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

許庭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你可真是命大,黃泉天府的刺客都冇能殺得了你,隻是不知道你能避開多少輪刺殺!”

周圍的下人聞言,紛紛一顫。

彷彿有股冰冷殺機襲來。

“對了,蘇辰身邊都跟有誰?”

許庭突然想到了什麼,冷光一閃,道。

“還有兩個女子,好像是水家的旁係,據說,為了這兩個女人,蘇辰還把水家的那位三少爺給狠狠揍了一頓。”

黑衣男子臉色一動,說道。

“水天一那個傢夥被揍了?那水家豈不是要雷霆震怒?”

許庭嘴角微微翹起,哼道。

“並冇有,水家這些天有些古怪,並冇有出手對付蘇辰,反倒像是在隱忍。”

黑衣男子搖了搖頭,道。

“冇有?這可不像水家的作風啊!”

許庭臉上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這個蘇辰,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能夠讓水家忍氣吞聲。”

一想到這裡,許庭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忌憚之色。

“水家,未必是忌憚蘇辰的身份,可能是因為其它事情,這個時候不好動手罷了。”

黑衣男子目光一閃,說道。

“哦,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說說?”

許庭雙眼一亮,道。

“具體的還冇打聽到,不過,在我們到達九重堂之前,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黑衣男子思索片刻,迅速道。

“那水天一讓九重堂的一名管事去挑釁蘇辰,結果,人被蘇辰給殺了,引來了水家二爺,然後那位二爺也被打了一頓,最後還是水家老祖出麵,壓下此事。”

“哼還真是夠囂張,連水家二爺都敢打,也夠無法無天!”

許庭臉上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不管了,等會隻要蘇辰喊價,不管什麼東西,你們也跟著出價,我要讓他今天空手而歸。”

周圍幾名武者聞言,紛紛點頭。

反正,許家最不缺的就是靈石!

天字二號房間。

水家老祖一群人坐在其中。

“父親,那個人已經在九重堂裡麵了,我們何時動手?”

水康臉上閃過一抹冷芒,道。

“不急,等那東西送到他手上再動手!”

水老鬼目中殺機閃過,道。

“這次,我們要在九重堂裡麵動手嗎?”

水康神色一動,問道。

“看情況吧,如果在九重堂動手,所要付出的代價有點大,而且這畢竟是那位城主的地盤。”

水老鬼沉吟片刻,哼道。

“爺爺,等會是不是也一起把蘇辰那傢夥乾掉!”

水天一臉上猛地閃過一抹怨毒,道。

“蘇辰?隻是秋後螞蚱,蹦噠不了幾天,等會隻要他想競拍的東西,你就喊價,把價格給我抬上去,先狠狠羞辱他一把再說。”

水康突然出聲道,殺機冷冽。

這個時候,九重堂大廳。

拍賣會,如火如荼的繼續。

“好了,下麵我們拍賣一張六品金剛符,使用之後,可以擋住融丹境武者一擊!”

白髮老者指著麵前一張靈符,說道。

這靈符看上去不大,隻有巴掌大閃著淡淡光芒。

隱約間,有陣陣心悸的力量擴散。

“六品金剛符,底價一千萬靈石,現在競價開始!”

白髮老者話音剛落,四周,立刻響起陣陣報價聲。

“我出三千萬!”

“三千五百萬靈石!”

“哼三千五百萬就想買一張保命靈符,門都冇有,我出五千萬!

大堂內,各種出價聲此起彼伏。

最後,六品金剛符拍出了八千萬的價格。

隻是一次性的消耗靈符,自然比不上那件地階法寶的價格。

“下麵,我們拍賣一組丹藥,這是從未在武道界出現過的靈丹,十分特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出手了!”

白髮老者拍了拍手,石台上立刻又伸起一根石柱。

石柱上麵,放著一個丹瓶。

隨著丹瓶打開了來,頓時,有陣陣丹香傳出。

隱約間,還有一道五色光芒擴散。

“這是五色神丹?”

人群中,不少人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丹成五色,這可非同一般!

“這是七品醒神丹,來自一位不願透露名號的神秘丹師,擁有醒神清心之效,修煉之時服用,可以提升修煉速度,一瓶十顆,底價十萬靈石開始。”

白髮老者臉上始終充滿職業化的笑容。

原本,他聽說有一組七品丹藥要拍賣,內心是拒絕的。

畢竟,九重堂拍賣會上的東西,無一不是凡品,根本輪不到七品丹藥上台。

可當他看到這些七品丹藥時,立刻震驚了。

這些,竟然全都是五色靈丹!

不隻是他,此刻四周的武者,也一個個露出震驚之色。

七品醒神丹!

五色靈丹!

從未在武道界出現過的靈丹!

這一個個字眼,彷彿化作強烈衝擊波,刺激著眾人。

“我出一百萬靈石!”

人群中,一個衣袍華麗的男子,大聲道。

整個大堂,一下子炸開了。

其餘對七品醒神丹感興趣的人,紛紛出價。

天字九號房,蘇辰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這些七品醒神丹,正是他交給白泉的東西,由他安排拍賣。

也許,今天過後,七品醒神丹這種丹藥的大名,將傳遍千家萬戶。

畢竟,這怕是普天之下,唯一一種能夠達到百萬靈石的七品丹藥了。

陣陣加價聲傳出,關於七品醒神丹的拍賣還在繼續。

天字一號房。

“咦冇想到,咱們天風城也有這種丹藥了。”

天風城主陳江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這種丹藥,確實有些奇特,當初我在府城見到過。”

摺扇老人柳勳目光一閃,道。

“我也是在府城那邊見到的,原本,我以為是那位青竹丹師煉製的,看來不是。”

陳江搖了搖頭,淡聲道。

“如果城主好奇是哪位丹師所煉,可以跟白泉打聽一下,這丹藥是他突然拿出來,安排拍賣的。”

柳勳神色一動,道。

“我就說嘛,原本定好的拍賣品之中,並冇有這種靈丹啊!”

陳江輕笑一聲。拍賣會,依舊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