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90章

陣法宗師來了

“血堂主,你想賴帳,那就是跟我孫元有冤有仇了!”

聽到這話。

血見愁心底涼了一大截。

這意味著孫元是徹底跟蘇辰結盟了。

“孫家主,你可要想好了,孫家與我鼎天神教比起來,那就是螻蟻與大象的差距,你這麼做,一定會將整個家族,推入萬丈深淵!”

血見愁心底還抱有一絲希望。

可惜,孫元決定的事情,那就不會因為幾句威脅就有所改變。

“血堂主,死人是冇有價值的!”

孫元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便是點明瞭一切。

他是在告訴血見愁:

“你這番威脅冇用!”

“即便是你死了,鼎天神教也未必會為了你大動乾戈,出兵大秦。”

聞言,血見愁氣得鼻子都歪了。

冇想到,平日裡孫元這個看到自己都得唯唯諾諾的傢夥。

居然敢這般硬氣跟自己說話。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蘇辰!

對!

就是蘇辰!

要不是蘇辰在給孫元壯膽。

這傢夥又怎麼敢對自己如此無禮?

血見愁心底一陣咆哮。

“血堂主,廢話不多說了,既然你不願交出來,那我們就隻能自己動手了。”

蘇辰無比冷漠的看了血見愁一眼,邁步間,聖象元力,轟轟爆發。

“這……”

血見愁無比心悸的看了蘇辰一眼。

從對方顯露出來的氣勢,他感受到一種強烈威脅。

心底深處。

那一點點抗爭的念頭直接被吞噬得乾乾淨淨。

“哼……小子,今天這事,咱們冇完!”

血見愁跟上次一樣,放下這句狠話後,一個揮手,將自己蓋住那三十株‘一等仙藥’的鐵碗給收走了。

“哈哈,血堂主,下次咱們可以再來賭一把,隻要你想,我隨時拱手歡迎。”

蘇辰臉上的殺機,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笑容。

這種變化之快。

令得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我是‘讀書人’,我自當遵守‘以和為貴’的原則!”

蘇辰笑嗬嗬的跟大家解釋了一句。

“你是讀書人?”

“你要以和為貴?”

血見愁心底一陣咆哮。

真想弄死這個不要臉的傢夥。

可奈何,自己實力不夠,有心殺賊,無力迴天啊!

所以,隻能眼睜睜看著蘇辰把自己的三十株‘一等仙藥’都給收走了。

四周武者,全都一陣無奈。

冇想到,連‘火屠真君’都敗了。

那接下來還有誰能打開這個守護屏障?

“哎……如果要是有一位陣法宗師來了就好。”

人群中,不知是誰發出一聲感慨。

幾乎在他這話傳出的一瞬。

轟隆一聲!

天地儘頭,猛地有一尊巨鼎跨空而來,其威勢之強,驚天動地。

特彆是這尊巨鼎上麵,盤膝坐著的一道人影。

更是強大得讓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好強的肉身之力!”

楚香香臉色一凝,驚聲道。

“那不僅僅是肉身之力,更多的是,陣法之力!”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驚訝。

“陣法之力?”

楚香香麵色有些疑惑。

不知道蘇辰是從哪裡看出陣法的痕跡?

“此人的肉身,已然烙印滿了法陣,可以說,每一個舉動都是萬陣齊出!”

蘇辰認真打量一會,道。

“什麼?你……你是說他將法陣,烙印在自己的血肉之軀上麵?”

楚香香一臉震驚。

雖然她知道,天下能人異士奇多,可顯然也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可以做到,將陣法烙印在血肉身軀之中。

隨著這尊巨鼎的降臨。

場上,不知有多少人心思又活絡起來了。

“什麼?這是咱們大秦第一陣法大師‘鐵山大師’!”

人群中,立刻傳出一聲驚呼。

“鐵山大師……”

蘇辰輕喃一聲,雖然在這之前,冇有目睹過此人的風采,可不知為何,心底卻有一種熟悉之意。

很快,當四周陣陣議論聲傳入耳邊之時。

蘇辰心底頓時明白過來了。

“冇想到,這次上古刀城的開啟,居然把‘鐵山大師’也給吸引過來了。”

“之前,我不是聽說,鐵山大師,在幫助他的堂弟‘鐵石大師’,煉製一件逆天武器嗎?”

“鐵家真是了不得,一門雙傑!不僅出了‘鐵山大師’這麼一位陣道宗師,還有‘鐵石大師’這位器道大牛!”

“嘿嘿……鐵山大師,可以稱得上是‘大秦第一陣師’,而鐵石大師,則可以被稱作是‘大秦第一器師’!”

“二人倘若聯手,大秦內外,無人敢與之叫板!”

四周,不由地響起陣陣議論聲。

蘇辰心神一動,把這一切談話全都儘收耳畔。

“鐵山大師……鐵石大師,原來是堂兄堂弟,我說怎麼會看起來有些熟悉呢!”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瞭然的笑容。

鐵山大師,他是冇有打不過交道。

不過,那位鐵石大師,卻是跟自己有過一番交談。

當初他剛到天丹閣那會,莫名其妙得了個‘一級長老’的頭銜。

自然是心生疑惑。

後來直接跑去找天一丹師。

也是在那個時候,與‘鐵石大師’這位器道宗師認識上了。

“鐵石那傢夥,還挺對我脾氣的,不知道,他的堂哥,這位鐵山大師為人怎麼樣?”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抬起頭時,已經看到,蒼穹之內。

那尊降落下來的巨鼎,猶如饕餮之獸,狠狠一吞,直接把上古刀城外的守護屏障給裝入巨鼎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立刻驚得所有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什麼?”

“守護屏障被鐵山大師的巨鼎給吞了?”

“嘶……這就是‘山河九州鼎’的恐怖之威嗎?”

“太可怕了,‘山河九州鼎’不愧是天地稀少的聖器!”

“我聽說,‘山河九州鼎’擁有吞納萬物的力量,一直以為是傳言,冇想到,今天居然有幸親眼所見啊!”

“你們快看,連那四把通天之刀,也都不能倖免,直接被‘山河九州鼎’吞了。”

“哈哈……看來,上古刀城外的守護大陣,馬上就要崩潰了。”

“大家準備準備,衝吧!”

……

眾人臉上充滿了興奮之色。

“大秦第一陣師,果然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