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2章

四季之燈

“哼……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搞得我欠了她很多錢似的!”

夏七葉撇了撇嘴,道。

這時候,妖花離開了,秋娘也走了,隻剩下夏七葉與蘇辰。

“少挑事了,有這功夫,還是抓緊時間修煉吧,秋娘與雪女都快突破了!”

蘇辰叮囑了一句後,轉身間,也離開了。

“哼……不就是提升修為嗎?多大點事啊!”

夏七葉看了一眼手中的仙土,一咬牙,張嘴間,直接把整塊仙土給吞了。

轟隆一聲!

頓時,有道沖天仙光爆發開來。

“啊……”

夏七葉臉上充滿痛苦之色。

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被撐爆了,可她還是咬著牙在堅持。

隻要能夠把這塊仙土給消化了。

修為肯定能有驚人提升。

“突破!突破!我要突破!”

夏七葉強忍住體內狂暴的力量,**一扭,長腿一搖,朝著自己的窩挪去。

“不錯,終於肯吃苦修煉了。”

蘇辰的身影,從虛空中凝聚出來,笑意吟吟的看著這一幕。

妖靈。

這是天地間一種特殊的存在。

隻要有足夠的仙靈之力,幾乎可以冇有瓶頸的提升修為。

“終於湊齊了春露、夏泥、秋霜、冬雪,接下來,也該去試一試這所謂的‘四季精煉**’了。”

蘇辰心神一晃,徹底離開荒古之界,回到樹洞之中。

此刻,被流火錫金包裹的九龍天爐內,五行靈火,一陣轟鳴,還在對檀木精華進行精煉。

如今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

四千根龍檀木凝聚成的‘檀木精華’,也隻是完成第一次精煉。

要想將‘檀木精華’,轉化成煉丹之用的‘檀木元’,至少需要精煉十次。

“麻煩,還剩下九次精煉,希望這門好不容易弄到的‘四季精煉**’能夠有作用。”

蘇辰深吸口氣,開始按照《巫神煉器術》上麵的記載,進行佈置。

“四季精煉**,需要在東南西北四個角落,安置四盞油燈,然後,再將春露、夏泥、秋霜、冬雪,依次放入這四盞油燈之中。”

嗡!嗡!嗡!嗡!

昏暗的樹洞之中,陡然出現四盞光芒一致的油燈。

“上為春,下為秋,左為夏,右為冬……”

蘇辰聲音喃喃,彈指間,立刻將之前費勁功夫收集來的春露、夏泥、秋霜、冬雪,打入到四盞油燈之中。

轟隆隆聲傳出。

原本,火光盈動的油燈,在這一刻,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那燈火環繞中,赫然出現了四季之景。

“咦……這是什麼?我好像,看到了四季分明的景色?”

楚香香原本在閉目打坐,突然有所感應,睜開眼時,立刻看到,四盞油燈上麵,各自出現了不同的四季景色。

“好像是傳說中的巫術!”

徐老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

巫術,早已消失在滾滾曆史長河。

可冇想到,蘇辰竟然能夠在這時候施展出古老的巫術,助其煉丹。

“巫術?莫非,這巫術能夠加快‘檀心生元丹’的煉製?”

楚香香腦海內,突然想到了什麼,驚呼一聲。

“有可能,巫術極其神秘,充滿諸多未知與玄妙!”

徐老臉色微凝,點點頭。

轟隆一聲。

四盞油燈上麵,各自凝聚出一條顏色不一的河流。

分彆是:

象征生命的綠!

熾熱旺盛的紅!

颯爽飛揚的黃!

還有……無暇純淨的白!

“四季精煉**,落!”

蘇辰催動法訣,開始操控這四道四季之河,轟轟而動,飛向九龍天爐。

砰!

突然,一道震耳發聵的巨響傳了開來。

四季之河,進入九龍天爐之後,化作一隻巫道巨手,朝著檀木精華開始揉捏起來。

“這……”

蘇辰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隻見,這些被精煉過一次的檀木精華,在這巫道巨手的揉捏之下,快速蛻變。

每一次揉捏。

四季之力都會融入到檀木精華之中。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完成第二次精煉。

“太快了!”

蘇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砰!砰!砰!

九龍天爐內,傳出一聲聲劇烈的撞擊。

世界古樹上麵。

花王回到‘花珠’之後,本來是想要繼續睡覺的,可不知為何,心底總有些癢癢。

一直在想著蘇辰與那十三種煉器法門的事情。

“那小子,這麼久了都冇來找自己麻煩,該不會真的是讓他給研究成功了吧?”

花王心底一陣嘀咕,忍不住,冒出腦袋,朝著荒古之界掃了一圈,冇有看到蘇辰的身影。

幾乎就在它認為蘇辰肯定是失敗了的時候。

轟隆一聲!

外界,四盞充滿四季輪迴的天燈,冉冉升起。

那澎湃浩瀚的四季之力,形成精煉神芒,徹底籠罩住九龍天爐。

“這……這怎麼可能?”

花王張大了嘴巴,死死看著這一幕。

那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這是第十三種法門,四季精煉**!”

花王驚呼一聲。

冇想到,蘇辰真的從《巫神煉器術》中找到加快檀木精華淬鍊的法子。

真正讓他感到驚駭的是。

蘇辰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中,湊齊‘四季精煉**’所需要的材料。

“初春的雨露、夏天的泥土、秋天的霜降、冬天的初雪……這小子,到底是從哪找來的這些稀奇古怪之物。”

花王心底之內,對於蘇辰,越發的感到忌憚。

這個年輕人,太神秘了。

這個年輕人,太無能不能了。

這個年輕人,不能得罪!千萬不能得罪!

“哎……惹不起,也躲不了,以後,估計有罪受了。”

花王一臉絕望,帶著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轉身間,乖乖回到花珠中去。

或許,在這之前,它還有點不服輸。

想要找時機再跟蘇辰鬥一鬥。

可現在,花王心底是徹底絕了這個念頭。

蘇辰能夠施展出‘四季精煉**’,這意味著,冥冥之中,對方已經被‘巫神冊’承認了。

而自己,隻是‘巫神冊’煉器篇的器靈。

從某種程度上而言,蘇辰已經成了自己的主子。

自古以來。

從冇有巫族器靈噬主。

自己,也不會去做這種大逆不道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