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4章

人生百態

“大爺,接好,這是你的‘幸運之錘’!”

老牛把餘下的錢遞過去後,奉上錘子一把。

不過,這位古大爺卻冇有接,而是一臉遊戲人間道:

“老牛,你把幫我砸吧!”

聞言,老牛苦笑一聲。

“大爺,真不是我不願幫您,而是蘇公子交代了,為保證公平公正,這裡的所有工作人員,都不得幫顧客砸金蛋。”

老牛一臉歉意,搖頭道。

“哦?你們那位蘇公子想得還挺周到的。”

古大爺聽完解釋後,也冇生氣,直接拿起錘子。

從頭到尾。

一個個敲了過去。

前麵兩百個金蛋,全都隻是聽到一聲響。

什麼獎品都冇有。

可到了三百個金蛋後,陸續有獎品出現了。

一個禮盒!

兩個禮盒!

三個禮盒!

最後,這位老爺子砸完所有金蛋後,收穫了三個禮盒。

不過,從始至終,古大爺的臉色都冇有任何變化。

彷彿隻把砸金蛋當作是一場遊戲。

“呼……累死我了,人老啦,不中用,隻是敲那麼幾下就累得不行。”

古大爺叉著腰,大口喘氣道。

“大爺,您可厲害著呢,這要是換作一個年輕人,砸完這五百個金蛋,估計比您還要喘。”

老牛不著痕跡的捧了古大爺一把。

同時,還讓人把禮盒收拾好,放在木盤裡麵,端了上來。

“大爺,您總共中了三件獎品,要打開看看嗎?”

老牛一臉客氣,道。

“打開吧!”

古大爺麵色波瀾不驚,道。

很快,三個禮盒依次拆開了來。

藥街聯名購物卡!

霸王酒樓消費券一張!

藥街聯名購物卡!

人群中,不少人都是無比眼紅的看著這三件獎品。

特彆是張二水,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這三件獎品,都是從最後麵的兩百個金蛋裡麵砸出來的。

這些金蛋,完全就是自己上次砸剩下的金蛋啊!

要是剛纔自己能夠堅持繼續砸下去,那這三件獎品就是自己的了!

不甘心!

張二水臉上充滿了不甘!

“啊……我就知道,我今天運氣會很好的,剛纔我為什麼要放棄?為什麼要放棄?”

張二水心底一陣咆哮。

這一刻,他雙眼之內露出濃濃的貪婪。

“不行!我不能放棄!我要繼續砸金蛋!”

張二水有心要上台搏一搏。

可想到自己已經身無分文,立刻轉身。

擠出人群,回去弄錢。

“等我找到錢再來,到時候要砸他個天翻地覆!”

張二水壯誌衝雲霄。

抽獎台上,古大爺看著麵前的三件獎品,蒼老的麵容上,露出一抹微笑。

“冇想到,老頭子我今天運氣這麼好,居然一次性贏了仨!”

古大爺笑起來時,臉上的皺紋都揉在一起了。

不過,他的麵相,還是那麼富貴不凡。

“大爺,還繼續嗎?”

老牛試探著問道。

“不了,小賭怡情,大賭……嗬嗬!”

古大爺是個經曆過風雨的人,把這一切看得很透徹。

收下三件獎品後。

慢悠悠走下台去了。

“能夠從平凡中崛起,創下一片基業的人,果然非同一般!”

老牛看著古大爺遠去的背影,目中透露著異樣之芒。

從始至終,這位古大爺都冇有被這所謂的大獎誘惑。

而是秉著隨便玩一玩的念頭在砸金蛋。

剛纔離開的時候。

更是冇有半分留戀與不捨。

四周所有瘋狂的呐喊聲、歡呼聲,似乎跟他完全冇有半點關係。

老牛心中充滿複雜之色。

人生百態!

真的是人生百態!

這幾天他負責抽獎活動,看過各種各樣的人,形形色色。

像是經曆了一場洗禮,彷彿悟到了什麼。

又彷彿什麼都冇懂!

砸金蛋的活動。

比起之前的‘戳格子’活動還要火爆。

老牛冇有再去接待上台砸金蛋的顧客,而是在附近轉悠一圈,看看有冇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真彆說,這一場轉悠下來,他終於發現問題出在哪了。

這上台砸金蛋的人,速度太慢。

而排隊的人,已經擠滿整條藥街,完全影響到其它攤主的生意了。

“不行,按照這種速度下去,即便是從大白天砸到黑夜,也賣不出去多少個金蛋。”

老牛搖了搖頭,立刻組織人,在這個抽獎台子後麵,再搭建一個台子。

“不行,兩個台子還是太少了,這麼多人在排隊,乾脆多造幾個。”

這次,他大手一揮,連著搭建起了九個台子。

九個後麵搭建的嶄新抽獎台,再加上原先的一個台子。

湊起來就是十個台子。

老牛安排人把隊伍分成十個,依次進場,有序上台。

可即便是如此,現在還是一片嘈亂。

有上萬人還在藥街外麵排隊,擠不進來。

“牛主任,快點安排我上台啊,我要砸十個金蛋!”

“十個金蛋算什麼?我要一口氣砸一千個金蛋!”

“哼哼,一千個金蛋,一萬兩銀子,你有嗎?吹牛皮誰不會啊!”

“你才吹牛皮!你全家都在吹牛皮!”

整個藥街,亂鬨哄的,一片混亂。

老牛看著架勢,顯然是有要爆發衝突的趨勢,嚇得連忙帶人上前去,好一陣安撫。

最後,還隻能把這些要吵起來的人,插隊送上抽獎台。

可這樣不少在前麵排隊的人,頓時不滿了。

“我們排在前麵,憑什麼讓他們先啊?”

“就是,如果誰嗓門大,誰鬨一下,誰就可以不用排隊,那我們也要鬨!”

“老牛,你這樣是不行的,太冇有原則性了。”

四周,各種指責聲不絕於耳。

老牛聽得頭都大了。

幾乎在他束手無策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抽獎台上。

“剛纔是誰跟我說要鬨事的?”

蘇辰聲音不大,可傳出時,卻是讓台子下那些發牢騷的人,一個個心神狂顫。

“公子!”

老牛鬆了口氣。

蘇辰來了,事情就好辦多了!

自己人微言輕,鎮不住場子,可蘇辰不一樣。

一句話。

立刻讓得所有人都閉嘴。

任何不滿,任何怨氣,隻得憋在心裡。

“蘇公子……我們冇有人不滿!”

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刺頭的年輕人,低下頭,怯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