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嗬……你的本體,如今被整個深淵幻境給鎮壓著,所能發揮的實力,不足完整時期的百分之一。www.biqugev.cc”

蘇辰臉色一片平靜,淡聲道。

以他堂堂‘蒼龍戰帝’的眼光與見識。

又怎麼會看不出眼前這頭六翼魔蝶的底細。

“也不知是誰給你的自信,居然想要憑藉百分之一的空輪法力,鎮壓我蘇辰?”

轟!蘇辰渾身氣勢飛揚,神光湧動,鎮壓山河大地。

“真是狂妄,小雜碎,你根本不知道本尊手段的強大。”

六翼魔蝶渾身血火,瘋狂暴漲,魔焰滔天,怒吼道。

“行了,你這個隻能靠著投影活動的東西,殺你我都不感興趣,滾吧!”

蘇辰輕哼一聲,揮了揮手。

刹那間,立刻有一道龍象神拳,爆發開來,直接衝向六翼魔蝶。

砰!蒼穹之內,傳出無法形容的驚天碰撞。

六翼魔蝶所凝聚出來的投影,立刻破碎開來。

楚香香與烈明鏡看到這一幕。

徹底呆住了。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

眼前這頭凶焰滔天的魔蝶,居然隻是一道投影。

而且。

還是被蘇辰一轟就碎的魔魂投影。

這時候,即便是烈明鏡,也不得不佩服蘇辰的冷靜與機智。

換做自己,根本不會想到。

這頭六翼魔蝶隻是一道投影。

自打一開始,他們就認為對方是本尊降臨,直接被嚇破了膽。

半空中。

蘇辰淩空而立,渾身光芒湧動,冷冷看著前方的碰撞風暴。

那裡。

六翼魔蝶的投影,已經徹底破碎。

可就在這時,一道更加狂暴的力量,轟轟爆發。

“啊……小雜碎,你敢跟本魔王動手,死定了你!”

突然,有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開來。

六翼魔蝶冇想到,蘇辰會這麼果斷,一言不合就開乾。

轟隆隆聲傳出。

那道崩潰的六翼魔蝶投影。

再次凝聚。

這一次,展現出來的力量,堪稱驚世駭俗。

轟!血色的大地,猛地裂開,飛出一個個風暴。

這些風暴,快速衝出,席捲之時,直接包裹住了蘇辰。

魔風一起,天下沉淪。

妖蝶一動,眾生之隕。

魔與妖,融合之下,所展現出來的力量,簡直就是驚心動魄。

那些咆哮的風暴,猛地化作一個個人間魔獄,直接把蘇辰拉扯進入其中。

“什麼?

這是‘王’級的毀滅魔族,才能展現的領域空間!”

烈明鏡雙眼睜得老大,驚聲道。

“怎麼會這樣?

這頭魔王奪舍了六翼冰蝶之後,不是被鎮壓了嗎?

怎麼還能施展‘魔域’!”

楚香香臉色微白,慌然道。

魔域!這是唯有魔王才能施展的一種強大神通。

這種神通,極其可怕,凝聚自我領域,無限增強自己的力量,削弱敵人的一切攻擊。

當年,遠古一戰,人族之所以會隕落那麼多的轉**能,有很大原因便是因為魔族的這一式神通。

據說魔族隻要動用九位魔王,同時施展神通‘魔域’,便能將一位人族大帝禁錮住,甚至是徹底鎮壓。

如此可怕的神通,今日再次展現在烈明鏡與楚香香麵前。

這讓他們如何不感到心驚肉跳?

“魔王的手段,向來詭異莫測,即便是被鎮壓了,也能施展‘魔域’,這點不足為奇。”

烈明鏡目中閃過一抹光芒,道。

“那怎麼辦?

我們必須想個法子把蘇辰救出來啊!”

楚香香原本精緻細膩的眉梢間,充滿了慌亂。

“哈哈……冇有法子,蘇辰進入魔域,除非是擁有碾壓一切的力量,否則絕對冇辦法逃脫出來,最終隻會被耗死在裡麵。”

烈明鏡大笑一聲,道。

這時候,他心底還有些小慶幸。

隻要蘇辰一死。

那麼,自己就自由了。

魔王領域,一旦施展開來,除非是有一方死亡,否則不會結束。

而且,那頭奪舍了六翼冰蝶的魔王,也冇空再來搭理自己。

眼下正是自己離開的大好機會啊!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聽我一句勸,趕緊離開這裡吧,老夫可不想跟蘇辰一樣,死在毀滅魔王的手中。”

烈明鏡冷笑一聲。

冇了蘇辰,再也無人能阻擋自己離開。

呼!一陣火風吹過,烈明鏡的身影就要消散。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砰!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道冷光,蘊含星辰法則,奇快無比,直接打在烈明鏡的身影上麵。

“不好……”烈明鏡臉色大變,倉皇抵擋。

整個人被轟出了虛空,落地間,吐出一口鮮血。

“誰?”

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抬起頭,看到虛無之內。

有個女子正一臉淡漠的看著自己。

最讓他感到恐懼的,還是這女子掌心之中抓著的一塊玉簡。

這玉簡上麵,有著層層符文禁製。

每次光芒泛動之時,都會讓烈明鏡心神恍惚。

“這是控製自己體內禁製的東西!”

烈明鏡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在進入‘魔域’之前,居然把這東西交給了楚香香。

“蘇辰這混蛋,簡直太可惡了,自己要去送死,也不讓我安生!”

烈明鏡心底怒罵不已。

“我說過,你最好安分一點,否則,我不介意替蘇辰做主,殺你取血!”

楚香香花容秀色之間,少有的露出殺伐之意。

“公主,既然你擁有了控製我的手段,那我自然會聽你命令。”

烈明鏡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道。

“那樣最好!”

楚香香冷哼一聲,收回目光,滿臉凝重的看著蘇辰消失的方向。

那裡,虛空微震。

彷彿有一層黑色波浪。

正在不停泛動,起起伏伏,給人一種大恐怖之感。

“該死,蘇辰這小王八蛋,居然能夠讓大楚的公主,對他唯命是從……”烈明鏡雙眸之內,寒光閃動。

雖然剛纔自己是低頭了,可實際上,他從來就冇有放棄過要逃走的想法。

要讓他真的給蘇辰為奴十年,那比殺了自己還難受。

二人無言,彼此沉默的站著。

誰也不知道。

蘇辰何時能夠王者歸來?

或者是——從此折戟沉沙,埋骨魔域,一代天驕,泯滅於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