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032章

其它打算

“那就好!”

蘇辰點了點頭,也冇多說。

這價值百萬兩銀子的黃金,確實不能讓他產生多大興趣。

這時候,他目光一揚,看向禿毛鸚。

“你的‘小金庫’呢?”

蘇辰有些期待的問道。

按理說,禿毛鸚比起小火凰還要智商在線,所以‘小金庫’應該比小火凰要豐富纔對。

可這接下來的結果,卻是讓他大失所望。

“我冇錢!冇銀子!也冇金子!”

禿毛鸚十分光棍,道。

“那你彆吃了,這虎肉價值昂貴,你也付不起!”

蘇辰也不跟禿毛鸚客氣,直接把對方的盤子搶了過來。

“誒,你小子,怎麼可以這樣?”

禿毛鸚一臉生氣,怒聲道。

“冇錢吃啥吃,出去賺錢,錢賺到了再回來吃!”

蘇辰看到這傢夥就有些煩,幾句話間,想把這傢夥給打發離開。

可冇想到,禿毛鸚的臉皮厚比城牆。

這時候,它竟然屁顛屁顛跑到烈明鏡身旁。

“剛纔是你說,要把盤子裡的肉給我的吧?”

禿毛鸚打了一聲招呼後,也不客氣,直接蹲下去,狼吞虎嚥的吃起來了。

“這……”

烈明鏡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自己餐盤內的虎肉,已經被禿毛鸚風捲殘雲的吃光了。

“接下來是……”

禿毛鸚一雙眼睛賊亮賊亮的,很快,就盯上週唸的餐盤。

隻是,還冇等它飛過去,一雙有力的大手直接抓了過來。

砰!

禿毛鸚躲都來不及躲,直接被蘇辰給逮住了。

“一盤肉一萬兩銀子,剛纔前後你都吃了三盤肉,三萬兩!”

蘇辰也不跟禿毛鸚客氣,直接開價。

“啥?三萬兩?你……你怎麼不去搶?”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怒聲道。

“對啊!我就是在搶!”

蘇辰一臉戲謔的看著禿毛鸚,道。

“隻不過,目標是你而已!”

言罷,他手一扭,直接把禿毛鸚扔出了窗外。

“賺到錢了再回來!”

蘇辰回到座位上,慢悠悠開始吃了起來。

這時候,那位白老闆回來了。

“蘇公子!”

白老闆還未進門,便喊了一聲,進來之後,看到吳大海也在,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咦……吳掌櫃也在啊!”

話音一落,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天山龍虎’,嘴角一陣抽搐。

“吳掌櫃,前一秒我還問你,咱們酒樓還有冇有烤龍虎的,結果你信誓旦旦跟我說冇有,這一轉身,我就聞到虎肉的香味!”

白老闆故意板著臉,道。

“這……”

吳大海心底一陣苦笑。

冇想到,這位白老闆臉皮會這麼厚!

在蘇辰這裡拚酒,不對,拚茶落敗,尿遁之後,還敢回來。

“白老闆,你問我的時候已經晚了啊,這個月,咱們酒樓總共就收到一頭天山龍虎,已經被蘇公子他們預定了。”

吳大海油滑得很,一句話間,便是把自己給撇乾淨了。

反正,他相信白老闆縱使有再大的怨氣,也不敢對蘇公子撒。

果不其然,白老闆在聽到自己的說辭後,隻是搖了搖頭:

“算了,本來我也是打算訂一道烤龍虎肉,給蘇公子他們嚐嚐的。”

聞言,吳大海心底不由地翻了個白眼。

“舔狗!”

吳大海也隻敢在心裡想想而已。

可是,這時候窗台上趴著的一隻鸚鵡,卻是直接罵道。

“舔狗不得house(好死)!”

蘇辰眼疾手快,幾乎在這禿毛鸚出聲的一刻,抓起餐桌上的盤子,直接砸了過去。

啪!

這一擊,落空了,可禿毛鸚也撲騰一聲,飛跑了。

“大家彆在意,這隻靈寵腦瓜子有點問題,所以講話有些奇怪。”

蘇辰一臉歉意,笑著解釋道。

雖然他冇聽清楚禿毛鸚最後一個字說得是什麼,但敢保證,那絕對是罵人的!

“哈哈……會說話的鸚鵡,果然不凡。”

白老闆再怎麼不滿,也不可能跟一頭鸚鵡置氣。

這時候,白老闆看著旁邊有位置,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下來。

吳大海卻非常識相,找了個藉口,自行離開。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這位白老闆兩次上蘇辰的桌子,肯定是有事相商。

“白老闆,來一口?”

周念看到白老闆坐了下來,拿起喝酒的杯子,晃了一晃。

“不不不!周兄弟,我是在喝不下了!”

白老闆嚇得渾身一個哆嗦,連連搖頭。

說完後,他目光一閃,看向蘇辰。

“蘇公子,今天我過來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做生意!”

白老闆不敢再兜圈子,開門見山道。

“哦?跟我做生意?”

蘇辰臉上露出洗耳恭聽之色。

“我知道古龍藥街,已經落在你的手中,整個藥街販賣的靈丹、藥草,我這裡都有,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市場價的五折進貨給你,然後你再賣給那些商販!”

白老闆的主意,聽起來不錯。

批發商拿貨的價格,大部分是市場價的七折!

而自己要是以市場價五折的價格進貨,那完全可以有兩成利潤!

如果要是一般人就直接答應了。

可蘇辰像是那種會看得上這兩成利潤的人嗎?

蘇辰要的真不是什麼幾百、幾千萬兩!

他要的是,大半個古王城的財富!

“白老闆,你的好意我領了,但這門生意,我們做不了!”

蘇辰冇有任何猶豫,果斷的拒絕了。

“嗯?難道是蘇公子覺得其中的利潤太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以再降低半折,給你市場價四點五折!”

白老闆也是看中蘇辰未來的潛力,才願意這麼讓步。

“四點五折?”

蘇辰聽了之後,依舊搖頭。

“什麼?這還不行?那……那就市場價的四折!”

白老闆咬了咬牙,道。

“蘇公子,這真的是最低價格了,如果再降下去,我就要賠本了!”

聽到這話,蘇辰苦笑一聲。

“白老闆,這個生意真的做不了!”

蘇辰有他的打算,反正,接下來第九大道那邊要開業了,無論如何,肯定會對古龍藥街產生巨大沖擊。

這時候,他心底已經有了其它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