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3章

火屠真君

另一邊。

戰船上麵。

烈明鏡與火刹三兄弟,看到這一幕,心底一陣草泥馬飛奔而過。

“我去,這也太能演了吧!”

烈明鏡一陣嘀咕。

誰知,接下來蘇辰的一句話,更是讓他們臉色一變。

“實話實說,很好,我喜歡!”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等會你就到我的戰船上麵待著,我保證冇人能夠動得了你!”

話音一落,紅衣青年神色大喜。

“謝謝蘇公子!”

紅衣青年一陣興奮,冇有任何猶豫,轉身間,飛向戰神之舟。

雖然蘇辰剛纔說的是‘等會’。

可他一刻都不想等了!

這個地方太危險了。

兩尊大佬,雖然彼此心平氣和的說話,可實際上,句句暗藏殺機。

稍有不對,大戰爆發。

自己這小身子板,一個躲閃不及,便會被碾壓成飛灰啊!

紅衣青年是開心了。

可烈明鏡與火刹三兄弟,卻是臉色有些低沉。

這情況不妙啊!

很明顯。

這個紅衣青年說話好聽,甚得蘇辰喜歡。

這明顯是要來爭寵的啊!

烈明鏡與火刹三兄弟心底頓時露出濃濃危機。

“不行,我必須做得更好!”

烈明鏡咬了咬牙,暗聲道。

關於戰船上大夥的心思,蘇辰一點都不在意。

如今的他,實力絲毫不在仙**能之下,完全可以隨性為之。

而且,他也不怕這個紅衣青年有什麼歹心。

因為自己擁有鎮壓一切禍亂的絕對實力。

任你陰謀詭計再多,也敵不過老子一個拳頭捶爆你!

“血堂主,您也聽到了。”

蘇辰一臉戲謔的看著血見愁,道。

“大家都說我是好人!我是讀書人!我是不會乾齷齪事情的!”

聞言,血見愁臉皮一陣抽搐。

冇想到,蘇辰竟然會無恥到這種程度。

剛纔明明就是那個紅衣青年為了保命,極其不要臉的一番阿諛奉承,可蘇辰居然當真了。

而且還來自己麵前一陣炫耀。

“嗬嗬……”

血見愁發現在嘴角上麵鬥不過蘇辰,眼珠子一轉,隻能把心思放到其它方麵上了。

至於動手,那是不可能動手的了。

吃一塹長一智!

能夠用嘴解決的事情,那就不要動手!

“有了!”

血見愁看著前方散發出淩厲殺機的刀氣屏障,頓時,有一計湧上心頭。

不過,在他話剛要說出口之時。

轟隆一聲!

上古刀城的時空屏障,一陣搖晃。

突然,一道熾熱的火光落下,直接焚燒起來。

嘩!

整個天空,頓時變成火紅色。

像殘血的夕陽,一片淒美。

“什麼?是他來了!”

血見愁臉色變幻了一下,收起自己心底那點算計,目光凝重的看著燒得通紅的天空。

“有點意思,這能夠活到最後的傢夥都很不一般啊!”

蘇辰雙眼一縮,輕喃一聲。

轟隆隆聲傳出。

長空萬裡。

無儘火雲凝聚到一起,化作一道沖天光柱。

那熾熱火柱之中。

有個光頭大漢踏空而來。

“什麼?這是那位獨創了天火煉獄的‘火屠真君’?”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緊接著。

無數人倒吸口冷氣。

這不是大家太容易震驚。

而是因為‘火屠真君’的名氣太大了!

此人,雖然冇有加入任何一個勢力,可各大帝國的頂尖勢力,都對他敬畏三分。

因為此人曾跟一尊大帝賭鬥過。

三招不敗!

雖然那尊大帝,隻是剛經曆‘風火劫’的帝境一重,可也比起轉輪三境要恐怖得多。

即便是實力再強的半帝,麵對‘風火劫’的大帝,也完全冇有任何勝算。

‘火屠真君’能夠在那尊大帝手中,撐過三招不敗,足見其底蘊之深厚。

最重要的是那場賭鬥過後。

古初之地的一位至尊,曾有斷言:不出一年,‘火屠真君’必成大帝!

這纔是最讓人心神震動的地方。

‘火屠真君’成就大帝一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他們麵對‘火屠真君’的時候,近乎等同於對上一尊大帝。

眾人臉上充滿了恭敬。

“拜見‘火屠真君’!”

不少人開始朝著光頭大漢行禮。

“嗯!”

光頭大漢輕輕嗯哼一聲,麵無表情,掃了眾人一圈。

最後目光落在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

“哼……一座存在數十萬年的刀陣,居然能夠讓這麼多人束手無策?究竟是你們太無能,還是這座刀陣蘊含大玄妙?”

火屠真君眉頭一挑,嘴角充滿了不屑。

砰!

隻見,他右手一握,青筋暴起,凝聚出一隻萬古火拳。

轟隆隆聲傳出。

萬古火拳,融合了無儘仙輪法則,強橫至極,呼嘯間,狠狠轟向刀氣光幕。

“什麼?這是‘炎皇巨神拳’!”

人群中,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驚呼一聲。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火屠真君的這一拳,打出時,天地儘頭,當真凝聚成一尊古老的炎皇,氣勢睥睨八方,鎮壓一切。

“炎皇巨神拳!”

“果然,外界的傳言是真的,火屠真君得到了上古炎皇的傳承!”

“炎皇啊……那是開天辟地級的古老人物,得到他的傳承,那就不隻是成就大帝這麼簡單,很有可能踏出那一步,衝擊星空聖位啊!”

“哈哈,看來咱們今天進入上古刀城有望了!”

“冇錯,火屠真君一定能破開通天之刀的阻擋,成功打開刀城屏障,讓大家都有機會進入其中。”

……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期待之色,議論道。

“炎皇巨神拳……果然名不虛傳,看來,今天可以順利進入上古刀城了!”

血見愁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不隻是他,還有戰神之舟上麵的烈明鏡等人,都認為火屠真君這一擊能夠破開刀城屏障。

唯有一人。

始終冷靜的看著這一幕

蘇辰沉默片刻,搖頭道:“未必!”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不少人的矚目。

甚至是楚香香等人,也都一臉詢問的看著蘇辰。

至於四周武者,雖然心有疑惑與不滿,可懾於蘇辰的威勢,倒也不好說什麼。

“你們懷疑什麼?蘇公子說的就是真理!”

“一切事情的真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