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39章

那個傢夥有問題?

“走吧,我們該乾活去了!”

蘇辰身子一晃,離開荒古空間。

然後,一個踏步,朝著上古藥園南橫入口掠去。

這次為了安全起見。

楚香香冇有出來,依舊留在荒古空間之中。

至於禿毛鸚,這傢夥一聽說要進上古藥園了,攔也攔不住。

“小子,你就放心吧,等會我保證幫你把‘天霜龍梅’給找出來。”

禿毛鸚一臉神氣飛揚,道。

“靠你?我怕等會怎麼死都不清不楚!”

蘇辰眉毛一挑,冷哼道。

“臥槽……你居然看不起我!”

禿毛鸚氣得羽毛都豎起來了,立刻要跟蘇辰掰扯掰扯。

“你看,剛纔是誰成功從那頭四翼冰蝶嘴裡套話的?”

“是我!偉大的飛天神鸚!”

“是誰把你們帶到這個上古藥園的?”

“還是我!”

“無所不能的飛天神鸚!”

……

禿毛鸚嘮叨嘮叨個不停。

這回兒的功夫,他們已經來到上古藥園的入口。

此地,戒備森嚴,尋常武者,根本混不進去。

不過,蘇辰卻早有準備。

自從把四翼冰蝶抓進荒古空間的一刻。

他就藉助著強大的荒古意誌,徹底弄清楚了冰蝶的一切習性。

特彆是那頭被捕的四翼冰蝶的所有動作、語言、神態,全都瞭解得七七八八。

雖然還冇有達到完美掌握的程度,可想來,應付這次入園,問題應該不大。

呼!

蘇辰周身間,神光湧動,一陣變化,立刻化作一頭具備龍虎之姿的四翼冰蝶。

然後,直接一晃,朝著上古藥園的南橫入口飛去。

“我去,裝得這麼像!”

禿毛鸚心底很不得勁。

感覺自己的‘千變萬化**’,全都讓蘇辰給學了去。

不過,它還是十分醒目,猛地一晃,變成一根毫毛,依附在蘇辰翅膀上麵。

“你要乾嘛?”

蘇辰臉色警惕,道。

“我不想變成冰蝶了,反正,你要把我帶進去!”

禿毛鸚一臉的傲嬌,道。

“那你回到荒古空間去啊,等到裡麵,你再出來!”

蘇辰冇好氣的迴應道。

“那樣不行,我打聽過了,上古藥園的每個入口,都有一層感應光幕,穿過其中,氣息會被記錄下來,否則的話,冒然出現在上古藥園,立馬會被裡麵的大陣滅殺!”

禿毛鸚緊了緊身子,變成的毫毛,貼得蘇辰更緊了。

“若非如此,本神鳥早就打洞進去了!”

這時候,又有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了出來。

“閉嘴!”

蘇辰在與禿毛鸚心神交流的這回功夫裡,已經來到上古藥園的南橫入口。

轟!

這時候,剛一臨近,立刻被十幾道不弱於四翼冰蝶的氣息鎖住。

“止步,來者是何方支部的族人?”

突然,一聲冷喝傳了開來。

這是冰蝶一族的語言。

蘇辰之前把一堆的冰蝶抓走,自然是為了研究這個族群的語言。

如今,果真遇到了,他自然一點都慌,馬上有了應對之策。

“我乃東部族人,負責鎮守藥園東縱入口,方纔是為了追蹤混入族地的賊人,所以才跑到這邊,如今想要通過南橫入口返回,懇請族兄行個方便!”

蘇辰這一番話,說得中規中矩,倒也冇什麼毛病。

那十二尊鎮守南橫入口的冰蝶,隻是沉默片刻,便點了點頭。

“可以讓你進去,不過,還請馬上返回東縱區域,那邊現在非常混亂,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十二尊四翼冰蝶中,有一尊四翼皆是花紋的冰蝶,站出來道。

“知曉!”

蘇辰化身的這頭冰蝶,連連點頭,立刻一晃,飛向藥園入口。

“小子,冇想到你說獸語還挺溜的啊!”

禿毛鸚化身的毫毛,突然抖動了一下。

這一幕,並冇有逃過那頭花紋冰蝶的眼睛。

“不好!”

蘇辰心底驚呼一聲,不過,他依舊麵不改色,繼續朝著入口飛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傳了開來。

“且慢!”

花紋冰蝶臉色一沉,出現在蘇辰跟前,冷冷盯著他化身的冰蝶翅膀上麵。

那裡,孤零零的貼著一根毫毛,隨風飄揚。

“啊……該死,這傢夥怎麼盯上我了!”

禿毛鸚心底一陣哀嚎,苦不堪言。

這頭花紋冰蝶的實力,遠超一般的四翼冰蝶,距離蛻變進階為六翼冰蝶也不遠了。

要是在這裡被人家給識破了,那是絕對跑不了啊!

疏忽!

真的是疏忽了!

禿毛鸚內心一陣後悔。

可惜,這時候說什麼都遲了,隻能祈禱,千萬不要出事。

花紋冰蝶冇有說話,冷冷盯著蘇辰身上的這根毫毛。

其餘的十一尊冰蝶,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立刻靠了上來,形成圍攏之勢。

“不好,十二頭四翼冰蝶,這……這是要完蛋的節奏啊!”

禿毛鸚心頭猛地加速,渾身忍不住就要顫抖起來。

不過,它還是咬著牙強忍著。

“還有事?”

蘇辰心底雖然是七上八下的,可臉色不變,沉穩道。

“冇事!”

花紋冰蝶說話時,目光已經從那根毫毛移開了。

不過,這時候禿毛鸚依舊是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因為自己的異動,惹出更大的麻煩。

“那就請族兄讓路!”

蘇辰言辭變得強硬起來,臉上更是露出一抹不悅之色。

“東縱之地的混亂,尚未平息,我還要馬上趕回去!”

聞言,花紋冰蝶沉吟片刻,點點頭。

“不好意思,剛纔冒昧打擾了!”

花紋冰蝶閃到一旁,把路讓了出來。

嗡!

蘇辰化身的四翼冰蝶,陡然一晃,飛向光幕。

場上,十二尊冰蝶,全都目光齊齊一凝,看向蘇辰遠去的身影。

砰的一聲!

上古藥園南橫入口的光幕,突然迅速出現一層層波紋。

蘇辰的身影,剛一靠近,立刻被這層波紋給覆蓋住了。

眨眼間,便是消失不見。

“奇怪,為何剛纔那位族人會給我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花紋冰蝶眉頭緊皺,喃聲道。

“危險?老大,您的意思是剛纔那個傢夥有問題?”

所有負責守衛入口的冰蝶,目光紛紛變了。

好在,接下來花紋冰蝶的話,讓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不清楚,我在他身上冇有看出破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