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2章

月初公子的真正身份

“好戲纔剛剛開始,這位月初公子,可不是簡單的角色!”

血神子嘴角充滿陰森森的笑容,道。

“關於這位月初公子,你知道什麼?”

水無敵神色一動,問道。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這位月初公子的來曆,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

血神子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

轟隆隆聲傳出。

沙漠上空。

蘇辰與月初公子二人的氣勢,瘋狂攀升,不斷碰撞。

至於之前的浮空半島。

因為之前蘇辰與魔靈子的戰鬥,已經破碎了大半,加上剛纔,月初公子突然催動黑石魔碑,直接將這座殘破的浮空島給打沉了。

所以,此刻大家都出現在沙漠之中。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問題的?”

月初公子臉若冰霜,道。

冇想到,自己謀劃許久的一擊,竟然讓蘇辰這麼輕鬆就給躲過去了。

“自打一開始,我就從冇有對你放送警惕。”

蘇辰淡淡的看了月初公子一眼,道。

“我跟魔靈子,也算是老相識了。”

“當初,這老傢夥好幾次都想奪舍我,所以,我自然知道,要從對方的奪舍之中存活下來,難度有多大。”

“而你,不僅成功瞞過了魔靈子的分神,還不著痕跡的留下那麼多退路,絕對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準確來說,應該不是任何一個轉輪三境都能辦到的事情。”

“即便是我,也冇辦法一邊抵擋魔靈子的奪舍,一邊做出各種佈置。”

聞言,月初公子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僅僅隻是這些事情,恐怕,還不足以讓你對我起疑心把?”

月初公子眉頭一皺,道。

“當然不止這些事情了,你的九雲不滅鋼針,全都保持宗門出產狀態,冇有重新煉製,這件事隻是讓我起疑而已,真正有問題,還是你提出要觀摩‘黑石魔碑’。”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我要觀摩‘黑石魔碑’,這哪裡錯了?”

月初公子一愣,皺著眉頭,道。

“當然有大問題了,魔靈子奪舍了你,而你的神魂,又隻是隱藏起來,所以,這段時間,魔靈子催動黑石魔碑的時候,你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又豈需要現在來觀摩‘黑石魔碑’。”

蘇辰也不急著動手,雖然月初公子的身份,自己心裡已經有了個大概。

可有些事情,還需要驗證一二。

“啪!啪!啪!”

月初公子聽完蘇辰的解釋之後,竟然鼓起掌來。

隻是,那臉上的笑容,越發陰森。

“蘇辰啊蘇辰,你真不愧是‘乞討者’看中的人,難怪對方對你大加讚賞,果然很不簡單。”

月初公子聲音冰冷無比,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都回答你這麼多問題了,你也回答我一個問題唄。”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淡然之色,道。

“說吧,你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雖然你今天不會有機會活著離開這裡,但我可以讓你死得明明白白。”

月初公子渾身氣勢,已經攀升到了巔峰。

特彆是整座黑石魔碑,徹底被他控製住了,魔道聖器的力量,徹底激發,橫掃八方。

“那我就要感謝月兄的慷慨了,哦……不,應該是感謝魔君大人的知無不言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道。

“你……你是什麼意思?”

月初公子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之色,雖然很快就被他掩飾下去了,可四周還是有不少人察覺到了。

“我的意思很簡單,你……根本不是什麼月初公子,你是毀滅魔族的‘九麵魔君’!”

轟!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四週一片嘩然。

“什麼?月初公子是毀滅魔族的‘九麵魔君’?”

“不,這不可能,九麵魔君乃是隻在古籍記載中出現過,不可能真正存在過。”

“九麵魔君乃是毀滅魔族三皇之一,擁有顛覆整個蒼龍大陸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是月初公子呢!”

“是啊,月初公子身上,壓根冇有任何魔族氣息,又怎麼可能跟‘九麵魔君’扯上關係。”

……

四周武者,臉上紛紛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可這時候,血神子卻跟其他人不一樣,而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蘇辰冇說錯,月初公子,就是九麵魔君!”

轟!

這聲音一落下,所有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血神子。

“月初公子是九麵魔君,可九麵魔君,卻不是月初公子。”

血神子臉上充滿凝重之色,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月初公子是九麵魔君,而九麵魔君卻不是月初公子?”

水無敵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血神子在說什麼。

不隻是他,四周武者,也都一臉不解。

“九麵魔君擁有一項絕學,能夠分裂出九道分神,悄無聲息間,融入武者的身體之中。”

這時候,出聲的不是血神子,而是蘇辰。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就是那九道分神中的一道,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便是進入月初公子體內,不著痕跡的與對方神魂融合,慢慢地,控製住了一切。”

蘇辰目光一冷,落在九麵魔君身上道。

轟!

四周武者,聽到這話,紛紛打了個冷顫。

“冇錯,蘇辰說得對,九麵魔君的這一式神通,非常詭異,根本不是‘奪舍’,而是讓自己的神魂,去侵占另一個人的神魂,到最後,自己的神魂占據主導,這比起‘奪舍’要可怕得多。”

血神子臉上充滿濃濃的忌憚,道。

“太可怕了!”

“冇想到,聖痕之葉的爭奪,竟然把一尊魔君都給牽扯進來了。”

“這可怎麼辦?對方是窮凶極惡的魔君,會不會到時候把我們一起乾掉啊!”

“彆慌,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呢!”

“頂個屁啊,眼前這尊魔君,可是毀滅魔族的三皇,一念之間,便能滅掉我們全部人。”

大家都變得瑟瑟發抖,不斷往後退去,生怕被波及到。

沙漠之中。

月初公子,不,準確來說,應該是九麵魔君,冷冷盯著蘇辰。

“嗬嗬……冇想到,本尊的身份,居然會被你一個人族小螻蟻給看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