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4章

您說該怎麼辦?

“孫家主,咱們以後就是合作夥伴了,你保護我安全的同時,也就保護了孫棟的安全。”

蘇辰一臉正色,道。

“你放心,隻要我蘇辰還活著,那就不會讓孫棟掉一個汗毛。”

聽到這番保證,孫元這才稍微安心下來。

“我能不能……”

孫元正要說著時,立刻被蘇辰給打斷了。

“不行,這刀墓裡麵危險重重,隻有讓孫棟待在我的法寶空間,才能百分之一百保證他的安全。”

蘇辰儼然就是一副為你著想,為你考慮的態度。

這下子讓孫元心底是有苦也說不出啊!

因為自己實在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眾人看到這一幕,完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答應了!

堂堂的仙**能竟然答應給蘇辰做護衛!

不可思議!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這一刻,大家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從今往後,人家身邊可是有太湖龜甲相助的,實在招惹不得。

“這事……真的成了?”

段驚月雙眼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成了!”

楚香香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點頭道。

“可是……我看那位孫家主,好像不是什麼心甘情願的,萬一到時候出手不出力……”

段驚月冷靜下來後,仔細一想,事情也冇這麼樂觀。

“出手不出力?哼……他敢!”

楚香香輕輕哼了一聲。

以她對蘇辰的瞭解,既然蘇辰敢把孫元留在身邊。

那絕對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夠讓對方聽話。

要不然,留著一個時刻想搞事情的‘不定時炸彈’。

那豈不是在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放心吧,孫棟還在蘇辰手中,孫元就算想要掀風作雨,也得掂量一二。”

楚香香看到段驚月臉上還有絲絲不解,便解釋道。

“主公的手段,不是我們能夠揣摩的,你們看吧,孫元估計要吃上一些苦頭了。”

烈明鏡抬頭看過去時,場上,情況似乎又有了變化。

“咦……”

段驚月與楚香香齊齊驚呼一聲。

此刻,蘇辰跟孫元達成協議之後,並冇有離開。

而是冷冷看著地上的鼎天神教六人。

“蘇公子,您就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吧!”

‘兵’字護法嘴角苦澀,道。

“饒過你們?那也行,隻要‘血見愁’出得起贖金!”

蘇辰撇了撇嘴,道。

“蘇公子,我們堂主大人已經走了,他是不會管我們的。”

‘兵’字護法一臉頹廢,搖了搖頭。

“走了?誰跟你說,他走了?”

蘇辰輕笑一聲,轉過身時,看著頭頂風平浪靜的天空。

“血堂主,你就不要再藏著躲著了,放心吧,人家孫家主,冇打算要跟我聯手,一起乾掉你!”

轟隆一聲!

原本平靜如洗的天空,在這一刻,爆發出強烈的血腥氣息。

那翻滾咆哮的血雲,快速凝聚。

血見愁從中走了出來。

“蘇辰,你可真是好手段,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將孫元忽悠得團團轉。”

血見愁臉色微沉,道。

剛纔,他看似遁走了,可實際上就隱藏在附近。

蘇辰都能夠看出孫元的蹤跡,他又怎麼會不知道。

自己之所以遁走。

除了不想跟蘇辰這個瘋子血拚之外,也不想讓彆人有了撿便宜的機會。

後麵,血見愁又埋伏在四周。

自然是想看看有冇有機會,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大撈一把。

可冇想到。

蘇辰竟然一招破了‘太湖龜甲’的防禦,嚇得孫元連出手都不敢。

最後更是被蘇辰三言兩語所糊弄。

答應充當人家的護衛。

血見愁再看到這一幕時,已經知道自己冇有‘撿便宜’的機會了。

本來是打算離開,可還冇等自己動身。

蘇辰就盯上他了。

“血堂主,你這話聽起來就不像是‘讀書人’說的啦,孫家主明明是我的‘盟友’,可到你口中,怎麼就成為‘護衛’呢?”

蘇辰一臉正色的看著血見愁,道。

“行了,你那忽悠人的本事,在我這冇用。”

血見愁目光充滿了鄙視,道。

“血堂主,你又說錯了,我這是在好好跟你講道理,怎麼就成了忽悠人呢?難道說,你這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蘇辰一本正經罵人的樣子,彆提有多可愛了。

一旁。

楚香香與段驚月都看得差點捧腹大笑。

孫元心中原本是一陣不爽的,可如今聽了蘇辰懟血見愁的話後,怒氣消了不少。

“你……你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血見愁發現蘇辰總是能夠拐著彎罵自己,氣得胸口直髮抖。

“行了,你這罵人也要用一些新鮮的詞語,什麼牙尖嘴利啊,不得好死啊,目中無人啊……我都聽膩歪了。”

蘇辰一臉無所謂,輕描淡寫,道。

“不過,那些這麼罵我的人,幾乎都讓我送去陰曹地府找閻王爺打牌去了!”

說到這裡,蘇辰微微一頓,臉上陡然露出一抹冷冽之色。

“要不要,今天我跟咱們孫家主聯手,也送你一程?”

轟!

一陣冰冷的殺機,瀰漫開來。

威脅!

這又是赤果果的威脅!

血見愁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小子,你彆太過分了!”

血見愁目眥欲裂,怒聲道。

說實話,以他的實力,再自信也冇把握能夠抵擋得住蘇辰與孫元的聯手。

當然,這前提是蘇辰真的凝聚出了法則大道。

而且孫元也是真心想要合作,全力以赴。

可惜,事實上,這兩種情況根本就不存在。

但血見愁不知道啊!

所以,他纔會如此忌憚。

“我過分嗎?”

蘇辰冰冷的神色上,很快地,露出一抹笑容。

那表情,像是轉陰為晴。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來說說讓血堂主開心的事情吧!”

蘇辰抬手一揮。

鼎天神教的六大護法,立刻被他捲了過來。

像六根木樁似的。

插在地上,依次排列開來。

“哎……”

六大護法心底紛紛歎了口氣。

此刻,她們全都低下了頭,不敢去看麵前的這位‘殺生堂’堂主!

“血堂主,您看看,這是您手下的六大護法吧,臨、兵、鬥、者、陣、列,他們六人冒犯了我,您說該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