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9章

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吼……”

九血合一,也就意味著九鷹相融,混元無缺,形成終極之術。

這一刻。

蒼茫世界,彷彿都靜止下來了。

隻剩下這一頭無敵火鷹,傲嘯長空。

“死!”

銀王臉色蒼白,為了施展這一招,自己消耗之大,無法想象。

轟隆隆聲傳出。

這頭無敵火鷹,足足有半個劍陣般之大,翅膀一動,山河覆滅,大片劍幕破碎開來。

幾乎就在這時。

蘇辰一步踏出,整個人,徹底與半空中的劍陽融合到了一起。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大五行劍氣,爆發開來,化作滔天衝擊,狠狠擋住了無敵火鷹的攻擊。

下一瞬,劍陽之力,震盪九天,狠狠轟向無敵火鷹。

頓時,有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巨響,迴盪開來。

天地震動,無儘風暴,轟轟擴散,掀起恐怖轟鳴。

四周武者,一個個呼吸急促,目露駭然。

轟!轟!轟!

大五行劍氣,與圖騰火鷹碰撞的風暴,還在迴盪。

可蘇辰卻已經駕馭著本源劍陽,衝了出去,狠狠轟擊在銀王身上。

“不……”

銀王臉上露出一抹無法形容的驚駭,渾身是血,來不及抵擋,直接被蘇辰這一擊轟中。

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出去。

落地之時。

吐出大口鮮血。

那一道道仙輪之光,瘋狂湧動,不停治癒著自己體內的傷勢。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愣住了!

“那……那可是黃泉天宗的太上長老銀王,就這麼被打飛了?”

“什麼?連仙**能都不是蘇辰的敵手。”

“蘇辰的戰力,也太可怕了,竟然打得銀王重傷咳血。”

四周武者,心神震動,一個個目光複雜的看著蘇辰。

砰!

突然,一道巨大的撞擊聲傳了出來。

天轟地鳴。

劍陣,崩潰了。

方纔,銀王的全力一擊,撼動了劍陣。

而蘇辰又強行動用玄冰巨劍的本源,使得劍陣的守護之力大減。

如此一來,根本承受不住三尊轉**能的全力反抗,崩潰是早晚的事情。

隻可惜,冇有了銀王這尊仙**能,餘下的水無敵與血神子,對自己威脅實在有限。

蘇辰想到這裡,不由地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時,自己的脊梁骨上,有一股寒氣,嗖嗖冒出。

“不好!”

蘇辰臉色一沉。

剛要倒退,立刻發現,虛空之中,有一道道金色蠶絲,狂湧而出。

頃刻間,便是徹底限製住自己的退路。

這個時候,因為剛調動聖器本源,施展大五行劍術第三式,自己所剩的力量不多。

“孤山蠶絲,誰?”

蘇辰雙眼一縮,警惕至極。

這些蠶絲,迅速卷落,團團轉動,一下子便是將自己困住。

“姐夫,上次你在秘境裡麵陰了我一把,搶走人蔘王,小妹可是心疼得很。”

風笑笑踏空而來,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芒。

“原來是你。”

蘇辰冷冷盯著風笑笑。

“冇錯,姐夫,看到我是不是很開心,上次人蔘王的賬,是不是要好好算算了。”

風笑笑俏容之間,閃過一抹怒色。

之前,要不是蘇辰半路殺出來,自己又何至於搞得那麼狼狽。

最後甚至還丟了孫家好不容易培育出來的人蔘王。

這筆賬,自己當然要跟蘇辰好好算清楚。

“哦……那你想怎麼算?”

蘇辰臉上冇有任何慌亂,穩了穩心神,道。

“我的要求不高,將你身上兩件聖器送我即可!”

風笑笑一臉笑意吟吟,道。

“你當真以為,吃定我了?”

蘇辰眉毛一揚,道。

“冇錯,我就是吃定你了!”

風笑笑聲音傳開時,虛空裂開,有一枚大破滅珠,已經佈置完成,上麵更是毀滅之光瘋狂湧動。

似乎,隻要她一個念頭,便能將這枚大破滅珠徹底引爆。

“什麼?大破滅珠?”

銀王如今體內傷勢嚴重,在看到這枚大破滅珠的一瞬,嚇得臉色都白了。

不隻是他,還有水無敵與血神子,也是神色大變。

“不好,這是傳說中的大破滅珠!”

水無敵冇想到風笑笑會這麼瘋狂,一言不合,便是把大破滅珠露出來。

“該死,我就知道,這個瘋婆娘一來,準冇有好事。”

血神子臉色一片烏黑。

雖說風笑笑的大破滅珠,針對的是蘇辰,可一旦引爆開來,他們場上所有人,全都在攻擊範圍內。

誰都冇辦法倖免。

這下子,遭殃的是全部人!

“怎麼樣?這份大禮喜歡嗎?”

風笑笑臉上一副吃定了蘇辰的神色。

“還行。”

蘇辰不冷不淡的迴應了一句。

這態度,落在風笑笑眼中,立刻讓她遲疑起來。

“不對啊,我這姐夫難道還有後手?”

風笑笑心底有些鬱悶。

蘇辰的表現,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既然姐夫你很喜歡我這份大禮,那是不是,應該將你身上的聖器交出來。”

風笑笑壓下心底的疑惑,冷聲道。

不論如何,眼下是自己占據上風,隻要警惕一點,她就不信,蘇辰這孫猴子,還能翻出自己這如來佛的手掌心。

“不急,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話音,剛落下,轟隆一聲,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把嶄新的聖劍。

轟!

這把聖劍,通體雪白,像是由萬年玄冰打造而成,足足有十萬丈之長。

而且,在這把聖劍上麵,還有一個又一個菱形的圖案。

這些菱形的圖案之中,充滿恐怖的劍氣漩渦,瘋狂轉動。

“什麼?又一把玄冰巨劍?”

風笑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不好,這該不會是峽穀對麵的那把擎天之劍吧?”

突然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花容失色。

“答對了,此地峽穀兩側,各有一把聖劍,可惜,你這‘孤山蠶絲’,隻是禁錮住了我手中的這把聖劍。”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念頭一閃。

那把淩空而立的聖劍,陡然衝出。

速度快到極致,朝著虛空深處的大破滅珠,狠狠斬了下去。

風笑笑嚇得魂兒都要丟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