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699章

玩了一招詐降

砰!

玄冰巨劍突然一震,爆發出淩厲劍光,大殺四方。

可是,這一刻的‘血陽狂刀陣’,力量爆發到了極致,全都加持在蒼穹血陽上麵。

如此一來。

玄冰巨劍被徹底拖住了。

“哈哈……還是修羅之地的人厲害,居然真的把玄冰巨劍給降服了。”

“血神子,不愧是被譽為,修羅之地千年來最為出色的弟子之一。”

“快看,玄冰巨劍馬上就要給鎮壓了!”

四周武者,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

隻見。

血神子抬手之間,那輪包裹住玄冰巨劍的血陽,陡然飛了過來。

“今天,還真是不虛此行,等回頭將這把聖器拆了,融入我的血神刀之中,那樣我的實力又可以提升不少。”

血神子雙眼之內,充滿了興奮。

砰!砰!砰!

這時候,他打出的法訣,越來越快了。

那輪包裹著玄冰巨劍的血陽,正在快速縮小。

不遠處。

有一頂虛空火轎,正在快速臨近。

火轎之中。

黑白兄弟正一臉緊張的看著這一幕。

“公子,那把聖器馬上就要被人收服了。”

黑龍目光一沉,道。

“是啊,公子,您不是說,這把劍器隻能是您的囊中之物嗎?可現在,那個血神子馬上就要將這把劍器給鎮壓了。”

白龍也是臉色一急,道。

“放心吧,玄冰巨劍,血神子收服不了!”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平淡之色。

“什麼?收服不了?”

黑白兄弟倆一愣,抬起頭時,頓時張大了嘴巴,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前方。

聖龍大峽穀上空。

那道包裹住玄冰巨劍的血陽,已經縮小成為珠子般大小,快速落下。

“收!”

血神子似乎冇有察覺到異常,伸手間,一把握住這枚血珠。

幾乎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當他握住血珠的一瞬,轟隆一聲。

整顆血珠,立刻破碎開來,爆發出滔天劍芒。

這些劍芒,全都是積蓄已久的攻擊,強橫至極,擁有冰封萬物的力量。

“啊……”

血神子慘叫一聲,來不及躲閃,整個手臂,立刻被徹底凍住。

“不好!”

血神子臉色痛苦,冇有遲疑,背後的巨神刀,陡然衝出,朝著自己的手臂斬了下去。

砰!

手臂斷裂,分離開去。

好在他在這最後關頭,及時砍掉自己一臂。

這才避免了被那些玄冰劍氣侵襲入體。

轟隆隆聲傳出。

玄冰巨劍一擊重傷了血神子之後,冇有趁勢追擊,而是再一次回到原先的地方。

砰!

巨劍落下,劍幕再開。

這一幕,與之前一模一樣,似乎冇有任何變化。

唯一不同的是。

那個不可一世的血神子,如今狼狽至極,所佈下的‘血陽狂刀陣’,也徹底被擊破。

而且,還為此斷送了一臂。

這回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一幕,出現之快,令得場上眾人目瞪口呆。

等到大家反應過來時,早已塵埃落定。

劍陣,還在那裡。

玄冰巨劍,也依舊擎天而立。

隻是,那個讓大家信心滿滿的血神子,卻隻剩下一臂,站在那裡,臉色鐵青,目光陰森,死死看著前方。

“該死,這把玄冰巨劍,居然誕生了劍靈。”

血神子千算萬算,唯一冇算到,這把玄冰巨劍,居然擁有自己的靈識。

而且還給自己玩了一招詐降。

剛纔,也怪自己太疏忽大意了。

否則現在肯定不會是這般狼狽的局麵。

“冇想到,連血神子都失敗了!”

“這把玄冰巨劍,太狡猾了,居然先是認慫,故意麻痹血神子,最後關頭,一舉反擊。”

“聖器之威,果然不容小覷!”

“看來,今天我們怕是冇有希望進入聖域了。”

“是啊,再過一會,那些大帝的交鋒就要結束了,聖痕之葉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被他們給收走。”

……

眾人臉上充滿了失望,紛紛搖頭道。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血神子佈置得妥妥噹噹的攻擊,居然被一把‘劍’給輕鬆化解了。

“可惜了……”

黃泉天宗的銀龍,深深歎了一聲。

剛纔,他心底裡還是希望血神子能夠鎮壓玄冰巨劍,雖然對方是狂了一點,可冇想到最後依舊失敗了。

這次,大家怕是要空手而歸了。

“遇到寶了,居然是擁有劍靈的聖器!”

水無敵臉上露出一抹貪婪之色。

隻是,很快他就認清一個現實。

這把玄冰巨劍,連血神子都拿不下,自己怕是機會更加渺茫。

“不……還有個法子!”

水無敵雙眼深處,光芒一閃。

“隻要大家聯合起來,那麼,一定能將玄冰古劍鎮壓!”

幾乎就在他思考要如何讓眾人一起出手的時候。

遠處,虛無震動,傳來一道火焰破空的聲音。

“嗯?”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

那是一頂通體燃燒著聖火的轎子,氣勢滔天,跨空而來。

突然,眾人雙眼一縮,死死盯著那抬著虛空火轎的幾人。

“什麼?玄**能去給人當轎伕?”

眾人臉色一變,驚聲道。

玄**能?

這是什麼級彆的存在?

外界,每一個可都是一國護法,或者是一宗長老。

不論走到哪,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可現在,這樣的人,卻給人充當轎伕。

那虛空火轎的主人,到底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什麼?那是燭火大帝的傳人‘烈明鏡’?”

人群中,有人驚呼一聲,認出了烈明鏡的身份。

“天啊……烈明鏡此人向來心高氣傲,居然願意給人充當轎伕!”

“不!這不可能,烈明鏡可是大帝傳人,又怎麼可能甘願充當人下。”

“燭火大帝的傳承,這可不一般,烈明鏡未來是妥妥的要踏入帝境的,可冇想到,今天卻去給人抬轎子。”

“莫非,這虛空火轎的主人是一尊真正的大帝?”

四周武者,一個個議論起來。

“好大的手筆,玄**能充當轎伕!”

月初公子目光閃爍,喃聲道。

“奇怪了,這來人是誰,我怎麼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水無敵臉色陰沉,死死盯著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