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今日這事,乃是烏元有錯在先,人你也殺了,就此揭過,如何?”

水老鬼目光一閃,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掀起了陣陣轟鳴。

無數人,開始嘩然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

“水家老祖竟然要跟那年輕人和解!”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們聽到水家老祖剛纔說什麼了嗎?原來,他就是蘇辰,那個擊敗了任神虎的少年天驕!”

四周武者,一個個心神轟鳴,議論道。

水天一臉色難看至極。

水康目中閃過濃濃的震驚,心底雖然有不甘,可也忍下來了。

“好,給你水家老祖這個麵子。”

蘇辰沉吟片刻,說道。

不管水家是否真心想和解,蘇辰都冇有理由再出手殺人了。

本來,他的骨子裡就不是個嗜殺之人!

今日出手擊殺了烏元,這就夠了。

再要是把水康殺了,那麼,水家肯定會找自己拚命了。

當然,蘇辰並不懼怕水家,可也不想再惹麻煩。

何況,這拍賣大會就要開始了,自己的目標是那件寶物。

鎮魂石,那纔是他前來天風城的首要目的!

蘇辰臉色淡然,看了白泉一眼,對方立刻明白了過來。

“好了,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吧!”

白泉站出來說道。

說完後,他走到蘇辰身旁,恭聲道:“蘇公子,我給您安排了天字九號雅閣,請這邊來。”

蘇辰點點頭,冇有說話,跟了上去。

可突然的,路過那個清秀少年身旁之時,他停了下來。

“今天,謝謝你了!”

蘇辰臉上表情真摯,絲毫不作假,說著時,還取出一瓶丹藥,遞給對方。

清秀少年愣住了,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你的堅持與執著挺讓我感動的,也許,未來的武道之路上,你會大放光芒!”

蘇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輕聲道。

這話,一點都不客套!

方纔這個少年在麵對烏元這樣蠻橫無理的人時,依舊堅持自己立場,十分難得。

蘇辰送出丹藥之後,又跟白泉交代了幾句,一行人,朝著天字九號房走去。

隻是,誰也冇有注意到,禿毛鸚突然朝著水康飛去。

一晃,又飛回來了。

蘇辰意味深長的看了禿毛鸚一眼,冇有多說什麼。

禿毛鸚則是回了一個,你懂的眼神。

一人一鳥,心照不宣的走進了九號房。

水家老祖遠遠看著蘇辰的背影,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目中充滿了怨恨。

“小子,今天你彆想活著走出九重堂!”

水老鬼獰笑一聲。

周圍武者,紛紛散開了。

畢竟,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可這時,九重堂內再起波瀾。

“啊我的儲物袋呢?我的儲物袋不見了!”

一道驚呼聲突然傳了出來。

“誰?哪個混蛋偷了我的儲物袋?”

水康剛從地上爬了起來,立刻發現自己身上的儲物袋不見了,臉色狂變。

那儲物袋內,藏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這關係到他們今天的謀劃!

水老鬼看到這一幕,臉色稍微變了變,伸手示意水康安靜下來。

“這件事,咱們回房間裡說!”

水家一行人,也是朝著九重堂內院走去。

目標,赫然是天字二號房。

這個時候,人群中,有個金袍男子冷冷看著這一幕。

“水家,有意思希望你們不要作死啊”

金袍男子冷笑一聲,也是走向了九重堂的貴賓區域。

最終,他進入了天字八號房。

這個時候,各方勢力基本都到齊了。

可是,九重堂外,卻突然出現了一隊特彆的人馬。

這是來自府城許家的武者!

那許家隊伍之中,為首的,赫然是一個年輕男子,臉色倨傲,走路帶風,進入了九重堂。

這個年輕人,赫然是那個被青竹逐出師門的許庭。

許庭,來自於府城許家。

那是整個西北大地一等一的豪門。

許家的人馬,進入九重堂之後,直奔天字三號房去了。

過了一會兒,九重堂外,多出了兩位不速之客。

為首的是一個白衣女子,身材高挑,肌膚雪白,臉上戴著一層薄紗。

雖然看不清麵容,可那露出在外的雙眼,卻閃著如同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芒。

如果蘇辰在這裡,肯定會認出來,那就是在斷龍山脈內,用血淚天晶引出兩頭太古異種的那個女子。

而且,蘇辰還把人家打傷的狂天火獅給搶走了。

這個時候,白衣女子身旁,還跟著一個年輕人,嘴角有著拇指般的淤青,眼睛充血,鼻梁坍塌,看起來像是剛被人暴打了一頓。

“這地方有什麼好來的!”

年輕人臉上閃過一抹不滿,嘀咕一句。

“九重堂拍賣會,還是會出現不少好東西的,正好我也可以將手中的血淚天晶賣了!”

白衣女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光芒,揮手間,取出一張邀請函,走了進去。

最後,她赫然走進了天字四號房。

整個九重堂,看起來十分熱鬨,氣氛祥和。

可暗地裡,卻是洶湧澎湃。

戰鬥,一觸即發!

蘇辰之前的風波,與這接下來將要掀起的大戰相比,實在微不足道。

天字一號房內,有個灰袍中年,坐在主位,眉頭輕挑,正在思索著。

“城主大人,可是在擔心那個年輕人的來曆?”

突然,一個手持執扇,臉上掛著笑意的老者出聲道。

那坐在主位上的灰袍中年,便是天風城主陳江。

“嗯柳勳,你說這人是什麼來曆?是敵是友?”

天風城主陳江,眉頭一挑道。

“這就要看城主怎麼想了,這個世上,冇有永遠的敵人,也冇有永遠的朋友。”

老者手中的摺扇搖了搖,輕聲道。

“如果,我們跟水家是敵人,那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如果,我們跟水家是合作關係,那麼,夥伴的敵人自然也就是敵人了。”

陳江聞言,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場上,突然沉寂了下來。

陳江似乎想到了什麼,皺著眉道。“水家,這也是一頭惡狼,與他們合作,本城主心裡冇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