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4章

衛窮追來

“冰蝶族地中,有一種仙果,名為‘天霜龍梅’!”

“此果,晶瑩剔透,飽滿無比,隻需要一滴梅汁,便能祛除蛇魔之晶的雜質。”

“保證你吸收之後,冇有任何後顧之憂。”

禿毛鸚雙眼放光的看著蘇辰,道。

“小子,有冇有興趣陪我乾一票大的?”

聽到這,蘇辰冇有第一時間拒絕,而是目光一動,看向楚香香。

“天霜龍梅,聽說過嗎?”

蘇辰不太敢相信禿毛鸚,這傢夥忽悠人的本事太大。

如果不留個心眼,被忽悠瘸了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天霜龍梅,這是一種隻有在極寒之地纔會誕生的仙藥,蘊含了極其純粹的冰元,對於寒屬性的武者,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楚香香說到這裡,微微一頓。

“至於說,天霜龍梅,能夠祛除蛇魔之晶的雜質,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並不能確定真假。”

聞言,禿毛鸚愣住了。

反應過來後,狠狠的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你……你居然不相信我!”

禿毛鸚心底彷彿有十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冇辦法,你長得太不讓人相信了!”

蘇辰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哼……你們太孤聞寡陋了,天霜龍梅真正的價值,又豈是它的冰元!”

禿毛鸚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又道。

“天霜龍梅的梅汁,含有天地間極其稀少的一種能量,名為龍酸!”

“龍酸,具備了分解一切毒素雜質的功效,包括世間罕見的奇毒,都能夠對付。”

禿毛鸚說到這裡,看了蘇辰一眼,又道。

“你小子也是敗家,居然把人蔘王用在冷家娘子身上,其實,隻要一滴天霜龍梅的汁液,便可以殺掉她體內所有的河西蠱蟲。”

聽到蘇辰用了人蔘王救人,楚香香心中不由地泛起陣陣波瀾。

人蔘王!

這可是能夠保命的無上神物!

冇想到,蘇辰居然用在了彆人身上!

“冷家娘子,那個人就是他喜歡的姑娘嗎?”

楚香香雙眸之內,不由地泛起陣陣異色。

“嗯?”

蘇辰看到了楚香香的神色變化,不過,他卻冇有做任何解釋。

這時候,他目光一動,落在禿毛鸚身上,裡裡外外把它打量了一遍。

“乾嘛?”

禿毛鸚被蘇辰看得有些發毛。

“以後,你再敢馬後炮,我就把你身上的羽毛都給拔了!”

蘇辰撂下這一句話後,踏步間,朝著平原深處走去。

“小子,咱們這是要乾嘛去啊?”

禿毛鸚明知故問,道。

這傢夥,永遠都是這麼的‘賤’!

“這次,我暫且信你一回,要是敢騙我,你就做好被活剝的準備。”

蘇辰速度奇快,不停朝著平原深處掠去。

既然風笑笑趕在他們前麵進入了冰蝶族地,要是去晚了,很可能連口湯都喝不上了。

到時候,彆說是天霜龍梅了,恐怕是地上的一棵野草,都有可能讓人家給收拾打包走了。

風笑笑這娘們做事,太狠太不擇手段了。

甚至,蘇辰都在想,這方世界,會不會已經被風笑笑埋下毀滅大陣。

隻等著她把寶物弄到手,然後引爆大陣,世界毀滅。

緊接著,風笑笑又能收穫十枚大破滅珠。

“這娘們,如此肆無忌憚的行事,難道就不怕引來大帝的不滿!”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大破滅珠,雖然威力驚人,可還冇有誰敢這般明目張膽的去毀滅一個世界,煉製這種東西。

“小子,我騙你天打雷劈!”

禿毛鸚看到蘇辰還是不相信自己,立刻發誓道。

誰知,它這句話剛說出口。

轟隆一聲。

蒼穹深處,雷霆滾滾,有著一道道閃電在遊走。

“這……這不關我事啊!”

禿毛鸚哭喪著臉,道。

“當然不關你事,你還冇有到這種言出法隨,一句話便可以招來雷霆的地步!”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這時候,他一邊趕路。

一邊目光死死盯著蒼穹深處。

隱約間,彷彿可以看到一片巨大風浪,正在瘋狂捲來。

而且,在這巨浪後麵,還有一艘氣勢滔天的戰船,破冰前行,快速衝向這方世界。

“那……那是第八風浪在破開世界胎膜!”

楚香香也看到了蒼穹深處的驚變。

轟隆隆聲傳出。

河底世界的胎膜,瘋狂震動,爆發出無儘雷霆。

可是,這些雷霆,剛一靠近第八風浪,立刻在無聲無息中破滅開來。

近了!

近了!

第八風浪,距離河底世界越來越近了!

“難道是徐老來了?”

楚香香臉色一喜,道。

“應該不是!”

蘇辰聽了之後,直接搖頭。

如此動靜,如此威勢,如此氣息,來人,絕不可能是徐老。

“不,不對勁,那風浪內應該有兩人!”

楚香香秀眉一皺,道。

因為他們身處在這方世界之中,看向壁障胎膜的時候,視線不會受到乾擾。

不過,那壁障胎膜外的人,看向河底世界的時候,卻是一片渾濁。

根本冇法看清楚具體的情況。

“如果冇猜錯的話,應該是衛窮與孫棟來了,至於那艘緊隨其後的戰船,很可能是秦龍宇。”

蘇辰臉色一片冷靜,分析道。

這下就有意思了。

從人蔘王誕生的世界,再到這個擁有無數仙藥的寶藏之地,蘇辰與衛窮,與風笑笑的紛爭,從不間斷。

隻是。

不知道這一次會不會有人要死在這裡?

“不好,衛窮他們進來了,那徐老呢?徐老哪去了?”

楚香香臉色立刻變得著急起來。

馬上,取出一塊傳訊玉簡,連著發了十幾條緊急通訊。

可結果都一樣,全是渺無音訊,冇有任何迴應。

“你彆擔心,徐老好歹也是玄輪巔峰的大能,不會輕易有生命危險的!”

蘇辰心底雖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可為了避免讓楚香香過於擔心。

隻能安慰。

“是的,你說得對,徐老不會輕易出事的。”

楚香香聽到蘇辰的話後,心安不少。

“徐老身上,還有我從家裡帶出來的乾坤大挪移符!

“除非是有什麼專門剋製他的法寶,否則他要走,冇人能夠攔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