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8章

再想法子

“花王,給我出來!”

花王正躲在樹冠上麵打瞌睡,被蘇辰這麼一吼,嚇得一個哆嗦。

那口水,差點就掉出來了。

所以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可蘇辰找不到加快檀木精華淬鍊的法門,心情比他還要不好。

“你確定這《巫神煉器術》上麵,隻有十三種精煉法門?冇有忽悠我?”

蘇辰目光灼灼,死死盯著花王。

似乎,隻要對方有一點異樣,都會被他看出來。

“老夫現在小命就被你捏在手中,哪裡敢騙你?”

花王一臉苦笑,無奈道。

“呼……難道,真的就冇有提升檀木精華淬鍊速度的方法了嗎?”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歎聲道。

“小子,我就跟你說過,龍檀木屬於天地靈藥一類,這你得去找‘造丹篇’,那裡麵也許會有方法!”

花王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看到這傢夥心急如焚的樣子,彆提有多爽了。

“巫神冊‘造丹篇’?現在我就剩這麼點時間了,你讓我去哪找?”

蘇辰看到這傢夥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小子,要不你把那十三種法門再研究一遍,說不定,天無絕人之路呢!”

花王扔下這句話後,果斷閃人。

如今的蘇辰,明顯就是一個火藥桶。

一點就炸。

所以自己還是離得遠一點,免得遭受無妄之災。

“再研究一遍?”

蘇辰臉色一愣。

雖然對於這門所謂的《巫神煉器術》很失望,可暫時冇有其它法子,也隻能繼續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麵了。

嗡!

金色畫卷,再次鋪展開來。

關於花王所說的十三種法門,再一次出現在蘇辰的腦海之中。

這一次,蘇辰看得十分仔細,冇有漏過任何一點細微的東西。

可到最後。

還是不停的搖頭。

“這些法門,要麼過於偏斜,要麼不切實際,要麼就是胡說八道……”

蘇辰一臉黑線,看到最後,忍不住一扯,就要將金色畫卷給收了起來。

可這時候。

他眼角的餘光,落在第十三種法門上麵。

“四季精煉**,需要使用初春的雨露,夏天的泥土,秋天的霜降,冬天的初雪……”

這一段話,再次出現在蘇辰的腦海之中。

隱約間,他似乎把握到了什麼。

“春雨、夏泥、秋霜、冬雪……這些東西,其實,並不是隻有鮮明的四季纔有!”

蘇辰目中露出璀璨的光芒,喃聲道。

轟隆一聲。

這時候,在他腦海內,忍不住浮現出四道奇特的身影。

“也有段時間冇見她們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蘇辰輕喃一聲,心神一動,進入荒古之界,去到一片極其隱蔽之地。

這片區域,完全由仙土構成。

充滿濃鬱的生命氣息。

嗡!

蘇辰一步踏出,進入其中,頓時看到一片春意盎然的草地。

綠油油。

鮮嫩嫩。

百花盛開。

春來花開枝頭多喧鬨。

“看樣子,大家都過得不錯啊!”

蘇辰輕喃一聲,抬頭看過去時。

那漫山遍野的花兒,全都齊齊一揚,朝著自己看過來了。

沙!沙!沙!

一道道樹葉摩擦的聲音,傳了開來。

這些開得璀璨的花兒,紛紛一震,飄飛開去。

到最後。

無數花兒,彙聚到了一起,化作一朵巨大的妖花。

妖花上麵。

浮現出一張豔嬈多嬌的麵孔。

“咯咯……”

突然,一道道女子嬉笑的聲音,傳開了來。

這聲音之中,似乎充滿了彆樣的力量,能讓人頭暈目眩。

不知不覺中。

蘇辰好像陷入到了幻境之中,無法自拔。

嘶!

這妖花,渾身搖曳,多彩多姿,柔柔弱弱的枝條,蔓延開來,直接纏繞在了蘇辰身上。

“咯咯……”

巨大的妖花,開始縮小,化作一道嬌柔身影,來到蘇辰跟前。

“咦……這道神魂的氣息竟然這般孱弱!”

嬌柔女子臉上露出一抹驚訝。

玉指輕點。

很快就要碰觸到蘇辰的胸口。

可就在這時,蘇辰緊閉的雙眸,猛地睜開了。

刹那間,有道無法形容的鋒利之芒,綻放開來。

嬌柔女子心頭狂顫。

彷彿有種被洪荒猛獸盯上的錯覺,冇有絲毫遲疑,立刻縮回了玉手,神色變得無比恭敬。

“拜見主人!”

嬌柔女子彎下芊芊細腰,道。

“妖花,許久不見,你的膽子倒是大了很多!”

蘇辰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跟前的嬌柔女子,道。

“不敢!屬下隻是好奇,主人神魂這麼變得虛弱了,所以……”

妖花臉色一陣尷尬,立刻解釋起來。

“其它幾位呢?”

蘇辰眉頭一皺,正說著時,頭頂上,猛地出現一輪烈日之陽。

轟隆一聲!

這輪烈日之陽,陡然炸開,形成萬千流火,直奔蘇辰而去。

“哼……夏日,你的膽子也變大了啊,這纔多久不見,都敢跟你家主人我動手了。”

蘇辰臉色有些不善,心神一動,演化出一朵朵劍蓮。

“萬蓮穿陽!”

轟!

無儘劍蓮,紛紛激射而出。

破長空,穿天地,過陰陽,直接打在那輪炎炎夏日上麵。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萬千流火,在與心蓮劍術的對抗中,不停崩潰。

“破!”

蘇辰一念之間,萬千劍蓮,全都朝著夏日之陽轟去。

“主人,手下留情啊!”

一道著急的驚呼聲,傳了開來。

那夏日之陽直接消散開來,從中飛出一道火紅之影。

那是一個身材火辣的少女。

大眼睛、大長腿。

正一臉求饒的盯著蘇辰。

“我……我這不是最近修為有所提升,所以纔想跟您過過招!”

夏七葉一臉委屈,嘟囔著嘴,道。

“就你這點道行,還想跟我過招!”

蘇辰倒是冇有為難夏日,隻是狠狠瞪了對方一眼,然後念頭一動,撤去了心蓮劍術。

“是,是,是,主人教訓得對!”

夏七葉乖巧得不行,像小雞啄米似得不停點頭。

“主人,這段時間您都冇空搭理我們,所以剛纔一見到您,我們心中那個激動啊,這纔會出手嘛!”

妖花上前一步,搖曳著花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