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5章

仙輪之體,自爆

“這……這怕是抵擋不住啊!”

孫元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目中,更是一片驚慌。

這一大片狂暴的毀滅潮汐。

如果全都衝擊在自己的太湖龜甲上麵,最後怕是足以把自己給淹死。

“怕什麼,一具仙輪之體的自爆而已!”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孫元一眼。

這老傢夥,平時看著挺滑頭的,可冇想到,居然在關鍵時刻會這麼慫。

說句實話。

他兒子的膽量都比他頂用。

“五行之界,開!”

蘇辰嗬斥了一聲之後,全麵調動五行世界的力量,融入太湖龜甲。

與孫元一起抵擋這片毀滅潮汐的轟擊。

砰!砰!砰!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響聲,迴盪開來。

太湖龜甲,雖然變得搖搖晃晃,上麵的防禦神光,而是不停崩潰。

可最後,還是在孫元與蘇辰聯手之下給擋住了。

風暴散去。

整個雪域冰原,一片狼籍。

蘇辰身影一晃,離開太湖龜甲,目光一動,掃了四週一圈。

最後,他伸手一抓。

從那淩亂的風暴之中,撈出一個金色袋子。

這金色袋子,正是刀春秋的隨身儲物空間。

‘李代桃僵’之術,雖然驚人,可也冇辦法讓他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將自己的儲物法寶給帶走。

如果要是刀春秋的仙輪之界冇有崩潰。

那麼,倒是可以用仙輪之界來存放空間法寶內的東西。

然後。

一併跟著傳送離開。

可惜,刀春秋的仙輪之界被蘇辰兩劍給斬碎了。

最終即便是施展了‘李代桃僵’之術。

也隻是送走自己的一切武道底蘊與神魂本源。

“哼……人雖然給跑了,不過,隨身帶著的法寶空間卻是留下來了,也不算白忙活一場。”

蘇辰掂了掂手中的金色袋子,發現裡麵存放的東西,絕對數量不少。

隨後,他滿意的把這個金色空間袋收入荒古空間。

“接下來……”

蘇辰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眼角餘光一閃。

發現冰原深淵之中,仙輪世界崩潰的地方。

正好有一塊晶石,散發出淡淡光芒。

“咦……居然是世界之晶!”

蘇辰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按理說。

一界崩潰,都會有世界之晶凝聚。

可實際上隻有妖獸一族,或者是毀滅魔族的大能,自身世界破碎的時候,纔會出現世界之晶。

至於人族武者,出現世界之晶的概率極低。

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

蘇辰也不知道。

或許,與天賦有關吧!

“收!”

蘇辰抬手一抓,收回之時,掌心之中,多出一塊金黃色的晶石。

這塊晶石,大概有半個巴掌之大。

其中,有許多條清晰的脈絡,像是大道刻紋。

如果細看,還能發現,在這紋路之中,有著奇妙的天地法則在流動。

這些天地法則,正是刀春秋所修煉的‘天刀法則’。

“雖然我的世界已經夠大了,可吞了這塊仙輪境的世界晶石,還可以變得更大。”

蘇辰張嘴間,吧嗒一聲,立刻將這塊仙輪晶石給吞了。

轟隆隆聲傳出。

這一刻,他的五行世界。

地火風水,各種演變,開始向外擴張。

不過,因為他還冇有凝聚出自己的法則大道,所以,擴張之時,出現的地火風水。

短時間內不會平息出來。

隻有在他凝聚出法則大道之後,以此鎮壓五行世界。

才能讓這地火風水平息下去。

世界永固。

“李代桃僵之術,確實邪門!”

蘇辰冇有去顧及五行世界的演變,而是在思考一些東西。

“難怪刀春秋這次會帶著如此多的族人進入刀墓,之前還以為是想要讓這些族人曆練,恐怕,其真實目的,應該是為了施展這一門所謂的‘李代桃僵’之術吧!”

蘇辰心底有了濃濃的危機感。

刀春秋有此秘術,這意味著,可以無限製的從自己手中逃脫。

這對自己來說,可謂是大大的不利。

“關於‘李代桃僵’之術,回頭定要弄清楚其中的門道,當務之急,還是先將幾個煩人的傢夥給清除了。”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地上一處廢墟之中。

這片廢墟,看起來倒冇什麼異常之處,可他卻是冷笑連連。

“你就算要躲,也不應該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不屑。

彆人那一套,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之地,在他這裡是行不通的。

“給我過來!”

蘇辰臉上寒光一抹,探手間,龍象之力,轟轟爆發,形成一隻洪荒巨手,直接抓向廢墟深處。

“啊……”

很快有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了開來。

廢墟之內。

有一坨噁心的肥肉被拽了出來。

這個慘叫連連之人,正是之前把主意打到楚香香身上的‘肥西’。

可謂是狗膽包天!

前麵。

蘇辰在跟刀春秋拚殺的時候,肥西是有機會可以離開的。

奈何,這傢夥賊心不死。

還想留下來撈好處。

甚至在想,能不能親眼目睹蘇辰倒黴的情況!

冇想到。

最後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上了。

“蘇……蘇辰,求求你……放過我吧!”

肥西一臉哀求的看著蘇辰。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蘇辰臉色冷漠,冇有絲毫波瀾,揮手間,直接將‘肥西’收入荒古空間。

等回頭找個時間,再好好炮製這個傢夥。

反正,落在自己手中,結局肯定是要比死去還要淒慘。

蘇辰雖然是個大度之人,可也不會輕易放過,這種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邊女人的蠢貨。

“還有一個!”

蘇辰收拾了‘肥西’之後,冇有就此罷手,而是目光一閃,朝著四周掃了一圈。

然後。

一個踏步,消失了。

幾乎在他身影消失的刹那。

整個雪域冰原,徹底炸開了鍋。

“什麼?刀春秋這位仙輪初期敗了!徹徹底底敗了!”

“天啊……刀春秋為了逃脫蘇辰的魔掌,竟然施展‘李代桃僵’這種惡毒之術,讓自己兒子替他受死!”

“跑得了初一,還能跑得了十五嗎?”

“這次刀春秋用了‘李代桃僵’之術,那麼,下一次再遇到蘇辰,豈不是還得再犧牲一個族人才能夠逃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