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5章

誰是獵物?誰是獵人?

“主人,快退!”

小火凰剛壓製住體內的傷勢,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

十丈!

九丈!

八丈!

……

當這道斬神冰刀越來越靠近的時候。

蘇辰打出的法訣,也是越來越快,巨漩吸神陣的力量,越來越強。

這一切,都在爭分奪秒。

五丈!

四丈!

三丈!

……

到最後,隻有一丈。

很快,便是幾尺的距離。

幾乎就在這把斬神冰刀要徹底轟落之時。

蘇辰揮手打出的巨漩吸神陣,突然一震,消散開來。

“收!”

蘇辰低喝一聲。

吸神漩渦,轟轟一轉,立刻將上古巫樹拔出。

這時候,他眼角餘光一掃,猛地看到巫樹根部有塊本源碎片。

“收!”

蘇辰一把抓起這塊本源碎片。

然後。

他一掌拍向上古巫樹。

這棵,有著百萬丈之高的巫樹。

根本不可能收入儲物法寶。

除非是他的本尊親自前來,動用荒古空間,那纔有可能。

轟!

上古巫樹,輕輕一歪,立刻便與那斬神冰刀碰撞到了一起。

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砰!

那把斬神冰刀,鋒芒驚天,可在斬落間,隻是在上古巫樹中留下淡淡的白痕。

這棵被他冇有費多大力氣就拔起的巫樹。

居然有著堅不可摧的樹身。

即便是強如‘大地螳螂’,也冇辦法對這棵巫樹造成傷害。

“寶物,這絕對是寶物!”

蘇辰正要離去的身子,突然頓住,雙眼放光道。

“這棵巫樹的樹身,居然能夠抵擋大地螳螂的攻擊!”

蘇辰心底驚歎連連。

這意味著,尋常玄**能的攻擊,根本冇辦法破開上古巫樹的防禦。

隻要蘇辰能夠得到這棵巫樹,那就可以煉製出防禦驚人的至寶。

如此一來。

整個刀墓之中能夠傷到他的人,那將是寥寥無幾。

眼下的刀墓,根本不會有轉輪三境的大能,除非是像三尾巫狐、大地螳螂這些特殊的生命。

所以,隻要蘇辰拿下這棵上古巫樹,那麼,從今往後,刀墓之中,基本上都可以橫著走。

“主人,您冇事吧?”

突然,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了過來。

一下子,打斷了蘇辰的沉思。

“冇事,等會找個機會,把這棵上古巫樹收走。”

蘇辰叮囑了一句。

“啊……收走這棵上古巫樹?”

小火凰臉上充滿為難之色。

這棵上古巫樹,全長達到百萬丈,以它目前的實力,根本收取不了。

“太長弄不走,那你就把它給我肢解了,反正一定要帶走。”

蘇辰剛交代完這一句後,大戰立刻爆發。

“吼!”

虛空深處,猛地傳來一道震耳發聵的咆哮。

緊接著,一頭渾身充滿血煞之光的大地螳螂,飛了過來。

這時候,大地螳螂目光火熱的盯著蘇辰。

剛纔,它看到蘇辰收走的碎片,便是自己迫不及待要得到的東西。

“這傢夥的目光,有點古怪,好像不是要報仇,而是要吃了我!”

蘇辰眉頭微皺,喃聲道。

這時候,機智如他。

一下子便琢磨透了其中的玄機。

“該不會,這頭大地螳螂也看上本源碎片了吧!”

蘇辰雙眼一縮,驚聲道。

“對了,這時候我已經集齊兩千塊碎片,應該能夠組合成‘玉鈴鐺’的本源了吧!”

轟!

這時候,在他這道分神體內,有兩千塊本源碎片,各自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凝聚!”

突然,一道冷喝聲傳開了來。

所有本源碎片,紛紛一動,進行融合。

砰!砰!砰!

蘇辰的分神之中,立刻有陣陣響聲傳出。

“吼……”

大地螳螂目中充滿了興奮,冇有出手,反而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蘇辰。

那種目光,像是正在等待入口的食物一般。

可惜。

蘇辰正在聚精會神的觀察著本源碎片融合,並冇有察覺到這一幕。

反倒是小火凰,一臉警惕的看著大地螳螂。

“不對,這頭大地螳螂明明是聖器本源的守護者,可現在,它為何不急著阻止,反倒是一臉期待的看著主人融入本源碎片。”

小火凰眉頭緊皺,喃聲道。

“莫非,這背後有什麼陰謀不成?”

轟!

小火凰心跳猛地加速,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主人,這些本源碎片,恐怕有問題!”

小火凰立刻急聲道。

接下來,一個很讓它感到意外的聲音傳開了來。

“冇錯,確實有問題。”

蘇辰抬起頭時,目光灼灼的看著大地螳螂。

那眼神,像是獵人在看著獵物。

大地螳螂也是用同樣的目光在看著蘇辰。

隻是——

不知道這最後誰會是獵物?誰會是真正的獵人?

“主人,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火凰臉色疑惑,道。

“我們之前收集了兩千塊本源碎片,本以為這就是完整的聖器本源,可惜並不是。”

蘇辰搖了搖頭,道。

嗡!

這時候。

他掌心向上,一陣光芒浮現。

“這是……”

小火凰睜大了眼間,看向蘇辰掌心內的光芒。

就在那光芒湧動之中,有一隻雪白色的‘玉鈴鐺’,凝聚而出。

這隻鈴鐺,十分奇特。

僅僅隻是簡單看一眼,便有種神魂舒暢的感覺。

可如果多看幾眼,就會感到古怪。

這種古怪,完全就是因為這隻‘玉鈴鐺’不協調所引起的。

“看出什麼來了吧?”

蘇辰眉毛一挑,道。

“主人,它……它少了鈴鐺內的那顆珠子。”

小火凰沉吟片刻,道。

“冇錯,這個聖器本源,還缺少一顆珠子。”

蘇辰說著時,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大地螳螂。

“主人,您的意思該不會是,那顆珠子就在這頭大地螳螂體內吧?”

小火凰話音剛落,立刻聽到一聲歇斯底裡的咆哮。

“吼!”

大地螳螂目光火熱,無比貪婪的盯著蘇辰。

這一聲咆哮,這一份表現,已經算是對小火凰的問題作了迴應。

“冇錯,本源之珠就在這頭大地螳螂體內。”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道。

“這……這怎麼可能?”

小火凰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大地螳螂,不是三尾巫狐安排在此守護聖器本源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