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把白泉都給引出來?”

水天一心裡嘀咕了一聲。

“現在他們已經離開一品樓,我們的人,還在跟蹤。”

灰衣男子低聲道。

“把人給我盯死了,不要輕舉妄動。”

水天一臉上閃過一抹猙獰,道。

“家族的人,正在做局後天那場拍賣會,等那邊事了,騰出手來,肯定要滅了這小畜生。”

灰衣男子點了點頭,關於後天那場大拍賣會,他也是有所耳聞。

到時候,怕是有大事要發生。

所以,這個時候為了避免再生事端,隻能停下對蘇辰的報複。

“你先下去吧!”

水天一揮了揮手,道。

“是!”

灰衣男子臉色恭敬,躬身要離開,突然,他手頭上的傳信玉簡,閃了一下。

顯然是有新的訊息,傳了過來!

“少爺,打傷你的那人,名叫蘇辰,此刻已經入住水蘭姐妹倆的府邸。”

灰衣男子看完訊息後,如實道。

“什麼?”

水天一氣得額頭直冒煙,大喝道。

“蘇辰,我跟你冇完。”

一品樓外。

“公子,多謝您的救命之恩,日後若有差遣,儘管說。”

乾龍恭聲說道。

“好,你們回去吧!

蘇辰點點頭。

”龍叔,我們走了。“

“龍叔,再見!”

水蘭姐妹倆跟著乾龍揮手告彆。

隨後,她們帶著蘇辰直奔城西而去。

李聰冷冷看著這一幕,握緊了拳頭,目中露出強烈的敵意,死死盯著蘇辰。

“彆和他作對,他很危險!”

乾龍冷冷掃了他一眼,說道。

“龍叔,他再強大又怎麼樣,得罪了水家,一樣命不久矣。”

李聰怨毒說道。

“你胡說什麼呢,這位蘇辰公子,豈是你能看透的,彆再費儘心思了,你不是他的對手!”

乾龍好心提醒道。

“李聰,你好不容易纔擁有今天的修為,千萬不要被愛情衝昏了頭腦,我知道你喜歡水蘭那姑娘,但人家對你冇有感覺,不要再深陷其中了。”

“不,我不甘心,我喜歡水蘭那麼久了,她都冇請過我去她家,可憑什麼,那個傢夥就有這種待遇!”

李聰憤怒無比,氣得胸口翻滾,一臉怨恨。

“哼那位公子可不是什麼心善之輩,你再去招惹他,死了彆怪我冇提醒你。”

乾龍冷笑一聲。

說完後,轉身離去。

這世上,有些人註定喜歡作死!

李聰,正是其中之一!

蘇辰一行人,穿過四五條街道,來到西城的一座院子。

這院子,環境倒是很清幽,空氣也不錯,花草滿堂,一看就是有精心打理的。

“這地方不錯啊,正適合本神鳥休息!”

蘇辰一進門,禿毛鸚就突然飛了過來,落到他的肩膀上。

“剛纔,跑去哪啦?”

蘇辰眉頭一揚,問道。

“冇什麼啊,出去轉了一圈,熟悉熟悉環境啊!”

禿毛鸚翅膀一震,抖了抖,立刻有厚厚的灰塵掉落。

蘇辰懶得搭理它,徑自走進了院子。

“公子,您先休息一會,我去給您燒點水,洗個澡吧!”

水蘭目中閃過一抹愛意,說道。

“可以!”

蘇辰淡淡點頭。

水蘭離開之後,水香帶著蘇辰朝著東院走去。

一路上,給蘇辰介紹了起來。

“公子,您看這裡怎麼樣?”

水香一雙大眼睛,充滿靈動,盯著蘇辰眨了眨。

“挺好的,比我家好多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滿意之色,淡笑道。

這地方,鳥語花香,環境清幽,確實是個居住的好地方。

隻希望,不要被某些不開眼的人給弄臟了啊!

“公子,您先住下,我去去就來!”

水香淡聲說道,轉身間,一陣清風吹過,拂起了長裙,露出一雙白皙細嫩的美腿。

“嘖嘖清純的長相,跳動的雙峰,豐滿的身材,不錯!不錯!”

禿毛鸚落在蘇辰肩膀上,一臉淫蕩。

“小子,趕緊收了!”

“收你妹!”

蘇辰忍不住爆了句粗話。

“你還是不是男人,這麼好看的一對姐妹花,對你投懷送抱你都不要?”

禿毛鸚一臉鄙棄道,突然,腦袋瓜內一個念頭閃了過去。

刹那間,它看向蘇辰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怪異起來。

“該不會,你喜歡的是男人?”

禿毛鸚忍不住驚呼一聲。

“滾!”

蘇辰冷冷掃了它一眼,令得禿毛鸚渾身一顫,立刻閉上了嘴巴。

這叫什麼跟什麼啊!

不就冇看上水蘭姐妹倆麼,結果,竟然就說自己有斷袖之癖。

“仙兒,這一世的你還好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柔情,隱約間,還有些許的回憶。

“上一世,你是我的女人,這一世,還是!”

蘇辰聲音很輕很輕,傳出時,彷彿要消散在風中。

可他的雙眼之內,卻充滿了堅定之芒。

“小子,有故事啊?”

禿毛鸚眉頭一挑,壞笑道。

“再多說一句,我燉了你!”

蘇辰回過神來,狠狠瞪了它一眼。

禿毛立刻打了個冷顫,撲騰一聲,趕緊要跑。

可突然的,蘇辰伸手一抓,直接把它給拽了回來。

“啊小子,你想乾嘛?”

禿毛鸚頓時急了,翅膀撲騰個不停,可卻始終無法掙脫開來。

“把水天一,還有冷塵老人的東西吐出來!”

蘇辰抓住禿毛鸚的一隻腳丫子,將它吊在半空中,說道。

“啊小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

禿毛鸚慘叫一聲,露出一副特彆委屈的樣子。

“不知道是吧!”

蘇辰目光一冷。

另一隻手伸出,朝著虛無一抓,頓時有團火焰冒出。

“嗚小子,彆燒了,毛都著火了。”

禿毛鸚一臉恐懼,不斷掙紮。

“三根毛而已,燒掉一根也冇什麼!”

蘇辰冷聲哼道。

“不”

禿毛鸚不停的搖頭,掙紮,想要拜托蘇辰。

可是,它始終在做著無用功!

“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嗎?”

蘇辰眉毛一揚,問道。

“小子,算你狠,東西,我給!”

禿毛鸚說著時,張口吐出一抹銀光,飛開來,化作修元劍。

蘇辰伸手一抓,修元劍落下,被他收了起來。

“還有,水天一的儲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