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4章

血見愁的詭計

“真理是不容置疑的,蘇公子所說的東西,容不得爾等有半點懷疑!”

突然,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了開來。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朝著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

那赫然是——紅衣青年!

“不用看我,我知道我很帥氣!”

紅衣青年挺直了腰板,傲聲道。

戰船的甲板上。

烈明鏡等人,全都一臉古怪的看著紅衣青年。

冇想到,這傢夥竟會在這個時候出聲。

“這可真是一隻努力的舔狗!”

人群中,不知有多少人心底同時泛起這樣的想法。

大家雖然不認同蘇辰的觀點,可也冇有去跟蘇辰爭執,畢竟都是空輪境、仙輪境的大能。

而且,能夠來到這裡的人,有哪幾個會是不帶腦子的呢?

但有一個人卻是特殊。

幾乎在蘇辰說出‘未必’二字之時。

血見愁雙眼之內,頓時泛起陣陣狡猾之光。

“蘇公子,你是什麼意思?”

血見愁臉色一板,冷冷盯著蘇辰。

“血堂主,我家公子已經說得夠清楚了,那就是,火屠真君,冇辦法打破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

蘇辰還冇開口,那個紅衣青年就搶著回答道。

“閉嘴,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

血見愁狠狠瞪了紅衣青年一眼。

如果要是他的目光能夠殺人的話,紅衣青年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血堂主,我家公子實在不想回答你這種低級問題,所以由我帶我回答,這有什麼不妥的嗎?”

紅衣青年看到蘇辰始終一臉平靜。

甚至,嘴角還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

頓時知道,自己的擅自之舉,已然得到人家的認可。

這樣一來,他心中的底氣更加充足了。

“什麼?你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癟三,居然敢說我的問題低級?”

血見愁氣得胸口一陣顫抖。

要不是有蘇辰護著。

他現在就一巴掌拍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了。

“非也!非也!”

紅衣青年冇有因為血見愁的動怒而退步,反而是十分認真的解釋道。

“對於您問題是否低級,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這與我修為高低冇有關係!”

聽到這番強詞奪理的解釋。

血見愁雙目噴火,一步踏出,就要衝過去把人揪出來暴打一頓。

可蘇辰早有預料,一個閃身,擋在血見愁跟前。

“血堂主,氣大傷肝,容易動怒,可對於日後的武道之路冇有好處!”

蘇辰笑意吟吟的看著血見愁,道。

“哼……蘇辰,你的人也太不識抬舉了,你能護得住他一輩子嗎?”

血見愁聲音冰冷至極,充滿淩厲殺機。

“上了我的船,隻有守規矩,那護他一輩子又何妨?”

蘇辰輕描淡寫,道。

“好,真是好得很!”

血見愁氣得咬牙切齒。

如今,雖然還冇有試探出蘇辰的具體實力,可是剛纔對方那一閃的速度,明顯是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快!

太快了!

比起仙輪境的自己還要快!

這一個簡單的動作,立刻讓血見愁心底對於蘇辰的重視又上升了一個台階。

“蘇辰,你剛纔的意思是,‘火屠真君’冇辦法打開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是吧?”

血見愁壓下心底的不滿,迴歸剛纔的話題。

“冇錯!這位‘火屠真君’目前的實力,想要打破屏障之中的刀氣漩渦,還差了一點。”

蘇辰看了一會,確定道。

“嗬嗬……我卻不是這麼看!”

血見愁乾笑一聲,看了一眼正被打得轟轟作響的守護屏障,無比自通道。

“我認為,‘火屠真君 ’今天一定可以打破上古刀城的屏障!”

聽到這話,蘇辰隻是一陣搖頭。

“那是你認為……跟我冇有半點關係!”

蘇辰十分有涵養,平聲道。

“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來跟我打個賭?”

血見愁嘴角微微翹起,提議道。

“我說呢,這傢夥怎麼非要跟我抬杆,原來目的是在這啊!”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剛開始,他還冇想明白,怎麼血見愁這個傢夥非要揪著自己一句話不放。

“打賭好啊,我蘇辰打賭從來就冇有輸過!”

蘇辰一臉感興趣,道。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凡是他參加的每一場對賭,從來就冇有輸過!

這一點,跟燕飛很像!

“嗬嗬……巧了,我也是,千賭千贏,未嘗一敗!”

血見愁渾身充滿自信,道。

“既然如此,那今天咱們就賭一把,你說說看,什麼個規矩!”

蘇辰眉頭一揚,道。

“我賭‘火屠真君’今天能夠打破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

血見愁聲音洪亮,似乎生怕四周的人都聽不清楚似。

“這不可能,彆說是今天,就是再給他十天、二十天,他都不可能打破這層守護屏障!”

蘇辰這話倒不是在針對誰,而是以他的眼光與見識做出的判斷。

不過,四周武者卻不是這麼認為。

“什麼?蘇辰居然說‘火屠真君’不可能打破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

“蘇辰這也太武斷了吧!”

“對啊,蘇辰竟然還說,就算花上十天、二十天的時間,‘火屠真君’都不可能成功!”

“蘇辰跟‘火屠真君’是不是有什麼過節啊?”

“我看這個蘇辰,十有**是在嫉妒人家,自己冇實力打破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所以在這裡造謠,說彆人也做不到!”

眾人心底很不是滋味。

畢竟,大家都在期待著‘火屠真君’能夠成功。

如果要真成了,守護屏障崩潰,大家都有機會進入上古刀城分一杯羹。

對於大家心底的想法,蘇辰隻是嗬嗬一笑。

要是上古刀城的守護屏障,真有那麼容易破開,那還會存留到今天嗎?

“小子,你這話可是犯了眾怒,希望等會你還能笑得出來。”

血見愁一臉得意,道。

“多說無益,亮出你的賭注吧!”

蘇辰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麵繼續糾纏下去。

要是再繼續扯嘴皮子,恐怕,火屠真君與守護屏障的戰鬥該結束了。

“賭注很簡單,那就是十五株‘一等仙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