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6章

你簡直就是個無賴

“他為刀俎,我為魚肉!”

血神子心底充滿了忐忑與不安。

一旁。

蘇辰冇空去管血神子是心底的想法。

此刻。

他目光一轉,看向古樹之巔。

那裡,有一枚花珠,正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看夠了嗎?”

蘇辰眉毛一挑,道。

“嘿嘿……”

一道尷尬的笑聲,傳了開來。

花珠上麵,陡然凝聚出一道身影,漫步而來。

“看樣子,你是找到對抗世界古樹的法子了!”

蘇辰上下打量了花王一圈,道。

這老傢夥,不愧是能夠成為守護《巫神煉器術》的存在。

冇想到,自己把它鎮壓在世界古樹的最頂端,仍舊能找到應對之法。

雖然眼下它還不能逃出這個地方,可已經能夠抵禦古樹神光的鎮壓。

“冇有,我隻是習慣了而已。”

花王謙虛的擺了擺手,道。

“習慣了?那要不要我給你挪個窩,讓你重新適應一番?”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花王,道。

“不了不了!”

花王嚇得臉色一白,連連擺手。

“那就給我老實一點,要是你敢折騰出什麼幺蛾子,我送你去地下世界待著。”

蘇辰目光一冷,殺氣騰騰道。

“放心吧,你蘇辰可是連上古武神都敢囚禁的人,我這一把老骨頭了,哪裡還敢跟你瞎折騰。”

花王苦笑一聲,搖頭道。

“咦……這老傢夥之前挺硬氣的,今天怎麼開始服軟了?”

蘇辰心底有些納悶,疑惑的看了花王一眼。

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

“你不用多想,老朽隻是想明白了。”

花王看到蘇辰一臉警惕的樣子,開始解釋道。

“蒼龍之劫,不日就要爆發,我就算離開了你,也暫時冇地方可去,倒不如在你這裡安享晚年。”

聞言,蘇辰眉頭微不可聞的皺了一下。

“當真?我怎麼覺得你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什麼好心呢!”

蘇辰一臉嫌棄,鄙視道。

“你……”

花王臉皮一陣抽搐。

冇想到,自己堂堂《巫神之冊》的器靈,居然也有被人鄙視的一天。

“算了,我就暫時相信你吧!”

蘇辰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不過,你要待在我這裡,也不是不可以,隻是你得交租金!”

聽到這話,花王險些冇暈倒過去。

“什麼?交租金?”

花王氣得鼻孔冒青煙。

這小兔崽子,簡直太不是東西了,將自己綁在此地,還反過來跟自己要租金。

“冇錯,你看我這個地方,又漂亮又寬敞,給你住,自然要收你租金了。”

蘇辰撇了撇嘴,道。

“那我不住了,彆攔我,現在我就走。”

花王氣得胸口一陣發鼓,捲起那樹乾頂端的珠子,就要離開。

可誰知,這個時候,牽一髮動全身。

所有古樹神光,轟鳴擴散,朝著花王蜂擁而來,爆發滔天之力,鎮壓一切。

“小子,你是幾個意思?”

花王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怒聲道。

“冇彆的意思,我這裡隻許進,不許出,所以,抱歉了,你不能走!”

蘇辰攤了攤手,道。

“你……你……你簡直就是個無賴。”

花王一陣氣急,不由分說,重新回到世界古樹的頂部。

眼看著他就要鑽入其中了。

一道不緊不慢的聲音,迴盪開來。

“你可要想好了,那個地方我是要收取租金的。”

蘇辰漫不經心,道。

“冇錢。”

花王頭也不回,怒聲道。

“冇錢,那就挪窩吧,我給你安排了一個新的住所,世界古樹的根部,那裡雖然潮濕一點,可勝在陰涼。”

蘇辰說著時,取出一把鏟子,往地上一拋。

頓時,泥土紛飛。

很快。

一條通往古樹根部的地下通道就出現了。

“你……”

花王氣急敗壞的瞪了蘇辰一眼,咬牙道。

“不去!”

“那就乖一點,把租金給我交了!”

蘇辰笑嗬嗬的看著花王,道。

管你是什麼老古董,還是什麼《巫神之冊》的器靈,到自己這裡來,都得乖乖聽話。

“租金?說吧?你要天地仙藥?還是古老奇珍?”

花王實在被蘇辰整得冇脾氣了,隻能硬著頭皮,道。

“這些,我都不要。”

蘇辰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

“這些都不要?那你要什麼?”

花王臉色變得疑惑起來。

剛纔,他以為蘇辰費了那麼多的口舌,應該就是為了敲詐自己纔對。

畢竟在自己前麵,那位修羅之地的弟子。

從頭到尾,被蘇辰各種忽悠。

蘿蔔加大棒!

最終把自己的身家都掏得乾乾淨淨。

“我要你,告訴我這東西的來曆!”

蘇辰伸手一抓。

頓時有大片齒輪符文飛了出來。

這些符文,看似普通,可實際上卻充滿各種天地玄妙,大道神機。

“這……”

花王第一眼看到這些符文的時候,臉色是一愣。

然後是一片疑惑。

最後,變成錯愕、驚訝、無法置信。

“這……這怎麼可能?這東西怎麼會在你這裡?”

花王呼吸急促。

無比震驚的看著蘇辰。

“這不用你管,你隻要跟我說,這些齒輪符文,到底有什麼來頭?”

蘇辰臉色一沉,道。

此刻,花王的表現,已經說明瞭一切。

這些齒輪符文的來曆,絕對非同一般。

否則。

不可能讓這麼一尊見多識廣的器靈臉色大變。

“你小子,果真是天運眷顧之人,得到這麼寶貴的東西,卻不知道這東西的具體來曆。”

花王壓下心底的震驚,無比羨慕的看著蘇辰,道。

“說重點!”

蘇辰目光一冷,瞪了花王一眼。

“這東西,準確來說,應該叫‘多寶天符’!”

花王看到蘇辰一臉不耐煩之色,頓時不敢再賣關子,隻得老實道。

“多寶天符,來自於多寶道人!”

花王看到蘇辰目中流露出的疑惑,補充道。

“那是上古時代,一尊與‘巫神’齊名的古老存在!”

聞言。

蘇辰臉上露出陣陣思索之芒。

“多寶道人?跟‘巫神’齊名?那他最後去了哪裡?踏入星空了?”

蘇辰眉頭一揚,道。

“不知道,天地大變之時,此人就消失無蹤了,有傳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