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1章

刀家追至

“嘶啦……”

幽天螳螂目光發亮,貪婪的舔了舔嘴唇。

冇有遲疑,直接改變方向,朝著右手邊掠去。

幾乎是在它動身的一刻。

那道誘人的七色仙光,也在快速掠動,不停的與自己拉開距離。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立刻讓幽天螳螂憤怒起來。

此刻的它,又如何不知道。

這些七色仙光,之所以會移動,肯定與那個年輕人有關係。

砰!

一道極致的冰冷殺機,瘋狂爆發。

幽天螳螂目中血光泛動,鐵爪一探,大片泥土被它拋開。

轟隆隆聲傳出。

幽天螳螂的速度,比起所謂的‘鑽地龍’要恐怖得多。

幾乎不到十息的時間,它就追上來了。

“嗯?這麼瘋狂?”

蘇辰手中抓著一把‘檀心生元丹’。

正是靠著這些玩意,成功將幽天螳螂引離自己之前佈置的土坑。

在還冇有把‘刀春秋’等人給坑進去之前,自然不能讓幽天螳螂過去那邊。

“吼吼吼!”

幽天螳螂看到自己迫切得到的丹藥被蘇辰收起來了,立刻發怒。

“死!死!死!”

一道蘊含滔天憤怒的聲音,傳了開來。

整個大地,頓時瀰漫出燒焦的味道。

那一把把刺骨滅神的火焰雨刀,瘋狂爆發,殺向蘇辰。

如今的地下世界,樹根破碎,岩石崩塌,泥土焦滅,看起來一片傷痕累累。

可這時候,有道人影,正施展著玄妙的身法。

閃爍連連。

不斷避開那些火焰雨刀的攻擊。

“哼……先讓你囂張一會,等下將你送坑裡去你就知道‘死’怎麼寫了!”

蘇辰冇有跑得多遠,而是有意的控製自己與土坑的距離。

至少不能太遠,這才方便後麵將幽天螳螂往坑裡麵送。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身上的厚土神光,運轉到了極致,拚命避開火焰雨刀的攻擊。

可即便如此,他的手臂上麵,還是出現幾道細微的劃痕。

剛纔,好幾次險些避閃不及,被火焰雨刀正麵擊中。

幽天螳螂畢竟是堪比仙**能的荒獸。

每一道攻擊之中,都凝聚了極其強大的法則之力。

正是這些法則之力,不停的乾擾著蘇辰的行動,讓他速度不斷減緩。

而幽天螳螂作為荒獸一族中的‘殺手’,速度奇快,常常是一晃間,便能逼近敵人。

出其不意,直接重創,或者斬殺大敵。

若非此地是地下三千丈的位置,處處都是泥土,心神之力被壓製了十倍,蘇辰早就躲閃不及,直接讓幽天螳螂追上了。

轟隆隆聲傳出。

刀墓之森的地下世界,一片火焰雨刀,瘋狂爆發。

而蘇辰,則是在遊走在死亡的邊緣,不斷躲避火焰雨刀的進攻。

……

地上。

一片狼藉的林海之地。

嗖嗖嗖!

接連響起好幾道破空聲。

幾十道人影,飛速落下,朝著四周掃了一圈又一圈。

到最後,眾人臉上全都露出心悸之色。

“嘶……整個大地,直接被撕裂開來,到底是什麼存在出手了?”

眾人目光齊齊一凝,落在那道死亡深淵上麵。

這道深淵,正是幽天螳螂打破守護大陣後遺留下來的。

嗡!

突然,一個麵色陰沉的老者飛了出來,仔細盯著死亡之淵,道。

“嗯?好混亂的妖獸之力,莫非是有強大的妖王出手了?”

六長老雙眼一縮,臉上充滿了驚駭之色。

如果此地真要出現妖王,那就麻煩了。

刀墓之森,資源豐富,所孕育出來的妖王,絕非尋常大能可以抵擋的。

可這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了開來,打斷六長老的猜測。

“不,這不是妖王,準確來說,應該是荒獸之王!”

刀春秋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嘩!

場上,一片嘩然!

眾人全都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荒獸之王?”

“此地……竟然有荒獸……”

“嘶,荒獸比起妖獸還要凶殘十倍,甚至是百倍,我們遇上的話,隻有死路一條。”

刀家武者,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包括那位六長老,也得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荒獸之王……也就是說,在這之前,有一尊荒獸之王在此地跟人大戰?”

六長老臉色一變,道。

“冇錯,隻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強者在跟荒獸之王交手!”

刀春秋目光微斂,凝聲道。

眼前整一片區域都是混亂的法則,顯然,之前的交手非常激烈。

“父親大人,這會不會跟蘇辰有關?”

刀天霸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震,道。

“什麼?跟蘇辰有關?”

六長老咋呼一聲,十分果斷道。

“不!這絕不可能!蘇辰那小癟三,又如何能跟荒獸之王交手!”

此刻,不隻是他心裡這麼想,四周那些刀家族人,也都一個個冷笑起來。

“冇錯,荒獸之王的戰力,絕對是仙輪境中的佼佼者,蘇辰遇上的話,恐怕不用一息就會被秒殺。”

其中一個刀家青年,嘴角不屑,道。

“是啊,而且蘇辰現在已經受了重傷,完全就是秋後螞蚱,蹦躂不起來!”

又有一道附和聲傳了開來。

“據我觀察,此地,應該不止有一個人在跟荒獸之王交手。”

那位始終沉默的孫家主,站了出來,道。

“嗯?不止一個人在跟荒獸之王交手?”

刀春秋一愣,反應過來後,臉色變了一下。

剛纔,自己的心神之力,大部分都放在搜尋龍檀木印記上麵,以至於冇有仔細觀察林海中的情況。

“對,此地靈氣雖然混亂,可也是有跡可循,據老夫觀察,至少有三個人出手了。”

孫元目光一動,掃了周圍一圈,道。

“父親,如果真要是三個人出手的話,那就更有可能與蘇辰有關了。”

刀天霸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又道。

“之前,我們得到過訊息,據說大楚天帝的女兒‘楚香香’,還有她的護道人,都跟蘇辰在一起。”

聞言,孫元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這個訊息,我也有聽說,最初,還是我兒孫棟,跟衛窮聯手,將那個楚香香的護道人擒住,然後逼問出蘇辰的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