“奇了怪了,你是怎麼看出那件‘霓虹鳳羽衣’有問題的?”

燕飛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問道。

“直覺!”

蘇辰雙眼微凝,依舊在盯著蒼穹之內的戰鬥。

鳳湘用一件假的聖器‘霓虹鳳羽衣’,成功反擊,重傷了刀春秋三人。

可她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咳……”

鳳湘吐出大口的鮮血,目光血紅,轉身間,朝著已經逃遠的任鱷追去。

如今,她的本源,還留在任鱷體內,自然不可能捨棄掉。

“逃!逃!逃!”

任鱷臉色狂變,周身間,一道道造天法則噴湧而出,形成一道風火輪。

這一刻的他,腳踏風火之輪,奪命而逃。

鳳湘的反擊之快,超乎想象。

即使爆發了全力的任鱷,也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被那沖天而降的白玉蘭手給捏住。

“不……”

任鱷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渾身一片僵硬,冇辦法抵抗絲毫。

隻能任由那一隻纖細玉手,捅進自己的丹田,像‘猴子偷桃’一般,將他丹田內的那道本源給拽了出去。

“哼……”

鳳湘臉色蒼白,抽回自己的玉手時,上麵那團被黑冥淤血侵蝕的本源,已經重新迴盪自己體內。

“饒……饒命!”

任鱷雙眼之內,儘是哀求。

“我最討厭背叛我的人!”

鳳湘臉上儘是厭惡之色,伸手間,就要將任鱷給捏爆。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任鱷體內,赫然出現了一道無法形容的毀滅氣息。

這氣息,赫然正是造天尊者的自爆。

造天大圓滿自爆,其力量之恐怖,無法形容。

天地八方,日月失色,隻剩下這狂暴的滅世一擊。

這一擊,蘊含了任鱷的武道絕學、丹田靈氣、造天之魂。

這一擊,乃是他生命的全部,意誌的昇華,精神的綻放。

這一擊,無人能形容其強大,也無人能描述其璀璨。

這一擊,落下之時,毀滅取代了星辰萬物,燃燒摧毀了萬物虛空。

砰!

刹那間,任鱷被擒住的身體,自爆開來。

天儘了,地絕了。

山河崩潰了。

鳳湘蒼白的臉色上麵,出現前所未有的驚恐,甚至是絕望。

早已受傷的仙輪之軀,在這一刻,被衝擊得支離破碎,就要瓦解開來。

“啊……”

那一道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天地悠悠,自爆之光,橫掃了所有,包括那些個涅盤破滅光,全都被擊碎。

四周武者,全都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

任鱷被逼自爆了?

不少人,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驚得所有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轟!

隻見,在那風暴之內,赫然出現一道耀眼金光。

這道金光,迅速擴散,到最後化作一頂威武不凡的皇靈轎。

“這……這是古皇靈轎,又是哪一位任家高手來了?”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驚呼一聲。

下一瞬。

古皇靈轎,橫空落下。

從中,走出一個錦袍男子,麵色威嚴,渾身有一種與天地合一的氣勢。

而且,在此人背後,還有一道紫色空輪,隱約可見。

當這天地風暴消失之時,大家看清楚了來人的麵孔後,傻眼了。

“啊……這……這是……任鱷?”

“什麼?任鱷又出現了?”

“剛纔自爆的人到底是誰?”

眾人一臉駭然,紛紛驚呼起來。

眼前,這個從古皇靈轎內走出來的人,與之前自爆的任鱷,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此人的氣息,比起之前自爆的‘任鱷’,要強大得多。

“犧牲一個分身,便能換取一位仙**能落敗,還是很劃算啊!”

大地下方,燕飛幾人,看到這一幕,倒是冇有多大驚訝。

早在此前,他們就有所猜測了。

堂堂的任大家主,又怎麼可能會隻是造天大圓滿?

中州四大家主,冇有一個是善茬,如果真隻有造天境,就算你手段再高超,也冇辦法坐穩家主之位。

所以,在他們看到任鱷的時候,早就有了猜測:

這傢夥絕對是一道分身。

隻不過,他們不知道任鱷是用了什麼方法,掩蓋掉了分身的氣息,讓人誤以為,那就是本尊。

甚至,連鳳湘這個仙**能也被欺騙過去。

當初蘇辰他們有了猜測之後,一直冇有得到證實。

而就在鳳湘十分輕鬆就抓到任鱷的一刻。

不論是燕飛,還是蘇辰,便知道了,鳳湘又落入圈套了。

果不其然。

幾乎就在鳳湘以為抓住背叛自己的人時,任鱷當即自爆。

換做是在這之前,一個造天大圓滿自爆,尚不能給她帶來多大的傷害。

可就在她消耗掉了九成九的力量,本源受損,又強行使用了‘涅盤破滅光’,且還被刀春秋三人圍殺,早已變得傷痕累累。

如今,這一場造天大圓滿自爆,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噗……”

鳳湘噴出大口淤血,臉色蒼白,渾身冇有任何一點力量。

甚至,她身上的衣服,也在戰鬥中破碎了大半,露出在外的肌膚,也不再是光滑細嫩,反而變得一片焦黑。

這是被剛纔的自爆火光,給灼燒到了。

如今的鳳湘,仙輪崩潰,靈氣枯竭,再也冇有了絲毫反抗之力。

“鳳湘,你我也算相識一場,將霓虹鳳羽衣交出來吧!”

任鱷渾身光芒萬丈,空輪之力,流淌開來,浩浩蕩蕩。

這一刻的他纔有了一家之主的威嚴!

“噗……”

鳳湘壓製不住體內狂暴的力量,噴出大口鮮血,抬起頭,死死盯著眼前這箇中年男子。

她不得不承認。

這傢夥絕對是自己遇到過的人中。

最腹黑、最擅長偽裝、最懂得隱藏的可怕敵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