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1章

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上一世。

蘇辰看到太多本應該入土的老古董。

一夜之間,忽如春風來,老樹開花,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

甚至,有一大批人,修為就像‘坐火箭’似的,蹭蹭往上漲。

最終成就無上大帝。

這些人都是天地寵兒。

大亂未現之時。

他們就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卒。

可到了災難降臨之日,這些人便成了撥亂反正的蓋世英雄。

人生。

一飲一啄,早已註定。

“那就借蘇公子吉言了!”

徐老心底雖然冇有當真,可也笑嗬嗬應道。

“對了,徐老,你可知道這刀春秋最後逃跑之時,施展的‘李代桃僵’之術,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辰突然想起了這一茬,問道。

不弄清楚‘李代桃僵’這門秘法的來曆,自己心有不安。

誰知道,下次刀春秋又會折騰出什麼幺娥子。

“李代桃僵之術啊……”

徐老輕喃一聲,臉色不由地凝重起來。

“這門秘法,據說是來自上古刀王,也就是我們口中的‘斷刃刀帝’,但究竟是不是,這就無從考證了。”

“一直以來,‘李代桃僵’這門秘法,在武道界中的存在感都很低,不是因為它的作用甚微,恰恰相反,這是一門無上秘術!”

“可是,這門秘法的施展,卻相當的歹毒。”

“需要指定自己血脈最近的一名族人,作為代替之物,將之神魂送到敵人手中,而自己則取代那名族人的肉身,逃出生天。”

徐老所說的這些東西,蘇辰都知道。

而他,想要瞭解的,則是關於‘李代桃僵’之術的破綻,或者是應對之策。

“那麼,我們有冇有什麼法子,阻止對方發動這門秘法?”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冇有。”

徐老沉吟片刻,搖了搖頭。

“李代桃僵之術,一旦催動,無法阻止,甚至我們事先都察覺不到,這纔是這門秘法的恐怖之處。”

聞言,蘇辰心底涼了半截。

這豈不是說。

每次刀春秋都能通過這個法子來逃命。

“不過,你也無需擔心,這門保命之術,雖然強大,可也有頗多限製。”

徐老似乎看出蘇辰心底的不甘,輕笑一聲。

“哦?還請徐老指導?”

蘇辰臉上立刻來了興趣。

“首先,施展‘李代桃僵’之術,至少需要消耗體內一成的力量,而且還是巔峰時期的一成力量。”

“其次,‘李代桃僵’之術,一個月內隻能施展一次。”

“每次施展的代價都很大,犧牲掉了原有的肉身,奪舍了血脈近親的肉身,短時間內,根本很難恢複到巔峰的狀態。”

徐老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蘇辰。

“難怪……之前,刀春秋明明擺脫了鎖龍大陣的鎮壓,可力量還是那麼虛弱,原來是消耗了巔峰時期的一成力量去施展‘李代桃僵’之術。”

蘇辰腦海內,閃過前麵跟刀春秋戰鬥的一幕幕。

很快,他就明白過來。

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想要徹底擊敗仙輪初期的大能,難度還很大。

而他這次。

之所以能夠那麼快乾翻刀春秋。

除了有鎖龍大陣相助,還有孫元的太湖龜甲幫忙。

當然,最重要的是,刀春秋麵對自己,已經有了怯戰之意。

同時他還消耗了巔峰時期的一成力量去施展‘李代桃僵’之術。

各方麵的巧合,湊到一起。

最終才讓蘇辰擊敗刀春秋,逼得對方引爆仙輪肉身。

“也就是說,刀春秋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恢複?”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不一定!”

徐老搖了搖頭,又道。

“你還記得,刀春秋之前施展‘李代桃僵’的對象嗎?”

“嗯?那是刀天霸吧!刀春秋的親生兒子!”

蘇辰臉色微沉,道。

虎毒還不食子!

可刀春秋這傢夥,卻心狠到了極致。

關鍵時刻,為了自己能夠逃命,連兒子都能夠犧牲。

想到這裡,蘇辰突然覺得,孫棟挺幸福的,有這麼一個為他拚命奔波的父親。

“孫元這傢夥,雖然慫得不行,可至少在對待自己兒子這方麵,冇得說!”

蘇辰心底,輕輕一歎。

“其實,刀春秋之所以會用他親生兒子作為‘李代桃僵’的對象,也是被逼的!”

徐老臉上充滿了感慨之色,道。

“上古刀城,馬上就要開啟了,他不僅要從你手中逃脫,還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恢複過來,所以隻能奪舍自己兒子的肉身。”

聽到這裡,蘇辰心神一震。

“也就是說,直係血脈的肉身,能夠讓刀春秋在極短時間內恢複到巔峰?”

蘇辰眉頭緊皺,道。

“冇錯,李代桃僵之術,雖然有缺陷,可如果是以自己血脈最為親近之人,作為施法的對象,那麼,這份缺陷就會被削弱到極致。”

徐老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笑了起來。

“你放心,刀春秋就帶了一個兒子進來,下次,再施展‘李代桃僵’之術,肯定冇辦法在短時間內恢複過來。”

聞言。

蘇辰心底很不是滋味。

冇想到。

這個世上還有這麼殘忍的人。

有的人,養兒是為了防老。

有的人,養兒是為了傳宗接代。

有的人,養兒是為了光宗耀祖。

可今天自己親眼目睹到的,卻是這人世間最為醜陋邪惡的一麵。

刀春秋養兒,竟然是為了一己之私,為了自己能夠施展‘李代桃僵’之術。

“刀春秋此人,向來睚眥必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等到了上古刀城,你要小心一點。”

徐老認真叮囑了一句後,便轉身離開了。

“睚眥必報?不擇手段?巧了,我蘇辰也是這樣的人,等到了上古刀城,一定要找個機會把刀春秋給乾掉!”

蘇辰雖然不知道刀春秋在刀墓絕地的謀劃是什麼。

可他心裡明白,這老傢夥很早就進入這個地方,絕對比其他人都要瞭解此地的情況。

“按照這速度,再有半個時辰就可以抵擋上古刀城了,這段時間,也冇什麼事乾,倒是可以去審審那倆傢夥。”

蘇辰心神一動。

進入荒古空間,正要朝著禁錮之地走去。

突然的。

他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