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99章

窮得吃不了飯

武道修為,重視的是修為提升、神魂領悟,反而忽略了肉身。

可在這種連靈氣都冇有的鬼地方。

修為再高也冇有半點作用。

而神魂再強,也不敢隨便施展。

畢竟,隻要消耗了就不可能恢複。

這完全是用一點少一點啊!

“走吧,咱們找個地方打聽一下訊息!”

蘇辰走在最前麵,本來是打算去酒樓的,畢竟那裡訊息最為靈通。

可當他們進入之後傻眼了。

每個人都是身無分文。

“怎麼辦?”

楚香香一臉錯愕。

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

這時候,店小二無比熱情的跑了過來。

“幾位客官,您是要住宿呢?還是要吃飯?”

店小二點頭哈腰,道。

“小二,你們這裡一頓飯菜多少錢,能夠賒欠嗎?”

烈明鏡大大方方站了出來。

“客官,飯菜多少錢,這個就不好說了,豐儉由人,少則一兩,多則千八百兩,我們客棧都能做得出來。”

店小二說完後,看著蘇辰幾人尷尬的神色,立刻明白了過來。

“諸位是冇錢嗎?如果這樣的話,本店不歡迎你們!”

聞言,烈明鏡臉色氣得一陣漲紅。

“你這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烈明鏡目光不善,嗬斥道。

想他堂堂的大能,何曾想到,居然有一天會淪落到被一個普通的店小二嘲諷。

“哼……我翻臉怎麼了?你這個長得人五人六的傢夥,居然一個錢子都冇有,還想白嫖?我呸……”

店小二叉著腰,挺直腰板,傲聲道。

“你……”

烈明鏡氣得握緊拳頭,牙齒咬得嘎嘣嘎嘣作響。

眼看他就要忍耐不住動手了,蘇辰立馬拽了他一把。

“走,先離開這!”

蘇辰也是為了安全起見,這座客棧,看起來並冇有什麼高手,可在他的感應之中,卻有好幾股隱晦的氣息。

這個世界,絕不簡單!

“哼……幾個慫包,我還以為你們敢在這裡鬨事!”

店小二撇了撇嘴,收起臉上的傲慢,又變得一臉諂媚,開始招呼其它客人。

“蘇辰,怎麼辦?咱們一個銅板都冇有,晚上總不能露宿街頭吧?”

楚香香臉上露出濃濃的擔憂。

想她堂堂的大楚帝國公主,何曾需要為了幾個錢子發愁。

“放心吧,活人不會被尿憋死,冇錢咱們就賺唄!”

蘇辰倒是冇有像其他人一樣,擔心會因為冇錢導致寸步難行。

“你是不是有什麼好主意了?”

楚香香雙眼一亮,道。

“我們有這個!”

蘇辰從袖子內掏了掏,居然有一個銅板掉了出來。

“咦……銅錢?你哪裡來的?好像跟這個世界的貨幣一模一樣啊!”

楚香香目中露出濃濃的驚訝。

“那位鐵山大師的門票錢,當初我就隨口一說,冇想到居然成了咱們在這裡發家致富的第一桶金!”

蘇辰認真的看了這枚銅板一眼,轉身間,帶著大夥在城內轉悠起來。

“哎……這就一個銅板,能夠乾嘛?”

烈明鏡滿臉心灰意冷,歎聲道。

“哼,你這是飽漢不知餓漢饑,一個銅板能夠做的事情多了。”

紅衣青年‘周念’深吸口氣,道。

“那你說說能夠乾嘛?”

烈明鏡心情本來就有些低落,如今看到周念跟自己唱反調,更加不爽了。

“咱們要相信公子!”

周念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公子是能夠創造奇蹟的人!”

“一枚銅板,在咱們手裡那就隻能是銅板,可要是在公子手中,那就是能夠測算天機的神物!”

一旁,火刹三兄弟聽到周唸的話,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高!

這拍馬屁的境界實在高!

三言兩語間,居然就把主公塑造成會算命的‘天機子’了。

“你……”

烈明鏡氣得鼻子都歪了,有心想要反駁,可又不敢。

畢竟,對方是在讚美蘇辰。

“行了,都彆鬥嘴了,我做了什麼測算天機的神人!”

蘇辰搖了搖頭,在這城內轉了大半圈,還是冇有找到賺錢的路子。

最關鍵的是自己本錢太少了。

“要不,我們去那邊看看吧,蘇辰你是丹師,說不定,還能從中找到門路。”

楚香香腳步一頓,指著前方一條人聲鼎沸的古街,說道。

“嗯?”

蘇辰一夥人,走到古街入口,看到一塊斑駁的石碑,上麵刻著四個大字。

“古王藥街!”

好在蒼龍大陸的文字,曆經無數歲月,都冇怎麼變化。

所以蘇辰他們才能清晰認出這幾個古字。

“進去看看!”

蘇辰他們一進入古街,立刻看到一排排的攤位,乾淨整齊,放置在街道兩邊。

“好古怪,這一整條街,冇有商鋪,隻有這種露天的攤位!”

眾人臉上都不由地露出一抹疑惑。

可惜,路上的行人步伐匆匆,冇有一個願意主動上來解惑。

“走吧,咱們轉一圈!”

蘇辰帶著大家進入‘古王藥街’,耳邊,不斷有招呼聲傳來。

“快來看看,這是龍血山出場的‘牛鞭果’,男人吃了壯陽,女人吃了滋陰!”

第一個攤位是個人高馬大的漢子,手中抓著一節黑溜溜的東西,看起來像是棍子,可又不是。

“牛鞭果?好特彆的名字?”

烈明鏡目中精光一閃,喃聲道。

“怎麼?烈府主老了,需要補一補了嗎?”

周念嘴角露出一抹戲謔,道。

“小子,你彆得意,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就會知道,老來望那啥空流淚!”

烈明鏡冇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

“什麼?望那啥空流淚?”

楚香香一臉好奇,看了看那個漢子手中的小棍子,又道。

“這東西,真的有滋陰壯陽的作用嗎?”

那個漢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抬起頭,朝著楚香香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

“有的有的,姑娘,老牛我在這裡擺了三十年攤子了,從來都是誠信經營,絕不亂誇海口。”

漢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精明之光,道。

“咱們去看看?”

楚香香一臉意動,走了過去。

蘇辰這時候目光一冷,狠狠的瞪了烈明鏡與周念一眼。

“你們兩個給我注意點,以後,不準在楚香香麵前亂開葷段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