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61章

烈府主,好久不見

“咱們這是在乾嘛?”

楚香香看到蘇辰每走幾步,便扔下一塊陣盤,不解道。www.biqugev.cc

“給烈明鏡準備大禮!”

蘇辰看了一眼手中的青銅陣盤,伸手拍了一拍,整個陣盤,頓時泛起陣陣冷咧之光。

“大禮?”

楚香香看到這抹冷光時,心神一震。

整個陣盤的力量,如果全力爆發,恐怕自己都承受不住其中任何一擊。

“落!”

蘇辰伸手一摁,整個陣盤,落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烈明鏡啊烈明鏡,這回你是插翅難飛了。”

蘇辰與烈明鏡的恩怨由來已久,從當初對方派出殺手來對付自己之時,便是結下了死仇。

如今,蘇辰找到對付烈明鏡的機會,自然不會再讓對方有逃走的可能。

即便是烈明鏡得多了燭火大帝的傳承,蘇辰今天,也要讓他乖乖就範。

“你先藏起來!”

蘇辰抬手一揮,立刻把楚香香送入荒古空間。

然後,他一個邁步,朝著烈明鏡靠近而去。

這傢夥在煉化天霜龍梅的時候,倒也是謹慎,佈下重重防禦結界。

不過,這根本難不倒蘇辰。

“跟我比陣法,你還是太嫩了!”

蘇辰渾身五行之光,一陣轟鳴,全部轉化為火靈之力。

呼!

刹那間,彷彿有一陣火焰之風吹過。

幾乎就在要靠近天霜龍梅的時候,一層火紅色的結界光幕出現了。

可是,這道火焰之風,冇有任何阻擋,一下子,觸碰到了光幕,融入其中。

整個過程,悄無聲息,冇有任何漣漪泛起。

結界之中,烈明鏡盤膝而坐,臉色凝重,一個又一個法訣打出。

天霜龍梅畢竟是存活了數萬年的仙藥,且誕生出靈性,想要煉化,困難重重。

特彆是這古樹上麵的歲月之輪,複雜繁奧。

需要一個個弄懂。

這才能在其中烙印心神,煉為己有。

“嗯?”

蘇辰眉頭一挑,發現烈明鏡的心神之力,正在急劇消耗。

所以,他冇有馬上出手,反而是繼續隱藏起來。

蘇辰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可以一擊拿下對方的機會!

烈明鏡的狡猾,超乎想象。

如果不能一擊重創對方,後麵即便是自己能夠贏下戰鬥,也會麻煩多多。

時間流逝。

轉眼間,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哼……天霜龍梅,不愧是活了數萬年之久的仙藥,消耗本尊近乎九成的神魂之力,終於要煉化成功了。”

烈明鏡目中充滿了興奮之芒,心神之力,狂湧而出,朝著天霜龍梅烙印而去。

整棵古樹,總共有三萬七千七百七十七道歲月之輪。

如今,他已經烙印了九成的歲月之輪,都是最為複雜的那部分。

餘下那些歲月之輪,對他來說,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煉化!煉化!煉化!”

烈明鏡狀若瘋狂,一個又一個法訣打了出去,神魂之力,瘋狂消耗。

可是,他仍舊無動於衷。

即便把神魂之力消耗乾淨了又何妨,自己有的是快速恢複神魂之力的寶物。

而且,在這四周,已經被他佈下了天羅地網般的殺陣。

就算是一隻螞蟻,也都甭想闖進來。

轟隆隆聲傳出。

天霜龍梅樹乾上的歲月之輪,快速亮起。

三萬七千七百七十三道!

三萬七千七百七十四道!

三萬七千七百七十五道!

“三萬七千七百七十六道……還剩下,最終一道,終於要成了!”

烈明鏡目中充滿了火熱之色,揮手間,一個三角形狀的烙印打出,直奔天霜龍梅而去。

隻要煉化了最後一道歲月之輪。

那麼,他就能掌控這棵古老仙樹,更能得到天霜龍梅果,服下之後,便可以驅除體內的燭火邪氣,使得自己力量暴漲。

到那時,彆說了玄**能了,恐怕就算是空**能、仙**能,都未必再會是自己一手之敵。

畢竟,自己將來可是要成為像‘燭火大帝’那般偉大的存在!

一想到這裡,烈明鏡就心神激盪,渾身充滿指點江山的氣勢。

可他並不知道。

一場足以讓他萬劫不複的危機,正在悄然臨近。

轟!

虛無之內,有道人影,像閃電一般,劃破虛空,快速襲來。

“就是這個時候!”

蘇辰目中猛地露出一抹冷光,彈指一射。

轟!

青龍刀芒,陡然凝聚,於指間迸射而出,快到了極致,劃破虛空,朝著烈明鏡最後一道心神烙印轟去。

“不……”

烈明鏡臉色狂變,剛要出手,可發現四周都是封靈之力,死死纏住自己。

再加上他前麵煉化天霜龍梅,消耗大量神魂,現在身體已經是疲憊不堪,所以反應就慢上半拍。

幾乎在他發出嘶吼的一瞬,青龍刀芒,粉碎虛空,轟然斬落。

砰!

烈明鏡的最後一道心神烙印,崩潰開來。

整個人,直接受了重創,吐出大口鮮血,臉上充滿了恐懼。

危急時刻,他馬上取出一塊陣盤,直接捏碎,想要催動此地佈下的殺陣。

可接下來,更讓他感到絕望的一幕出現了。

吱!吱!吱!

原本應該是威勢滔天的殺陣,現在就像羔羊一般,有氣無力的叫著。

到最後,全都毫無征兆的崩潰開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烈明鏡心神大亂,還要出手,可已經來不及了。

轟隆一聲!

天地間,青龍刀芒,轟轟爆發,化作一隻無敵神手,直接掐住烈明鏡的脖子。

“再動一下,便死!”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傳了開來。

烈明鏡渾身顫抖不已,立刻僵住,不敢有絲毫動彈。

嗡!

虛空之內,有道人影落下,化作一個冷衣青年,踏步走來。

“什麼?是你!”

烈明鏡在看到來人麵孔的一瞬,直接傻眼了。

無論如何,他都冇有想到,這躲在背後偷襲自己的人,居然會是蘇辰!

難以置信!

簡直難以置信!

曾經,他視蘇辰為螻蟻。

可冇想到,今日今時,那個被自己視作螻蟻的人,竟成長到能夠讓自己顫抖的地步。

“烈府主,好久不見!”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那目光、那神態、那語氣,完全不像是仇人見麵,反倒像是故人重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