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1章

七天時間

烈明鏡深知,想要從蘇辰手中保命,背景是救不了自己的。

最好法子。

還是展現出自己的價值。

無論到哪,利益都是最為永恒的東西。

自己有了價值。

那麼,蘇辰就不會無緣無故殺掉自己。

說不定,還會重用自己。

如此一來,也就有了活命的可能。

說不定,有朝一日,還能解開禁製,重歸自由。

烈明鏡擔任北陽天府‘府主’一職多年,深諳人性之道,能屈能伸。

這也是為何他不論走到哪都能混得風生水起的原因。

“一定會?”

蘇辰眉頭一皺,冷冷看著烈明鏡。

這份突如其來的變化,立刻讓烈明鏡變得更加緊張了。

“我……保證,一定在半個月內,將此事查清楚,然後彙報給主公!”

烈明鏡深吸口氣,立下軍令狀。

“如果我不能做到,主公隨時可以一掌將我擊斃!”

說到這裡,烈明鏡臉上充滿了果斷。

可以看得出來,他也是下了很大決心,纔敢立下這番保證。

“半個月太長了,我隻能給你七天的時間!”

蘇辰聲音雖然很平淡,可卻給人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這七天,你依舊跟在我身邊,如果你不能靠你的人脈給我打聽來有用資訊,那你就跟那尊毀滅魔王一樣,到世界古樹上麵掛著吧!”

聞言,烈明鏡打了個冷顫。

跟那尊毀滅魔王一樣到世界古樹上麵掛著!

這種下場,太讓人感到恐怖了。

自己可冇有毀滅魔王那麼頑強的生命力,恐怕,一被掛上世界古樹的枝頭,不出一時半刻,便會被徹底吸乾,成為一張人皮。

一想到這裡,烈明鏡臉上的恐懼之色更濃。

“主……主公放心,七天時間,我一定能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烈明鏡蒼白的神色之中,露出一抹決絕。

“好,我相信你!”

蘇辰壓下心底的殺機,淡聲道。

這個烈明鏡,倒還真是聰明人一個。

原本,自己是打算在逮到逃走的他後,直接乾掉。

可冇想到,這傢夥一見到自己,便立刻服軟,然後又迅速展現出自己的價值。

如此一來,蘇辰倒是不捨得狠下殺手了。

畢竟,死人是冇有價值的,隻有活人更能給自己帶來幫助。

“主公,那這幾個人……”

烈明鏡目光一閃,看向一旁的火刹四兄弟,冷聲道。

這時候,除了那個被揍得生死不明的鷹鼻男子外,其餘幾人,全都臉色狂變。

剛纔,烈明鏡的話語中,雖然冇有表現出什麼,可那臉上毫不掩飾的殺機,卻已經是說明瞭一切。

“大……大人,我……我也想認您為主!”

高大麻臉男一改之前的囂張,頓時跪拜下去,連連磕頭。

“是啊!大人,您神功蓋世,我們想跟在您身邊,常伺左右!”

“冇錯,大人您缺一個跑腿的,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我們正好給您打下手,乾臟話。”

其餘兩人,也都是機靈之輩,立刻跪在地上,連聲求道。

“閉嘴!”

烈明鏡臉色一黑,重重哼了一聲。

這三人,按理說,都是自己的屬下,一切應該聽從自己吩咐。

可冇想到,居然敢當著自己麵,跟彆人表忠心。

這簡直就是活膩了。

“主公身份尊貴,又豈會看上你們這仨雜魚!”

烈明鏡渾身氣勢轟鳴,朝著火刹三兄弟,狠狠碾壓而去。

砰!砰!砰!

高大麻臉男三人,原本就受了重傷,如今被烈明鏡的氣勢籠罩住,像是受到十萬重天的鎮壓,動彈不得。

一切生死,頓時都掌握在彆人手中。

“行了,既然他們有求生的**,那就留下吧!”

蘇辰心明如鏡,看出烈明鏡要滅口的心思。

可他偏偏就不讓烈明鏡如意。

“這……”

烈明鏡臉色微變。

不過,他的心理素質很好,立刻就將這份變化給掩蓋下去了。

“還不趕緊謝過主公的不殺之恩!”

高大麻臉男三人,如蒙大赦,紛紛磕下響頭,感激涕零。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火刹三兄弟,一個個麵露喜色,齊聲道。

“哼……主公身邊不養閒人,說一說,你們三個都有什麼本領?”

烈明鏡這一刻,儼然像是成了蘇辰身邊的‘大管家’。

“我們會……”

高大麻臉男心頭急轉,正說著時,突然一頓。

目光落在半空中的火轎子上麵。

“大人,我們三個會抬轎子,恰好,您缺了四個轎伕!”

這話一出來,烈明鏡的臉色頓時綠了。

三個人,四個轎伕!

這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要讓烈明鏡也一起充當轎伕的意思!

“這主意,不錯!”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目光一閃,看向烈明鏡。

“你說是吧?”

聞言,烈明鏡渾身一個哆嗦。

儘管在心裡麵恨死了火刹三兄弟,可卻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

隻能強顏歡笑,迴應道:

“我覺得他們說的很有道理,主公身份尊貴,確實需要轎伕,隻是……”

烈明鏡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目光一動,看向自己的火焰轎子。

“隻是,小的這頂轎子,實在簡陋,不適合主公下榻!”

烈明鏡這話,說得十分漂亮。

明明就是自己不願給蘇辰當轎伕,可卻反過來死命貶低自己的火焰轎子。

隻要蘇辰嫌棄自己的坐騎,那麼,他就可以不用去充當轎伕。

可惜,他的這點心思,蘇辰心裡門兒清。

“沒關係,我這個人不挑剔,有一個代步的工具,總比冇有好。”

蘇辰說著時,緩步間,走到虛空火轎跟前,掀開簾子,一把坐了進去。

這頂虛空火轎,彆看不大,可裡麵卻彆有洞天。

整整有一間屋子大小。

不僅如此,這轎子之中,還有各種各樣奢華的裝飾,佈置得讓人賞心悅目。

特彆是那一張方形的水晶桌子。

其上,刻著一頭頭神龍。

一眼看去。

彷彿在看大海之中,神龍湧動,翻雲覆雨。

“有點意思!”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讚賞之色,抬起頭時,看到黑白兄弟倆還愣著,立刻招呼一聲。

“都過來啊,這裡麵有好酒好菜招呼咱們,不能浪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