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610章

煉化鎖神重樓的人

轟!

山河日月。https://www.biqugecom.com

波瀾壯闊,起起伏伏,轟鳴天地。

砰!砰!砰!

八方天地,皆是風暴。

“混蛋,這小雜碎真的是專挑本王的軟肋在打!”

毀滅魔王破口大罵,心神一動,融入魔碗之中,爆發出一片巨大的光幕。

九禁斷獄,與山月六擊,全都是砸在防禦光幕上麵。

撕拉一聲。

防禦光幕,崩潰開來。

毀滅魔王的神魂,立刻被震飛出去。

“噗……”

毀滅魔王吐出一口黑色魂血。

“嗯?不對,這傢夥不可能冇有守護神魂的至寶!”

蘇辰冷冷看著這一幕。

突然間,腦海內,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對了,守護神魂的至寶,鎖神重樓!”

蘇辰心底驚呼一聲。

這一刻,險象環生之下。

終於讓他找到了九真子可能被禁錮之地。

“對,冇錯,那鎖神重樓是神魂至寶,如今毀滅魔王,明明神魂不敵我,可始終都冇動用鎖神重樓,那就證明有問題!”

蘇辰目中光芒閃動,立刻有了決定。

轟!

這時候,蒼穹之內,巨響迴盪。

毀滅魔王大手一抓,魔碗出現,朝著蘇辰狠狠砸來。

“哼,你以為拚修為,我就會怕你嗎?”

蘇辰冷笑一聲,抓起四聖祭壇,反手一砸。

砰的一聲!

滅神魔碗,與四聖祭壇,在半空中相遇的一刻,砸出了驚詫九天的火焰。

轟隆隆聲傳出。

“大道神玄,鎮壓諸魔!”

蘇辰大喝一聲。

周身間,演化出神玄之光,擴散開來,直奔毀滅魔王而去。

誰也冇有注意到。

這時候,蘇辰還施展出了‘神魂九影’。

九個影子,速度奇快。

前無聲息間,朝著識海之外的鎖神重樓飛去。

“神玄之光,抬鎮荒古天碑!”

蘇辰聲音冰冷。

傳出時,神魂光茫,一陣湧動。

捲起荒古天碑,出現在毀滅魔王頭頂,狠狠砸了下去。“不……”

毀滅魔王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剛反應過來時,立刻看到荒古天碑,轟然砸落。

這可是聖器之威!

即便是自己皮糙肉厚 ,可也耐不住聖器的暴力一砸。

“滾開!”

毀滅魔王大喝一聲,抬手間,拳光咆哮。

爆發出神魔一拳。

狠狠打向荒古天碑。

砰!

大道神玄的光芒,極其厚重,瘋狂湧動,立刻鎮壓了咆哮的拳光。

荒古天碑上麵,猛地出現一片古老經文。

這些經文,衝出時,立刻團團困住了毀滅魔王。

“不好!”

毀滅魔王臉色大變。

剛要倒退,蘇辰手持裁決之劍,來到他的跟前。

一劍朝著他的腦袋砍了下去。

“啊……”

毀滅魔王慘叫一聲,頓時屍首分離。

不過,以他目前的境界,早已達到滴血重生的地步。

很快的,毀滅魔王的腦袋,便與他的身體融合起來了。

“什麼?你這小雜碎,居然敢用紫魔一族的聖器砍我?”

毀滅魔王臉上露出又驚又怒之色。

剛要出手,這讓他驚恐萬分的一幕出現了。

砰!

隻見,識海上空,猛地裂開了來。

一座火焰重樓,轟轟飛出。

“這……這怎麼可能,我的火焰重樓,不是在煉化九真子那個混蛋嗎?”

毀滅魔王驚呼一聲。

剛反應過來,抬起頭,立刻看到,在那火焰重樓之巔,正站著一道人影。

這人影,衣袂飄飄,目光冷傲,氣勢渾然天成。

“什麼?那是九真子!他逃出來了?”

毀滅魔王臉色大變。

剛要衝出去,那座火焰重樓,已經是朝著自己橫空飛來。

“不好!”

毀滅魔王渾身一顫,感覺自己的神魂都要焚燒起來了。

幾乎就在這時。

火焰重樓,焚燒神魂,狠狠轟在毀滅魔王身上。

“啊……”

毀滅魔王慘叫一聲,渾身都燃起了火焰,直接在半空中不停的撲騰。

到最後,還是他的心臟之內,湧出一陣血泉。

這才把火焰重樓的力量鎮壓下去。

“九真子,你竟然把火焰重樓給煉化了!”

毀滅魔王一臉陰森,道。

“不,你錯了,煉化火焰重樓的人,不是我!”

九真子臉色淡淡,搖頭道。

“什麼?不是你,難不成是……”

毀滅魔王目光一動。

剛要看向蘇辰之時,渾身一顫,立刻感受到強烈危機。

“不好!”

毀滅魔王脖子發涼,急忙要躲開。

可這時候,已經晚了。

裁決劍芒,鋒利無比,一閃而過。

眨眼間,他便是屍首分離了。

“啊……蘇辰,你個混蛋!”

毀滅魔王大吼一聲。

心臟之內,流出一滴本命精血,化作一道血氣之橋,連接了腦海與身體。

很快,他又恢複了過來。

隻是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短短十幾息的時間裡,他已經被蘇辰砍了兩次腦袋。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怒火滔天。

雖說自己有不死之身。

可也不是能夠永無休止恢複過來。

這每一次屍首重生,都必須耗費自己的本命精血。

一旦本命之力耗儘。

那就是真正死去了。

“好劍,果然是好劍,魔王之軀,好歹也是金剛不壞,可卻在你麵前,隻有被砍瓜切菜的份!”

蘇辰看了一眼滴血不沾的裁決之劍,嘖嘖稱讚道。

然後,他目光一閃,又看向毀滅魔王。

“怎麼,你很好奇本公子是如何收取火焰重樓的嗎?”

蘇辰眉毛一揚,道。

“冇錯,你是從哪裡發現我把九真子,鎮壓在鎖神重樓的?”

毀滅魔王目光陰森,道。

這時候,他一邊問著,還一邊在偷偷療傷。

蘇辰看到了,卻冇有任何反應。

一頭將死的魔王,不足為慮。

這種想法,也就隻有蘇辰這個無敵的少年天驕纔敢有。

“很簡單,你的神魂,差點都要被我打殘了,可你依舊冇有動用‘鎖神重樓’這件神魂至寶,所以我猜這其中有問題。”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那你是怎麼收取鎖神重樓的?”

毀滅魔王目中充滿了疑惑。

這件神魂至寶,自己雖然冇有徹底煉化,可也打上了心神烙印。

蘇辰到底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麵,瞞過自己,收取鎖神重樓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