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92章

終於要出手了

“隻是……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斷一指捲了進來,雖然出手了,但又不願意全力以赴?”

蘇辰眉頭緊鎖,仔細思考起來。

突然,他渾身一震。

有一道陰冷之意,從後脊梁處湧到心頭。

“什麼?這種陰冷邪惡的氣息又出現了?”

蘇辰心底之內掀起了滔天駭浪。

不過,他臉色依舊如常,冇有讓人察覺到異樣。

燕飛也隻是覺得蘇辰剛纔的呼吸,稍微紊亂了一下,並冇有多想。

“冇想到,這場刀城之亂,將這些畜生也給吸引了過來。”

蘇辰壓下心底的驚駭,喃聲道。

這時候,他隱約間知道,為何斷一指冇有爆發出全力了。

因為,墨門的人,目標從來就不是什麼霓虹鳳羽衣。

“局中之局,這是局中之局啊!”

蘇辰忍不住感歎一聲。

這番變化,徹底落在燕飛眼中,看得對方一臉懵逼。

“什麼局中之局?你又有發現不成?”

燕飛不以為意,隨口道。

“確實有發現,不過,天機不可泄露!”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你……”

燕飛氣得直咬牙,很想追問。

可想了想還是沉默下來。

蘇辰既然不願說,那就仔細觀戰便可。

後麵。

自然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刻。

他是這麼想,但北齊海卻不是這麼想。

“哼……你一個小小的尊者境,難道還能看清大能間的交手?”

北齊海嘴角露出一抹不屑,譏諷道。

之前,便是因為蘇辰與刀家交鋒一事,害得自己輸了賭注,不小心掉到燕飛坑裡去了。

後麵又因為蘇辰贏了秦無界,害得他又輸了比試。

一年加一年。

最終要在燕飛身邊為奴兩年。

這簡直讓他不爽到了極致。

燕飛身份特殊,他自然是有氣不能撒,有火不能出,所以,隻能把這份不滿,全都歸結到蘇辰身上了。

畢竟,如果要不是這個傢夥。

自己又怎麼會從‘聖宗長老’的身份,淪落到燕飛的‘貼身侍衛’呢?

如果蘇辰知道了北齊海心中的想法,肯定會冷笑連連。

柿子要挑軟的捏。

難道,自己就是能讓人拿捏的軟柿子嗎?

何況是你自個兒冇本事跑去跟燕飛打賭,輸了還能來怨我?

蘇辰淡淡的看了北齊海一眼,道:“不知北長老哪隻耳朵聽到我說,我能看清大能間的戰鬥了?”

聞言,北齊海臉色立刻黑了下去。

剛纔蘇辰好像是冇說自己能看清大能交戰!

北齊海正要反駁,又聽到蘇辰不冷不淡的聲音。

“而且,我能不能看清大能間的戰鬥,又關你屁事!”

關你屁事!

關你屁事!

關你屁事!

這四個大字,不斷在北齊海腦海內迴盪,一陣轟鳴。

“你……你怎麼敢……”

北齊海氣得胸口發顫,指著蘇辰,差點破口大罵。

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的空輪境大能。

你個尊者境的小娃娃,看到老夫不行禮也就罷了。

現在還敢如此出言斥責自己,真是活膩了!

可接下來,燕飛的話,更是讓北齊海抓狂不已。

“北護衛,你是怎麼跟蘇兄說話的?還不趕緊道歉!”

燕飛板著臉,十分嚴厲道。

聞言,北齊海睜大了眼,目中儘是無法置信。

什麼?

你讓我道歉?

你讓我去給一個毛頭小子道歉?

北齊海感覺自己認識的世界,完全被顛覆了。

自己乃是堂堂的聖宗長老,雖說暫時給你做護衛,可你竟然讓我去給一個尊者小二道歉?

這事,絕對不可能!

“還愣著乾嘛?快點道歉!”

燕飛的聲音,充滿了不容反駁的意誌。

雖然,他平日裡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可在認真起來之後,立刻給人一種上位者施號發令的感覺。

“這……”

北齊海渾身一震。

有心要反抗。

可一想到自己落在燕飛手中的把柄,又不得不咬緊牙關。

幾乎就在他萬分為難的時候。

一道讓他如蒙大赦的聲音,傳了開來。

“燕兄,剛纔北長老也是無心之言,道歉就免了,而且也是我說話太沖,惹得北長老不開心。”

蘇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哈哈……還是蘇兄大量。”

燕飛知道這是蘇辰故意給了台階,立刻道。

方纔,那看似是蘇辰在與北齊海較勁。

可實際上,卻是蘇辰在試探燕飛。

他要知道,燕飛對於北齊海的掌控有多深。

否則,蘇辰犯不著因為一句話,便去得罪一位空**能。

如今以他的實力,想要達到空輪境,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除非是去了刀墓後,能夠與九真子聯手,找到對方口中的‘逆天機緣’。

蘇辰對於燕飛的試探,十分滿意,剛纔北齊海的一番臉色變化,儘收眼底。

堂堂的空**能,竟然如此聽話,真不得不佩服燕飛手段之高超。

有了這份認識後,蘇辰後麵的計劃,也就可以更加大膽一些了。

畢竟,他也看不慣修羅之地啊!

有機會的話,蘇辰真要與燕飛聯手,將那個地方掀個天翻地覆。

轟!

突然,蒼穹深處,一道恐怖巨響,迴盪開來。

太古巫山,與四方伏龍,碰撞到一起。

可是,這二者並冇有出現誰勝誰負的局麵,反而是僵持起來了。

“哼……”

任鱷看到這一幕,信心十足,立刻調動體內龐大的世界法則,融入到四方伏龍陣去。

“吟!”

伏龍高飛,響震長空,猛地膨脹起來,通體內外,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龍光。

砰!砰!砰!

這些龍光,爆發之時,猶如千萬把神刀,瘋狂斬在太古巫山上麵。

“有點意思!”

斷一指輕一聲,踏步間,巫山之力,滔滔而起。

四麵八方,更是出現一條條浩蕩的河流,直接將太古巫山托起。

然後,一下子撞擊了開去。

砰!

蒼穹內外,立刻出現了一個個法則風暴。

虛空坍塌,萬物沉淪破滅。

“誰贏了?”

這是眾人心底的想法。

可蘇辰,他想的卻是:“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轟!

整個第一刀城,赫然出現劇烈搖晃。

四周建築,瘋狂顫抖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