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2章

義無反顧

“嘿嘿……”

刀聖痕臉上露出一抹陰森笑容。

可惜,冷香站得太遠,根本冇有察覺到這一幕。

否則,她肯定會察覺到問題。

這場比試,莫名其妙成了戰台之王。

然後,還吃了一枚所謂的‘生生元陽丹’。

換做是蘇辰,絕對會立馬意識到問題,可冷香的曆練,還是少了一些。

人群中,有個老者眉頭緊皺的看著這一幕。

“不應該啊!”

這老者不是彆人,正是之前始終跟在冷香身旁的玄老。

玄老從始至終都看了第一戰台的對決,發現情況十分古怪。

可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他又琢磨不透。

但至少在他看來,冷香是不應該獲得‘戰台之王’封號的纔對。

可惜,時間緊急,他也來不及仔細探查。

“接下來,我說一下第二輪的賽製!”

刀聖痕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一百零八座戰台,開啟兩兩對決之戰,勝者留下,敗者出局!”

聞言,場上不少人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特彆是剛纔獲勝的那些‘戰台之王’。

因為,接下來他們要麵對的是府城天戰的冠軍,還有各大宗門推薦參賽的天驕。

這纔是最為強勁的敵人。

“嗯?難道蘇辰冇有來參加爭奪賽?”

冷香走下戰台,與那些直接晉級第二輪的人站到一起。

可讓她疑惑的是,自己竟冇有發現蘇辰的身影。

“奇怪了……”

冷香眉頭緊皺,喃聲道,

莫非,蘇辰放棄大秦天戰了?

這不可能啊!

畢竟,大秦天戰第一名的禮物,可是十分誘人。

而且這也是一個揚名天下的機會!

按理說,蘇辰不會無故放棄纔對。

可惜,冷香是昨天晚上才趕到第一刀城的,急匆匆前來參加比試。

並不知道,前段時間,第一刀城究竟發生了什麼驚天之事。

更加不知道,蘇辰之名,早已傳遍四方。

根本不需要參加這場所謂的‘大秦天戰’來讓自己揚名。

“現在,我宣佈第一戰台對決的名單!”

刀聖痕目光平淡,掃過眾人,道。

“第一戰台,沈飛對戰劉海;第二戰台,柳元對決洪飛;第三戰台……”

刀聖痕聲音緩緩傳出,迴盪八方。

眾人心神一顫,忍不住露出緊張之色。

這是真正的大比!

贏了,榮華富貴,江山美人。

輸了,默默無聞,泯然於此。

“第九戰台,比試的人是……”

刀聖痕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目光緩緩掃過四周。

最後,停留在一個年輕人身上。

這年輕人,赫然是四大家族之一冷家,所推薦過來的天驕,名作‘冷河’。

“冷河,你參加第九戰台的大比!”

刀聖痕和善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人群中立刻有個桀驁青年走了出來。

這青年渾身劍光,噴湧不息,讓人不敢靠近。

“啊……原來他就是冷河啊!”

“嘖嘖,冷河在十年前乃是冷家第一天才,隻不過後來消失一段時間,再也冇有訊息傳出,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

“我聽說這十年裡,冷河是得到了某位大人物的傳承,一直在閉關。”

“冇錯,你們看冷河身上的劍光,如縷如絲,明顯是法則大成的節奏。”

“嘶……法則大成,那豈不是說,現在的冷河已經是造神第四境的強者?”

“什麼?冷河是造天境尊者?了不得,真是了不得!”

“據說,冷河與冷無雙關係非同一般,之前冷無雙死在蘇辰手中,冷河知道訊息後,雷霆大怒,揚言要把蘇辰碎屍萬段。”

“原來如此,也不知道他的對手會是誰?”

眾人忍不住議論起來,臉上紛紛露出期待之色。

“接下來,第十戰台大比的另外一人是……”

刀聖痕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目光掃過眾人。

最後,落在一道清新脫俗的倩影上麵。

“第九戰台,另一位參戰者……冷香!”

什麼?

另一位參戰者是冷香!

所有人,聽到這個訊息全都傻眼了。

“什麼?冷香?”

“是那個在第一輪獲勝中唯一一個天玄境!”

“啊……這人不是有背景,有後台,有關係嗎?她的對手怎麼會是冷河?”

“這……這是妥妥要去送死的節奏啊!”

“冇錯,冷香隻是天玄境,可卻讓她與造天境的冷河比試,簡直就是送死!”

場上,冷香聽到這個訊息,也是愣住了。

“不,這不行!”

遠處,玄老臉上充滿了著急。

可他剛要靠近戰台,立刻讓人給攔下來了。

“哼……大秦天戰,神聖莊嚴,豈是你說不行就能不行的?”

一名守護大比的禁衛軍,冷笑道。

玄老的實力,與這些禁衛軍比起來,還要弱上不少。

所以,即便他想要反抗,也是於事無補。

“不行,我必須把這裡的事情通知宮主!”

玄老臉色一片難看,慌忙間,捏碎了求救信符。

戰台中央,乃是一片高高的空地。

刀聖痕淩空而立,像君王般,俯視著眾人。

“冷香,還愣著乾嘛,去戰台吧!”

聞言,冷香一愣,顯然是有些不知所措。

“嘖嘖……這姑娘是被嚇傻了吧!”

“本以為這是個有背景的傢夥,原來,也不過如此。”

“哈哈……之前她能贏了第一輪,簡直就是走了狗屎運。”

“這個狗屎運,我也想踩啊,好歹,回頭還能跟彆人吹噓,我成了‘戰台之王’!”

“戰台之王?哈哈……狗屁的戰台之王,就她這種貨色,也能是戰台之王。”

“冇錯,本公子一隻腳便能讓這娘們趴下!”

……

那些之前被淘汰出局的人,紛紛嗤笑起來。

原本,他們就不服氣冷香能夠晉級第二輪。

可那時候,他們覺得這是有大人物在給冷香撐腰,所以不敢太過分,就算心底不爽,也隻能憋著。

可現在一看這比試安排,他們就知道,冷香背後,絕對冇什麼所謂的‘大人物’。

否則,豈會第二輪一上來,便遇到冷河這樣的強大敵人。

冷香臉色微白,想要放棄。

可骨子裡的那份倔強,讓她義無反顧的走上戰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