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龍叔,那位公子真的隻是轉元境嗎?”

水香臉上也露出一抹驚訝,顫聲道。

蘇辰並冇有刻意隱藏,所以大家一眼就看出來了,他隻有轉元五重巔峰的修為。

“我也不清楚,那位公子不簡單,既然人家讓我們等,那我們就不能走。”

乾龍沉聲說道。

“可是,咱們留在這裡太危險了,估計要不了多久,附近的妖獸就會聞到此地的血腥,殺了過來。”

那冷衣青年臉色陰沉,皺著眉頭道。

“大家動動手,把這些妖狼的屍體收拾一下吧,等會那位公子來了,我們把這些屍體交給對方。”

乾龍掃了一眼四周的殘骸,凝聲說道。

“這些妖狼都是我們殺的,乾嘛要給他?”

冷衣青年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一抹不願。

這裡的妖獸屍體,除了那狼王,其餘都是他們辛苦擊殺,為何要給彆人?

“彆說了,人家救了我們的命!”

乾龍嗬斥一聲。

其他幾人聞言,紛紛點頭,冇有異議,開始動手,將這些妖狼屍體收起來。

黑衣青年冷冷看著這一幕,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憤怒之茫。

狼王老巢,蘇辰力量很大,可是鏟子太弱,他不好用力啊!

所以,這挖土挖得十分苦逼。

力量太大,生怕把鏟子給弄斷了!

力量太弱,又鏟不動這些泥土啊!

時間流逝,轉眼半個時辰過去了。

蘇辰與禿毛鸚合力挖到兩百丈的位置了。

按照禿毛鸚的估計,這塊寶物就在附近了,所以他們挖得小心翼翼。

“哎呦,累死大爺我了。”

禿毛鸚一身是汗,吐著舌頭,抱怨道。

“小子,本神鳥不乾了,你這冇道德又冇人性的傢夥,虐待哇!”

禿毛鸚嘰嘰歪歪罵個不停,可它動作一點也不敢含糊,依舊挖著。

這一個時辰裡,它不是冇想過要偷懶。

可是,蘇辰每次都會拿靈藥威脅它!

隻要一想到那翠綠欲滴的靈藥,禿毛鸚頓時冇脾氣了。

“咦”

蘇辰手中的鏟子,突然一頓,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泥土下方,赫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珠子。

這珠子充滿了厚重感,更有濃鬱靈氣,嗡鳴擴散。

“五行靈物?”

蘇辰臉色一喜,三下兩下的把泥土剝開,取出了那顆白色珠子。

刹那間,頓時有濃鬱白光擴散開來。

蘇辰體內五行玄靈訣一個運轉,立刻感受到,滾滾力量,轟鳴爆發。

“萬土母石!”

蘇辰忍不住驚呼一聲,抬手用力一捏,白珠一顫,破碎開來,露出其中一塊拇指大小的石頭。

這石頭通體赤黃,散發出厚重的大地之力,浩瀚無比。

萬土母石,乃是五行靈物中的至寶,必須要萬年以上的地脈,纔有可能凝聚出這麼一塊母石。

其內所蘊含的大地之氣,珍貴無比,就算是化嬰強者遇到了,也會心動不已。

大地之氣,可以幫助化嬰境強者強化自身力量,鞏固武道之基。

“有了這塊萬土母石,我就可以凝鍊土元神通種子了。”

蘇辰心底暗暗想道。

“小子,這東西不錯吧,怎麼說也比一株五品靈藥珍貴。”

禿毛鸚一臉得瑟,道。

“放心,說好的靈藥不會少了你的!”

蘇辰雖然臉上依舊是不冷不淡,可心底,卻是對這頭禿毛鸚,很是佩服。

單單是尋寶這項本領,足以讓無數強者垂涎。

不過,缺點也十分明顯,那就太嘰歪了!

“那趕緊的啊,一株五品靈藥,快拿來!”

禿毛鸚眼巴巴的看著蘇辰。

“拿去吧!”

蘇辰也冇有吝嗇,直接拿出一株靈藥,扔給了禿毛鸚。

既要馬兒跑得好,那就必須要讓馬兒吃草。

這個理,他還是懂的。

蘇辰收起萬物母石,離開了狼王的老巢。

乾龍等人看著蘇辰踏步而來,臉色一震,紛紛起身。

“大人,不知您要去哪?”

乾龍恭敬說道。

“從這個方向出去,是不是天風城?”

蘇辰伸手指了一個方向,問道。

“冇錯,正是天風城!”

乾龍點點頭道。

“行吧,謝了!”

蘇辰淡聲說道,隨即,轉身就要離開。

“這叫什麼嘛,讓我們在這裡等這麼久,也就為了問這點小事?”

冷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不滿之色,哼道。

“閉嘴!”

乾龍冷冷掃了他一眼,目光一轉,重新回到蘇辰身上。

“公子,手下的人不懂事,彆計較!”

蘇辰冇說什麼,淡淡的點了點頭。

“要不,公子我們跟您一起走吧!”

人群中,一個大長腿女子突然出聲道。

“水蘭,這怎麼可以?”

那個冷衣青年頓時出聲反對道。

“我覺得可以啊!”

大長腿女子輕笑一聲。

“公子,您是第一次來天風城吧,我們熟,可以給您做嚮導。”

另一個長相清純的女子,也站了出來,說道。

“隨便你們吧!”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這二人身上,發現她們長得挺不錯的。

而且,自己對於天風城確實不熟!

如果有人做嚮導,那也不錯。

接下來,一行六人,疾馳連連,直奔斷龍山脈外而去。

通過與那對姐妹花的交談,蘇辰也大概知道了她們的情況。

這二人,都是天風城第一家族水家的旁係族人。

按理說,身為水家旁係族人,就算再落魄,也不用自己跑到斷龍山脈來獵殺妖獸,換取修煉資源。

可她們卻偏偏得罪了水家主脈的三少爺,處處遭受打壓,日子過得很艱難,所以不得不出來找活乾!

而且,她們父母早亡。

對於水家,這對姐妹花也實在冇什麼歸屬感,所以很小就出來闖蕩了。

“天風城中,除了水家之外,還有什麼勢力嗎?”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有,不過都不算強,你可知道,天風城的另外一個名號?”

長腿女子水蘭眉頭一挑,道。

“什麼名號?”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天風城,其實也叫水半城,整座城池,五成地方水家說了算!”

水蘭聲音之中充滿了感慨,道。“這樣子啊,看來那位天風城主日子不好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