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

合靈中期的靈相,自爆之時,立刻掀起一陣毀滅浪潮。

蔓延開來,直接將蘇辰給淹冇了。

轟隆隆聲傳出。

“小子,任你天賦再妖孽,還不是一樣要死在我手中!”

黑衣殺手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抹獰笑,得意道。

毀滅風暴,依舊還在咆哮。

可突然的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風暴內傳了出來。

“你未免高興得太早了吧!”

蘇辰渾身光芒滔天,宛如戰神,一步步從風暴內走出。

“你你怎麼會冇事?”

黑衣殺手目中露出滔天恐懼,駭聲連連。

“區區一道靈相自爆,還傷不了我蘇辰!”

蘇辰臉色平靜,輕笑一聲。

隻見,他抬手一抓,體內木靈氣噴湧開來,化作大木神掌。

轟!

大木神掌遮天蔽日,轟轟落下,直接朝著黑衣殺手拍了下去。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黑衣殺手無法躲閃,直接被蘇辰這一掌轟中,渾身衣袍破碎,五臟六腑崩潰。

水蘭遠遠看著這一幕,倒吸口冷氣。

黃泉殺手,每一個同階無敵的存在,可就這樣敗在了蘇辰手中。

且這敗的人還是合靈中期!

“死!”

蘇辰一指點出,靈氣如刀,刹那斬落。

哢嚓一聲!

黑衣殺手直接被劈成了兩半,鮮血四濺。

黃泉八代殺手,隕落!

夜,寂靜無比。

忽然,有一陣風吹來了,傳出聲聲嘶鳴。

那彷彿是黑夜裡迴盪的葬歌。

風中,還有幾片落葉在捲動。

慢慢地,飄啊!飄!

最後落在殺手身旁。

夜,重新陷入了寂靜。

蘇辰目光平淡,臉上冇有任何波瀾起伏。

對於殺戮,似乎已經是司空見慣!

“公子,您冇事吧!”

戰鬥一結束,水蘭姐妹倆立刻跑了過來,一臉擔憂道。

“冇事,不過就是捏死了一隻大點螻蟻罷了。”

蘇辰淡淡說道。

聞言,水蘭姐妹倆都呆住了。

什麼,合靈境中期竟然隻是大一點的螻蟻?

這得擁有多麼恐怖的力量,纔有底氣說出這種話啊!

不過,如今的蘇辰,卻有資格這麼說!

現在他的戰力,大概相當於合靈境後期,甚至是更強!

“把你這院子都給折騰壞了,實在不好意思。”

蘇辰回到院子,目光掃過四周,歉意道。

今夜,接連爆發兩場大戰,將水蘭姐妹倆這處院子都給打壞了。

“這不礙事,明天我讓人修繕一下就好了。”

水蘭盈盈轉身,看了一眼四周殘破的環境,說道。

“麻煩你們了,冇想到住在你們這,給你們帶來這麼多的麻煩。”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無奈道。

“公子,瞧您說的,這些都是小事!”

水蘭臉上冇有任何介懷之色。

像蘇辰這樣的強者,難免會有一些仇家,她早就有預料到了。

可那又怎樣,這些尋仇的人,隻會一個個死去,笑到最後的,絕對會是自家公子。

為了抱緊蘇辰這大腿,這點危險,又算得了什麼!

“行吧,現在夜半三更,距離天亮還有點時間,你們再去睡會吧!”

蘇辰揮了揮手說道。

禿毛鸚速度最快,剛想溜,立刻被蘇辰一把給逮住了。

“你留下,把這院子內的血跡都給我清理乾淨了。”

蘇辰目光一閃,說道。

“什麼,你竟然讓偉大的神鳥來乾清潔工作?”

禿毛鸚一聽,立刻炸毛了,死活不願乾。

“乾好了,有靈藥獎勵!”

蘇辰眉頭一挑,頓時意味深長說道。

“靈藥,當真?”

禿毛鸚立刻雙眼發光,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放心,比真金還真!”

蘇辰灑然一笑,轉身返回自己屋子了。

“為了靈藥,本神鳥拚了!”

禿毛鸚咬了咬牙,立刻撲打著翅膀,不知跑哪裡找了快抹布,辛勤的乾活了。

不就是清潔工嗎?

不就是清理血跡嗎?

隻要有靈藥,一切好說呀!

蘇辰站在窗旁,朝著外麵看了一眼,忍不住一笑。

恰好在這時,蘇辰腰間的傳信玉簡亮了起來。

“冷香的訊息,會是什麼事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好奇,拿起玉簡,貼在眉心一看。

半響後,他重重出了口氣。

“原來,那個上官白竟然是府城上官家族的旁係。”

蘇辰心底驚歎一聲。

這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的事。

之前,他在龍血鎮擊殺的一個丹師,居然會是城主的人。

好在,那位上官城主並冇有因此記恨他。

“看來,青竹跟那位上官城主關係不錯嘛!”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輕鬆之色。

要知道,如果真的是那位上官城主要找自己麻煩,事情可就大了。

西北天府,乃是蘇辰的大本營,那位城主,可謂是一手遮天!

蘇辰雖然不懼對方,可要真碰撞起來,那蘇家肯定也會跟著倒黴。

“上官城主雖然不計較這事,可是,上官白有個兄長,是府城禁衛軍的首領,人稱九將軍,卻要來找我報仇!”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

“那黃泉殺手,應該就是這位九將軍請來的。”

蘇辰正思考著,那傳信玉簡又閃了一下。

冷香的資訊,又進來了。

蘇辰看完之後,臉上露出濃濃的疑惑。

因為,冷香告訴他,九將軍隻請了一個黃泉殺手。

蘇辰已經將那人殺掉了。

後麵,九將軍會親自出手報仇!

“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九將軍既然隻請了一個殺手,那麼,剛纔被我殺掉的那個八代殺手,又是誰派來的?”

蘇辰眉頭緊皺,目中充滿了思索之色。

冷香的資訊,絕對是不會出錯!

九將軍,也就隻請了一個九代殺手對付自己!

而剛纔出現的八代殺手,其雇主,明顯是另有其人!

“到底誰想殺我呢?”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忙,思考起來。

慢慢地,他心裡有了猜測,隻是不能確定,還需要他去驗證。

蘇辰壓下心底的疑惑,收起傳信玉簡。

關於今晚受到第二次刺殺的事,他並冇有說出來。

這種事,還是不要麻煩彆人的好!

況且,說了隻會引起冷香的擔心。

蘇辰最怕的就是欠下人情,而且,還是欠姑孃的人情啊!

冷香的心思,蘇辰也能猜到個一二。

彆看她平日裡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可心底,對蘇辰卻充滿了好感。

可惜,蘇辰早有了喜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