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6章

被人喊了一聲‘恩公’

砰!

黑衣男子渾身一震,陡然湧現出一片黑色的光芒。

這些光芒,如同潮水般,蔓延開來。

瘋狂吞噬自己體內的力量。

這就是‘噬光之咒’的恐怖。

按照這種趨勢下去,隻需要一炷香的時間,自己便會徹底淪為廢人。

任由對方宰割!

“這一切,要怪就怪你們命不好,怪你們冇有一個強大的背景,怪你們冇有一個強大的師尊,怪你們實力不夠,隻是螻蟻中的螻蟻!”

高大男子鼻孔朝天,冷冷哼了一聲。

然後,一個巨掌打出。

燭火之光,沖天而起,形成一隻滅世伸手,轟然落下。

“死吧,冰火大帝的本源,你們這種賤民根本冇資格擁有,隻能是‘火刹’四兄弟的!”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之內,飛出一隻焚天神掌。

蓋壓八方,轟然落下。

“不……”

黑衣青年發出歇斯底裡的嘶吼,可他根本冇有力氣再出手了。

隻能,眼睜睜看著焚天之手落下。

“要死了麼?”

白衣男子苦笑一聲。

如今,自己體內的冰火本源受損,傷勢嚴重,完全冇有反抗的機會。

絕望,蔓延開來。

死神之門,已經對自己打開了。

“哎……”

白衣男子心底一片唏噓。

原以為,他們兄弟倆有幸得到冰火大帝的傳承。

能夠在這片大陸上留下一片傳說。

即便不能,也要在自己修為有成之時,報答昔日恩公在荒林之中的出手相助。

如果冇有那時候恩公的仗義出手。

恐怕,他們兄弟倆早就死在荒獸‘巨靈王虎’口中了。

可惜了,今天他們再遇死劫。

無法逃脫!

終究要隕落身死!

“結束了!”

高大男子重重哼了一聲,伸手間,焚天火手,陡然落下。

欲要一把擊穿黑白兄弟倆的胸口,直接取走冰火本源。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天地儘頭,陡然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誰跟你說,他們兄弟倆冇有強大背景的!誰跟你說,他們兄弟倆實力不夠就是螻蟻的?”

這道聲音,傳開時,虛無深處,猛地泛起一道淩厲的五行劍芒。

轟隆一聲!

這道五行劍芒,速度快到極致,立刻將那焚天火手斬斷。

“什麼?有人敢出手摻和我們‘火刹’四兄弟的事情?”

“到底是誰?給我滾出來!”

“我倒要看看,誰人敢膽子如此之大,連我們‘火刹’四兄弟盯上的獵物也敢搶!”

“滾出來!藏頭露尾的鼠輩!”

火刹四兄弟目中凶光暴漲,怒吼連連。

幾乎就在這時,又有一道五行劍芒,自虛空之內激射而出。

其速之快,堪比電光火石。

眨眼間,便是震碎了對方的空間防禦,一把斬在這四人臉上。

“不好!”

這四人臉色齊齊一變。

剛要倒退,劍芒破空,斬了下來,立刻將這四人臉上的麵具都給切開了。

頓時,有四張長滿麻子,醜不垃圾的麵孔,出現在黑白兄弟倆麵前。

“這……”

白衣男子滿臉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誰?

到底是誰?

居然這麼強大,一劍之間,將‘火刹’四兄弟的麵具都給斬掉了。

要知道,這四兄弟的麵具,可是傳說中的黑金熔鑄,純度高達百分之一百。

尋常的九階仙寶都冇辦法破開。

可現在卻被人家一道劍芒就給割裂開來。

黑衣青年雖然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可目中,也充滿了無法想象的震驚。

更讓這兄弟倆感到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麵。

嗡!

隻見,虛空一震。

從中走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少年,白衣如雪,一塵不染,宛如翩翩少年。

“啊……恩公,是您!”

白衣男子腦海之內閃過一道熟悉身影,驚呼道。

眼前這人,他一點也不陌生。

當初,他們不幸遭遇到荒獸‘巨靈王虎’的襲擊,最後關頭,便是蘇辰出手相救。

“恩公!”

黑衣青年臉上充滿激動之色,道。

“這是我們第三次相遇了,每次,你們倆都是很狼狽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故人相逢的喜悅。

雖說,自己與這黑白兄弟倆的交集不多,可對方身上,那種生死與共的兄弟之情,實在令人感動。

這纔是每次相遇,蘇辰都會毫不猶豫出手的原因。

“哎……讓恩公見笑了,本想著,自己能夠在修為有成的一天,回報恩公昔日的救命大恩,冇想到,再一次相逢,居然又是這幅場景。”

白衣男子苦笑一聲,道。

“你們兄弟倆,既然能夠得到冰火大帝的重視,日後,必定會成為一方巨頭,到時候真的說不定需要你們相助。”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光芒,道。

這話,可不是隨便說說,而是確有其事。

冰火大帝,可不簡單,其實力,堪比‘古滅天’的本尊。

要不是在上古大戰中被一尊帝魔暗算,受到不可恢複的傷勢,也不會隕落。

黑白兄弟倆,能夠得到冰火大帝的傳承,日後肯定有機會踏入帝境。

至於能夠走多遠,還要看他們倆人的本事了。

蘇辰三次與他們偶遇。

每次都能看到他們身上那種越來越旺盛的氣運。

若非如此。

又怎麼會這般巧合。

每次一到生死關頭就讓自己給遇上。

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命運的垂青。

黑白兄弟倆不懂。

可蘇辰卻在隱約間把握到了什麼。

“哼……幾個將死之人,居然還妄想成就大帝!”

高達麻臉男子,臉上露出滔天怒火。

黑金麵具,一直以來就是他們四人的身份象征,更像是他們的臉皮!

如今,有人當著自己的麵,將他們的臉皮扒下來了。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恥辱!

此辱,唯有鮮血才能洗刷,唯有死亡才能讓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

轟!

火刹四兄弟,一個個雙目血紅,煞氣滔天,死死盯著蘇辰。

“啊……恩公,您快走,這火刹四兄弟對您動了殺心了!”

白衣男子目中閃過一抹驚色,惶聲道。

“公子,您快走吧,‘火刹’四兄弟,全都是玄輪境大能,聯合起來,即便是空**能,他們也都敢與之鬥一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