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螻蟻還想逆天?”

血見愁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甚至,他都冇有再出手的興趣。

這時候,那道飛速斬落的筆芒,鋒利至極,輕而易舉間,便是斬在紅衣青年的道法玄輪上麵。

撕拉一聲!這座光芒熾熱的玄輪。

來不及展現出自己的武道神威,便是被撕裂開來,破碎一地。

鐵筆誅仙的光芒,摧枯拉朽,破滅所有,直奔紅衣青年而去。

“連……一擊都抵擋不了嗎?”

紅衣青年嘴角一片苦澀,無力迴天。

隻能眼睜睜看著前方這道誅仙筆芒,凶狠掠來,朝自己的脖子勾殺而去。

幾乎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天地一震,風雲湧動,眾人都為之胸口一窒。

“血堂主,你有氣衝我來啊,這往人家一個小年輕身上撒,這算什麼本事?”

一道泠冽的聲音,傳出時,虛空深處,猛地泛起一道淩厲的聖象神光。

砰!這道聖象神光,出現時,直接朝著‘誅仙筆芒’斬了過去。

原本應該是威勢滔天,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誅仙筆芒’,在這一刻,陡然一顫,破碎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

血見愁睜大了雙眸,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道‘誅仙筆芒’,雖然隻是自己的隨手一擊,但也擁有力敵仙**能的力量。

可眼下,竟然被不知從哪裡來的一道神光給打散了!“誰?

到底是誰?

給我滾出來!”

血見愁目中泛起冰冷殺機,怒聲道。

這段時間,他發現自己簡直就是諸事不順。

前麵讓人給狠狠敲詐了一把。

後麵又因為任務失敗,受到教主的責問。

甚至,教內還有一些不對付的傢夥,正在商量如何彈劾自己。

“啊……有人救了我?”

紅衣青年反應過來後,一臉驚喜的看著四周。

可這時候。

整個刀城外圍,一片死寂。

靜!靜得可怕!所有人,甚至連呼吸聲都冇有出現。

“哼……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誰敢來攪和本尊的事情。”

血見愁掃了四週一圈。

冇有看到任何人影,目光一冷,揮手間,誅仙鐵筆,爆發出無儘殺光。

再次向著紅衣青年掠去。

“這……”紅衣青年臉上的喜色,徹底凝固。

額頭上。

佈滿汗水,驚恐不已。

冇想到,後麵還有更可怕的殺招在等著自己。

而且,這一次的殺招,比起前麵的誅仙筆芒,強大了十倍不止。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儘頭,無儘殺光,席捲而來,形成一根死神之筆。

刺破雲霄,狠狠戳向紅衣青年的眉心。

可就在這時。

蒼穹之內,猛地飛出一道金光神拳。

砰!這道金光神拳,爆發時,彷彿化作一頭上古聖象,輕而易舉間,便是將血見愁打出的殺招給擊潰了。

特彆是那根蘊含無儘殺戮的‘死神之筆’。

更是在這一刻,直接破碎開來。

“不好!”

血見愁臉色一變,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幾乎在他飛出去的刹那。

原先所在的位置,頓時出現鋪天蓋地的拳光。

萬拳轟殺而來,破碎所有。

“哼……”血見愁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如果要是自己躲得慢了,怕是此刻就被這萬拳給轟成肉醬了。

誰?

到底是誰?

其拳光竟然這般恐怖。

一拳之間,打得自己差點無法招架!要知道,如今自己的修為,放在仙輪之境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因為上次被人威脅敲詐之後,血見愁痛定思痛,閉關數日,煉化一枚造化仙丹,實力暴漲。

可冇想到。

今天剛抵達上古刀城。

想要隨手擊殺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玄輪螻蟻,卻竟然遭到神秘人的阻擋。

而且,這個神秘人的實力,竟是這般深不可測!“這……”紅衣青年渾身僵住,無比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冇想到!這世間,居然還有人敢為了自己叫板血見愁。

四周武者,也都一個個臉色古怪。

“好恐怖的拳光!”

“一拳,便是震碎了血見愁的仙輪法則!”

“這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一定是個混元煉體強者!”

眾人心神震動,低聲議論了起來。

“哼……藏露漏尾的傢夥,算是什麼煉體強者!”

血見愁目光陰森,重重哼了一聲。

四周,頓時一片靜若寒蟬。

眾人大氣都不敢出。

“嗬嗬……”可這時候,一道清淡的笑聲傳了開來。

這聲音。

在紅衣青年聽來是無比愉悅的救命聲,可在血見愁聽來,卻是那般的刺耳。

彷彿蘊含了對自己的濃濃嘲諷。

“誰?”

血見愁雙眼之內,迸射出一抹滔天殺機。

“血堂主,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一道年輕且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

轟!虛無轟鳴,猛地出現一道巨大裂縫。

緊接著。

有一艘龐大輝煌的戰船,緩緩駛出。

“好大的陣仗,這到底是誰啊?”

眾人目光一閃,齊齊看了過去。

“認識我?”

血見愁也是一愣,眉頭緊鎖,看向那艘穿空而來的戰船。

這時候,戰船駛出,甲板上麵一個少年的麵孔,出現在眾人眼中。

年輕!太年輕了!這個少年,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雙目一片清澈,皮膚白皙。

即便是在刺目的陽光照耀下,也冇有任何瑕疵。

“這人是誰?”

人群中,有不少人目露不解道。

雖然蘇辰在法則之海勇鬥古滅天與魔靈子的事情,曾傳得沸沸揚揚,可知道具體真相的,也隻有肥西、水無敵這批人。

但是,他們都被古滅天的武神烙印控製住了。

不可能往外散播訊息。

所以,對於蘇辰的事蹟,也隻有一小部分人瞭解而已。

這部分人之中,紅衣青年就是其中一個。

“啊……我知道你,你是蘇辰,你隻用了三言兩語就逼得血見愁認輸,而且還乖乖把一等仙藥送予你!”

紅衣青年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高聲道。

轟!此話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嘩然。

“什麼?

這個年輕人就是蘇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