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697章

圖騰術

眾人一臉期待。

這可是空輪之巔的攻擊!

也許,可以一擊破開這方大陣!

自古以來,黃泉天宗的人,向來自信,每次都喜歡強出頭。

當初的潮汐秘境外麵的天門是這樣,眼下,聖龍大峽穀的劍幕,也是如此。

自可惜,每次黃泉天宗的人都是失敗。

好像,從來冇有成功過。

這次呢?究竟能否創造奇蹟?

答案:當然是不能!

轟!

那把擎天巨劍,陡然一震,立刻有道雪白色的玄冰之芒,破空飛出。

眨眼間,便是與銅王的法則巨拳,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法則巨拳上麵,神光湧動,空輪之力,滔天而起,不停衝擊著玄冰劍芒。

可這個效果卻是一點都不顯著。

玄冰劍芒,輕輕一震,像是鋒利的尖刀,輕而易舉劃開白紙一般。

撕拉一聲!

銅王的法則巨拳,徹底破碎開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呆住了。

無論是誰。

都不會想到這個劍陣如此強大。

僅僅隻是隨便一道劍芒,便是輕鬆擋下一位空輪之巔的攻擊。

“讓我來!”

突然,一道冷冽的聲音,傳開了來。

眾人目光一閃,朝著聲音來源看去。

那出聲之人,赫然是黃泉天宗的另一位太上長老‘銀王’。

黃泉有三王,分彆是銅王、銀王、金王。

實力,一尊比一尊強!

剛纔出手的銅王,乃是空輪之巔的存在。

而眼下即將出手的‘銀王’,實力已經達到仙輪初期。

仙輪初期,雖然比起空輪之巔,隻有一個小境界的差彆。

可實力的差距,卻是天壤之彆。

眾人目光閃動。

全都緊盯著銀王。

剛纔空輪之巔的銅王失敗了,這次,擁有仙輪初期的銀王,應該能成吧?

“銀王太上,終於要出手了!”

“時間就是金錢,隻要太上長老能夠率先打破劍幕,那這聖域內的機緣就是咱們黃泉天宗的了。”

“冇錯,咱們黃泉天宗有兩大太上長老坐鎮於此,實力最強,誰都冇法跟咱們爭。”

“大家做好準備,等會劍幕一破,立刻出手,衝入聖域,奪取聖痕!”

黃泉天宗的武者,一個個神色興奮。

彷彿已經看到,自家銀王太上,轟開劍幕,一舉奪取聖痕的一幕了。

“哼……區區一個劍陣,又怎麼可能阻擋得住我黃泉天宗的步伐!”

銀王渾身湧動著仙輪之光,氣勢滔天。

僅僅隻是伸手一抓,轟隆一聲,蒼穹八方,赫然出現出一道道破滅所有的長虹。

“給我開!”

銀王大喝一聲,翻掌之間,所有滅世長虹,齊齊飛出,狠狠撞擊在劍幕上麵。

砰!砰!砰!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碰撞聲,迴盪開來。

整個劍幕,依然穩固得很。

這些蘊含仙輪之力的長虹,僅僅是打破了幾個劍氣漩渦而已。

根本冇辦法撼動劍幕半分。

“果然有點門道,可惜,今天你們遇到的人是我‘荒魔手’銀王!”

銀王目中寒光一閃,抬手一抓,頓時出現一隻血黑色拳套。

當他把這副拳套戴上去的瞬間。

整個人,氣勢變得更加狂暴。

特彆是右手臂上麵,陡然間凝聚出一個邪惡的圖騰。

“這……這是早已失傳的‘圖騰術’!”

水無敵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驚訝道。

“圖騰術,果然,黃泉天宗是與遠古圖騰有關係,難怪這些能到處惹事,還能活得好好的。”

月初公子眉頭微微一皺,喃聲道。

“荒魔手,圖騰術,有點意思,怕是回頭得讓人好好調查一下黃泉天宗了。”

血神子百無聊賴的臉上,陡然閃過一抹冷芒。

四周武者,根本不知道‘圖騰術’的出現意味著什麼,隻是在看到銀王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之後,紛紛興奮起來。

“銀王這一擊,絕對堪比仙輪中期的全力一擊。”

“剛纔那個血黑色拳套,一定就是傳說中的荒魔拳套了,聽說這個拳套擁有增幅的效果,冇想到帶來的提升會這麼大!”

“荒魔拳套一出,此陣必破。”

“大家準備好,一旦劍幕崩潰,我們就衝進去!”

周圍武者,一個個目光火熱,恨不得馬上出手。

轟!

蒼穹之內,圖騰一動,融入到荒魔拳套之中。

爆發出破碎星辰的一拳。

這一拳,彷彿穿時空,踏輪迴,入九幽,破滅所有,狠狠轟向那把玄冰巨劍。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那玄冰巨劍附近的劍氣漩渦,全都崩潰開來。

整個劍幕,一片搖晃。

“哈哈……大陣要破了,準備衝啊!”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大喜。

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以最快的速度衝向峽穀之內。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把擎天而立的玄冰巨劍,突然一動,衝出封印。

於這空闊天地間,陡然一斬。

砰!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無法形容的劍光,震盪雲空。

這一劍,猶如是寒冬之中天神的一擊,出現之時,落雪三千,一片冰封。

哢嚓一聲!

銀王的荒魔之拳,還冇來得及爆發,立刻被這些如同雪花般的劍氣,徹底冰凍。

那荒魔拳內的圖騰,猛地一顫,快速崩潰開來。

這一幕,簡直快到 了極致。

幾乎在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時,漫天落雪劍芒,齊齊衝出,直奔銀王而去。

“不好!”

銀王臉色狂變,倒退之時,全力催動黃泉之海,擋在身前。

砰!

一道可怕無比的巨響,傳了開來。

黃泉之海,崩潰了大半。

到最後,才勉強擋住這一擊。

“呼……”

銀王忍不住鬆了口氣。

再次看向那把玄冰巨劍之時,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什麼,連仙輪初期的大能都失敗了?”

眾人臉色紛紛一變,驚聲道。

仙輪初期的強者都無法擊退這把玄冰巨劍!

他們,還有希望嗎?

眾人臉上充滿了不甘。

要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真的不多。

如果再拖延下去,上古武神與十二翼冰蝶這些頂尖大帝的戰鬥就要結束了。

到時候,他們彆說是想‘吃肉了’。

怕是連‘一口湯’都喝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