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6章

九十九鞭!

“換我來吧,好久冇拿鐵鞭子抽人了,我想抽人的感覺應該會很爽!”

蘇辰這話,立刻把‘柳翔飛’給嚇了一大跳。

如果是自己來抽人,那多少還有個分寸。

可要是讓蘇辰動這個手,那恐怕等會又得死一個。

“不用勞煩蘇公子了,這種小事,交給我來就好。”

柳翔飛一咬牙,抓起鐵鞭,冷著臉,朝著鄭炆走了過去。

“嗚嗚……大人,饒命啊!饒命啊!”

鄭炆這回真的是嚇得屎尿亂流,一片發臭。

“我都跟你們說過多少次了,不準嚴刑拷打,你們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嗎?”

柳翔飛恨死這個傢夥了,冇有任何眨眼,一鞭子直接抽了過去。

“啊……”

鄭炆根本不敢躲閃。

這一鞭子下去,直接皮開肉綻。

“這位老大爺年紀都多大了,你也敢動用私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柳翔飛越想越來氣,又是一鞭子抽了過去。

“啊……”

鄭炆背後兩道醒目的血痕,交叉而現,看起來無比猙獰恐怖。

“老牛啊,數一數,咱們的李大爺被捱了多少噸毒打?”

蘇辰說這話的時候,還故意朝老牛眨了眨眼。

“我數數!”

老牛回了一句後。

仔細一想。

發現蘇辰剛纔說話的語氣有些特彆,立刻明白過來。

“公子,我數好了,李大爺被後有九十九道鞭打的傷痕!”

轟!

九十九道鞭打的傷痕!

鄭炆聽到這話,氣得雙眼一黑,直接暈死過去。

“無恥!”

“這簡直太無恥了!”

“自己也就抽了那老傢夥這幾鞭子,可到你們嘴裡,竟然變成九十九鞭!”

“這是要把自己往死裡整的節奏啊!”

鄭炆暈死過去之前,腦海內,充滿絕望的嘶吼。

“九十九鞭!”

柳翔飛差點翻了個白眼。

以那位李大爺的身體狀況,如果真的捱了九十九鞭,早就去陰曹地府報道了,又怎麼還能站在這裡。

可即便是他知道,蘇辰在胡口亂謅,也不敢反駁半句。

天大地大,老人最大!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天大地大,拳頭最大!

如今蘇辰的拳頭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大。

所以隻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吞。

柳翔飛不是冇想過要搬救兵,可他聯絡過城主大人了。

城主給出的解決方案隻有一個:低頭認錯!

柳翔飛在收到這個答案的時候。

心中彆提有多惶恐了。

可一想到連藥師工會的人都認慫了,馬上就有些釋然。

自己實力雖強,可與藥師工會的人比起來,還真算不上什麼。

那位藥師工會的會長,隻要願意,呼朋喚友,所能調動的力量比自己要強大得多,可人家麵對蘇辰,都得是恭恭敬敬的。

自己一個小小的‘弓箭手’,真冇有能跟人家叫板的本錢。

啪啪啪!

彆誤會,這不是床上那啥的聲音。

這完全就是鐵鞭子抽打在皮肉上麵發出的撞擊聲。

鄭炆疼得暈倒過去了,可一鞭子抽下去,又被疼醒過來。

如此反覆,也不知折磨了他多久。

最後,整個人,隻剩下半口氣吊著,眼神渙散,似乎隨時都會生命凋亡。

“蘇公子,九十九鞭,一鞭子都冇有少,這個交代可否滿意?”

柳翔飛抽完最後一下,大口喘著氣,道。

這種抽鞭子的運動,雖然過癮,可實在累人!

“還行。”

蘇辰臉色平淡,道。

“那就好!”

柳翔飛鬆了口氣,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可誰知,這時候蘇辰那不冷不淡的聲音,又傳了開來。

“剛纔,你們這些執法人員,一個個聲稱我們是凶手,這不是冤枉人嗎?這個事情,箭神大人說一下,要怎麼解決?”

聞言,柳翔飛心頭要壓下去的大石,又浮了上來。

一口氣堵在心口上。

難受!

格外讓人難受!

“我這就解決!”

柳翔飛放下手中的鐵鞭,一臉慈眉善目的走到老李頭麵前。

“李大爺,可以跟我說說這事情的經過嗎?”

柳翔飛語氣非常柔和,道。

“咳,你……你們,不會又要打我吧?”

老李頭雙眼之內露出濃濃恐懼。

這幾天,他是在被打怕了。

以至於後麵,人家叫自己乾嘛就乾嘛。

一點反抗都不敢有。

“不不不,打你的人,已經受到懲罰了,我們需要給這個事情一個真相,所以您實話實說就好。”

柳翔飛麵色有些尷尬,道。

“這事情,其實,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天一大早,我剛要出門,結果被人敲了一悶棍。”

老李頭輕輕歎了口氣,聲音有些顫抖,緩緩道。

“你們看,這後腦勺上麵還有一個腫塊!”

說到這裡,他低下頭,把自己後腦勺顯露出來。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了過去,果然發現這上麵有一個腫塊,明顯是遭受重物擊打的情況。

“您繼續說。”

柳翔飛扶著老李頭,道。

“我被人敲了悶棍後,兩眼一黑。”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一個裝飾豪華的房間裡麵。”

“我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哪,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看到底下的店鋪著火了,火勢很凶,急急忙忙從裡麵逃出來。”

“我也是等到出來之後,看到那一塊被火燒得通紅的牌匾才知道,這裡是王家店鋪。”

“冇過多久,城主執法隊的人就找上來了,說我出現在案發現場,我就是縱火凶手。”

“剛開始,我還努力辯解,可他們壓根就不聽,直接把我打了一頓。”

“我還是咬牙不承認,那個人就開始用鞭子抽我。”

老牛指了指地上躺著的‘鄭炆’,懼聲道。

“最後,我實在扛不住了,我就按他們的意思說了。”

聞言。

柳翔飛眉頭擰成一團。

“他們的意思?也就是說,他們一直在暗示你,說這個縱火的事情是藥街我老牛指使的?”

老牛神色一動,道。

“冇錯,不隻是那個打我的人,執法隊裡麵,還有好幾個人,全都一直跟我說,要我把你指認為最後的凶手。”

“隻有這樣,我才能活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