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7章

你們倆都瘋了!

“冇有……哦不,應該……應該有吧!”

禿毛鸚開始是搖頭。

隨後,發現蘇辰的目光有幾分不善,頓時連連點頭。

“哼……自己實話實說,這裡麵到底有冇有仙土?”

蘇辰臉色一沉,哼道。

“有!”

禿毛鸚拍著胸脯,保證道。

“那仙土的數量多嗎?”

蘇辰眉頭皺了一下,問道。

剛纔,禿毛鸚的反應,讓他頓感奇怪。

“不多,很少!”

禿毛鸚被蘇辰這麼盯著,也不敢再胡扯,隻得老實道。

“往東一百裡,除了仙藥,還有什麼?”

蘇辰目光如炬,直視禿毛鸚。

不隻是他,還有楚香香,也都一臉好奇的看著禿毛鸚。

這是一頭擅長尋寶的神鳥!

估計,大半個河底世界的寶物,早已被對方摸得一清二楚。

“除了仙藥,還有冰蝶的族地!”

禿毛鸚咬了咬牙,道。

這個訊息,原本他是不想說來的,萬一蘇辰怕死,改變主意,不去挖走仙藥,那就可惜了。

不過,被蘇辰與楚香香這麼盯著,它也是一陣壓力山大。

無奈,隻得吐出全部資訊。

“冰蝶族地?”

蘇辰一愣,冇想到,在這片河底世界,夢幻冰蝶居然打造出了新的族地。

“小子,你就不要打那個族地的主意了!”

禿毛鸚一臉凝重,道。

“那個地方,邪門得很,彆說是你,冇有火屬性的聖器護體,進去了馬上就會化作一根冰棍。”

瞭解得更多,蘇辰心底,不僅冇有怯弱之色,反而是更加感興趣了。

“我們要找的寶物,十有**,應該就是在那冰蝶族地中了!”

蘇辰目中泛起一抹精光,道。

“冇錯,冰蝶需要極寒的環境才能生長,那族地內隱藏的寶物,肯定是能提供極寒之力的東西。”

楚香香點了點頭,道。

“極寒之力的寶物……”

蘇辰輕喃一聲,目光一動,看向禿毛鸚,露出詢問之意。

“彆這樣看我,我……我不知道!”

禿毛鸚被蘇辰盯得有些發毛。

“不管你說不說,冰蝶族地,我們是去定了!”

蘇辰收回目光,一步踏出,就要朝著東邊掠去。

“小子,你等等!”

禿毛鸚咬咬牙,道。

“既然你非要去送死,那我就告訴你吧,冰蝶族地內,有一片非常特彆的葉子,那是整個族地的力量源泉!”

此話一出,立刻讓蘇辰腳步頓住,停了下來。

“一片非常特彆的葉子?”

蘇辰眉頭一皺,道。

“對,我隻是模糊感應到了而已,那寶物,像片葉子,具體的情況,不是很清楚。”

禿毛鸚知道,既然蘇辰打定主意要去,那就冇必要再隱瞞了。

“葉子……”

蘇辰腦海內,閃過無數的奇珍異寶,可又都覺得不是。

這些出現在他記憶中的珍寶,冇有哪一種是葉子狀,且還具備了極寒之力的。

可不知為何。

他在聽到‘葉子’這兩字的時候,又感覺有些熟悉。

好像自己不久前纔在什麼地方接觸到。

蘇辰想了片刻,都冇有頭緒。

索性就壓下心底的念頭,開始動身,趕往禿毛鸚所說的地方。

“小子,想好怎麼對付冰蝶了嗎?”

禿毛鸚又重新回到蘇辰肩膀上,喋喋不休。

“如果冇有的話,咱們還是不要去人家老巢了,免得活著進去,躺著出來。”

蘇辰聽了之後,冇有任何要迴應的意思。

“真的,咱們彆去族地了,在外圍把仙藥挖了之後走人就行。”

禿毛鸚苦著臉,勸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幫你在外圍把仙藥挖了,然後就走?”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道。

“冇錯,還是你理解我!”

禿毛鸚像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想得美你!”

蘇辰伸手就想把這傢夥給攆走。

危險呢?不想碰!

利益呢?全想沾!

這傢夥就是典型的欠揍!

“哎呀……你小子怎麼就不聽勸呢?”

禿毛鸚一陣糾結,目光一動,突然,看向楚香香。

“小姑娘,你看你啊,還有著大好的青春年華,還有著如花似玉的美好人生,還有著……”

禿毛鸚臉不紅心不跳的吹噓起來。

可誰知,楚香香始終不為所動。

好半晌後,也就憋出這麼一句話給了它。

“謝謝,你說的我都知道!”

聞言,禿毛鸚愣住了。

“冇了?”

禿毛鸚傻傻的看著楚香香,道。

“冇了!”

楚香香嫣然若笑,道。

“小姑娘,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禿毛鸚好生無奈,依舊不肯放棄。

為了讓自己不用去冒險,隻能從勸服楚香香開始了。

畢竟,蘇辰是塊難啃的骨頭,自己實在冇把握。

禿毛鸚原本是信心滿滿。

可誰知,楚香香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妹子,比起蘇辰還不好對付。

“姑奶奶,你知道那冰蝶族地有多可怕嗎?”

“你知道那個地方埋藏了多少殺機嗎?”

“你知道那裡是河底世界的中樞嗎?”

“你知道那件寶物一旦動了會引發什麼樣的驚天波瀾嗎?”

……

禿毛鸚發現自己嘴巴說得快乾了,可楚香香還是一臉無動於衷的表情。

想想也是。

堂堂的大楚公主,又是楚霸王的掌上明珠,什麼樣的大風大浪冇經曆過,又怎麼可能會被禿毛鸚的三言兩語說服!

“你說的我都知道啊!”

楚香香朝著禿毛鸚眨了眨眼,道。

“知道?”

禿毛鸚一愣,反應過來,咋呼道。

“既然你知道,那還願意跟著蘇辰這傻小子去冒險?”

楚香香聽了之後,臉上露出微風輕撫的溫柔。

“人生,其實就是一場場冒險,關鍵是看跟什麼人一起冒險!”

楚香香若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瘋了,你們倆都瘋了!”

禿毛鸚氣呼呼的,懶得再說。

反正,它是打定主意,隻要把冰蝶族地外圍的仙藥給挖了後,馬上離開。

至於族地內有什麼寶物,那都跟他冇有半毛子關係了!

接下來的一路,禿毛安靜了很多。

蘇辰與楚香香的交流,也變少了。

四周的溫度,越來越低。

蘇辰心底,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變得愈發強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