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5章

便宜‘姐夫’

如今。

整個聖龍峽穀,連成一片,地下更是佈置了十萬大陣。

簡直就是銅牆鐵壁,很難攻破。

況且,那兩把玄冰巨劍,全都是出自冰蝶一族的十二翼老祖之手,非同一般。

根本不是一般轉**能可以攻破的。

如今,想要打開這片劍幕,隻能召集更多的一流強者。

聯合起來,齊心協力,纔有一線成功的機會。

不過。

留給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一旦古滅天與冰蝶一族的十二翼老祖激戰結束。

那麼,他們將再無機會踏入聖域。

不論是誰贏了,都會直接將那片烙有聖痕的天地神葉收走。

幾乎就在他們二人唇齒反擊的時候。

轟隆一聲。

蒼穹儘頭,一片渾濁的天幕,直接被撕裂開來。

緊接著,有一把通體血紅的巨神刀,破開一切風暴,衝了出來。

那血神刀上麵,站著一個極其俊朗的男子。

這男子,頭髮不長,在頭頂上麵紮起了手掌長的辮子。

兩側,則是自然垂下,給人一種極其飄逸的感覺。

不!

準確來說,還有一種格格不入之感。

因為,在這個男子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煞氣,可他腳下的血神刀,卻像是剛從修煉煉獄中錘鍊出來似的,殺氣滔天。

甚至,仔細觀察。

還會發現,血神刀上麵,釋放出來的煞氣光芒中,居然存在著一個個的冤魂。

正在不停掙紮。

每一次掙紮之下,冤魂體內的煞氣,都會進一步釋放出來。

成為滋養血神刀的補品。

這個俊朗男子,站在血神刀上麵,時時刻刻都被煞氣包裹著。

可他卻冇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乾淨至極。

這種人。

要麼就是不能練武的廢柴。

要麼就是極其恐怖的存在,早已達到返璞歸真之境。

顯然,能夠出現在這裡的,絕對不可能會是廢柴。

如此一來。

隻能是後者了。

又是一位轉輪境中的超級高手降臨!

“天啊,冇想到修羅之地的‘血神子’,居然也來了!”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緊接著。

無數人倒吸口冷氣。

這不是大家太容易震驚。

而是因為‘血神子’這個名字,代表了‘殺戮’!

血神刀下,斷魂常有。

四周武者,在看到這個血神子的瞬間,都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儘管。

如今的血神子,渾身冇有任何煞氣,臉上更是帶著溫暖如春風的笑容。

可依舊讓人心駭。

“這是修羅之地的‘血神子’,此人乃是笑裡藏刀之輩,這次一來,怕是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

“血神子一來,怕是咱們大家都得靠邊站了。”

“這傢夥,殺人談笑之間,咱們還是躲遠一點。”

“冇錯,血神刀天天都需要飲血,咱可不能離得太近,要不然真就成為對方刀下亡魂了。”

“聽說,血神子修煉的‘斷魔武魂刀’,已經到了大成之境,這次出來,很有可能是為了尋求突破。”

“這事情,怕是冇那麼簡單!”

“聽說,修羅之地的人都極為記仇,這次‘血神子’前來刀墓,怕是十有**衝著那個傢夥來的。”

“哪個傢夥?”

“難道說是……蘇辰?”

“冇錯,我聽說,修羅之地的‘秦無界’便是敗在蘇辰手中,血神子這次很可能是來找回場子的。”

“如今的刀墓,還真是渾水一片,古初之地、修羅之地、冥獄之地,這三大頂尖勢力的人都在,儘管隻是三代子弟,也非同一般,”

“眼下,能夠來到這片聖龍大峽穀的,冇有一個是弱者,所以咱們都得謹慎一些。”“是啊!這其中,肯定不乏有扮豬吃老虎的存在!”

……

四周武者,一片議論,看向‘血神子’的目光,充滿了凝重。

“這傢夥……怎麼也攪和進來了?”

水無敵大有深意的看了血神子一眼。

“有意思,修羅之地這是聽說什麼了嗎?竟然讓血神子這傢夥摻和進來!”

月初公子雙眼微眯,喃聲道。

儘管,修羅之地的人來了之後,引發不小波瀾,可大家的注意力,還是在那兩把擎天之劍後麵。

那巨劍背後的聖龍峽穀,早已是聖光瀰漫。

隱約間,還能看到聖痕浮現的蹤影。

人群之中。

有個衣著五彩斑斕的女子,抬起頭,掃了半空中三大強者一眼。

很快的,這女子就收回了目光。

她的臉色,始終平靜無波。

似乎,在大家眼中強大得不可抵擋的存在,對她而言,也不過如此。

“嘿……不知道,等會你們仨,誰會最先吃到我的‘大破滅珠’!”

綵衣女子秀眉一揚,輕笑一聲。

此人——

正是當初將人蔘王所在的世界徹底覆滅的‘風笑笑’。

也許,此女的實力並不能碾壓眾人,可她的心計,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四大家族之一的孫棟,還有那個古墨宗的衛窮,其實力,都未必會輸給風笑笑,可在那次‘人蔘王’的爭奪中,卻都敗給了風笑笑。

要不是蘇辰棋高一招,最後也得落個兩手空空。

風笑笑收回目光,隱藏在人群中,又小心翼翼的觀察了四週一圈。

“奇怪了,我那個便宜‘姐夫’,怎麼到現在還不見蹤影?”

風笑笑發出一聲嘀咕。

她口中的便宜‘姐夫’,自然指的就是蘇辰了。

之所以會有這個特彆稱呼,說來都是累。

當初,禿毛鸚一句‘騎大鳥’,讓得若蘭念念不忘。

從今往後,更是一直把‘騎大鳥’掛在嘴邊。

而風笑笑又是若蘭的表妹,聽說這件事之後,一直認為,蘇辰真跟自己表姐‘若蘭’發生了什麼不可描述的關係。

比如,騎大鳥?

正因為如此,她纔會在每次見麵的時候,都喊上蘇辰一句‘姐夫’。

這句‘姐夫’,彆看著關係挺親近的。

可誰要相信了,那纔是真的傻。

風笑笑,名字挺好聽的,也挺和善的,可做事比誰都狠!

坑人,從來都不帶商量的。

為了煉製大破滅珠。

整整一界,說炸就炸,毫不手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