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8章

牆倒眾人推

“老闆,您不用找了,我在這裡!”

那個戴著厚重眼鏡框的負責人,一臉心驚膽顫的走上台來。

“黃一湯,你怎麼在這?”

劉熊野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老闆,對不起,我隻能實話實說了。”

負責人一臉苦澀,道。

剛纔,他已經領教過了周唸的手段。

如果當著眾人的麵,老實交代,誠懇認罪,那還能保全性命。

可要是繼續頑固抵抗!

那麼,等待自己的就是雷霆一擊。

“實話實說?對,你要實話實說,你跟大家解釋清楚,這些購物卡怎麼會用不了,是不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劉熊野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想著繼續讓‘黃一湯’忽悠下去。

“老闆,不要再欺騙大家了!”

黃一湯開口的第一句話,直接讓劉熊野一顆心掉到山穀子裡去。

“你在說什麼!我勸你想清楚再說!”

劉熊野目中充滿了警告。

“姓劉的,你是幾個意思,你在威脅人是吧?”

那個獨眼中年一個跳躍,來到抽獎台上。

拳頭霍霍,準備揍人。

“哼……怎麼,你想打人?我跟你說,你要敢碰我一根毫毛,我就讓執法隊的人抓你去坐牢,告到你傾家蕩產!”

劉熊野撇了那個獨眼中年一眼,不屑道。

“你……”

獨眼中年拳頭一頓。

顯然是被劉熊野的話給嚇唬住了。

“黃一湯,我這些年待你不薄吧,所以,說話要摸摸良心。”

劉熊野目光漸漸變得陰冷下去。

“老闆,您不用再說這種話了,我已經有所決定!”

黃一湯咬了咬牙,道。

“大家都冇說錯,這場‘砸金蛋’活動就是一個騙局,徹頭徹尾的騙局!”

嘩!

此話一出。

全場的所有顧客全都轟動起來。

那些本來心裡還存有一點僥倖的人,更是嚇得目光無神。

騙局!

這是一場騙局!

那豈不是說自己抽中的購物卡、消費券,全都是假的!

“黃一湯,你給我滾下去!”

劉熊野雙眼噴火,上前一步,就要把人給踹下去。

可誰知,這時候獨眼中年卻一步擋在劉熊野麵前。

“姓劉的,你要敢踹人,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獨眼中年一把揪起劉熊野的衣領。

現場,一片亂鬨哄。

“大家靜一靜,聽這位兄弟把話說完。”

斯文男子似乎地位不低,一句話,立刻讓四周躁動的顧客,全都安靜下來。

“很感謝大家願意安靜下來聽我說。”

黃一湯目光環視四週一圈,道。

“現在,你們手中拿到的藥街‘聯名購物卡’,還有霸王酒樓‘消費券’,這些東西,全都是假的!”

“我們冇出一分錢,也冇有跟藥街、跟霸王酒樓有所合作!”

“這些獎品,全都是直接仿造藥街那邊的。”

“不過,人家的每一件獎品,都有唯一識彆碼,可以驗證,我們的獎品冇有,所有識彆碼都是胡亂編造的。”

“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大家可以罵我,可以打我,但是,有一個事情我一定要跟大家說清楚。”

“那就是,我隻是一個無名小卒,一個領著一點點工資的小人物。”

“老闆交代的事情,我實在冇有拒絕的權力與勇氣,我隻能儘自己所能去做。”

“我對不起大家!”

黃一湯臉上充滿濃濃的懊悔,聲音真摯。

說完後,還給大家下跪道歉。

這番誠懇十足的認錯態度,倒是讓大家對他的怒火消了不少。

大家心底清楚。

即便冇有黃一湯幫忙做假,還會有李一湯、王一湯、劉一湯!

隻要劉熊野有這個想法,願意花錢。

那就永遠會有幫他的人。

所以,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劉熊野!

“姓劉的,你還有什麼話說?”

獨眼中年揉了揉拳頭,怒聲道。

“血口噴人!”

“這簡直就是血口噴人!”

劉熊野氣得渾身直哆嗦。

一直以來,他發現自己都小看這個黃一湯了。

冇想到,這傢夥的口才居然這麼厲害。

三言兩語間,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所有罪責。

全都推到自己身上。

“老闆,大家都不是傻子,到了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再做無謂抵抗了!”

黃一湯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道。

“你,好你個黃一湯,你獅子大開口,說要分我五成利潤,我不同意,你就在這裡汙衊我。”

劉熊野乾脆豁出去了,直接爆料。

“這些東西的確都是假的,但是,最初開始說要弄這樣一場活動的,並不是我,而是這個黃一湯。”

“這傢夥有個親戚,在藥街的工匠作坊裡麵工作,他把人給挖過來後,弄到‘金蛋’的製作方法,所以一個勁慫恿我進行造假。”

“因為這前期的一切投入,全都是我掏的腰包,所以我要求占據七成利潤。”

“這傢夥一開始答應得好好的,看到後麵活動很火爆,立刻反悔,要求更改利潤分成,變成五五對分。”

“我自然不同意,所以,這傢夥就開始鬨事。”

“大家彆被這傢夥給矇騙了,現在,你們就是他手中的刀,千萬不要衝動!不要意氣用事!”

劉熊野的口才,也非同一般。

如此短的時間內,立刻編出一整套故事。

目的就是為了成功轉移仇恨。

“黃一湯,這個事情是真的嗎?”

獨眼中年目中充滿濃濃怒火,道。

“當然不是,劉熊野此人心胸狹窄,又怎麼可能跟人合作。”

黃一湯搖了搖頭,道。

不過,這時候大家明顯對他的話有了懷疑。

幾乎就在他心底一橫。

要把一個驚天秘密吐露出來的時候。

人群中,有一個神色蕭索的中年人走上台來。

“這是誰啊?”

不少人臉上紛紛露出疑惑之色。

“王富貴!”

劉熊野在看到這來人的麵孔後,渾身一哆嗦。

頓時感到濃濃不安。

“大家,聽我說兩句!”

王富貴聲音不大,顯然壓不住場子。

好在,有那個斯文男子幫忙,大夥這才安靜下來。

“剛纔,劉熊野講的話,其實就是一派胡言,為什麼呢?”

王富貴這話一出口,立刻氣得老劉臉色發白,渾身顫抖不已。

“因為,當初藥街搞‘戳格子’的抽獎活動時,是我們的劉老闆帶著我過去的,他說,隻要原封不動的抄,肯定能夠賺到錢!”

“然後,大家也知道,後來我們搞了‘戳格子’抽獎活動,真的賺到錢了!”

“後麵藥街弄出‘砸金蛋’活動!”

“劉老闆也跟我說,照著抄,照著搞,這樣就行,反正那些顧客,都是人傻錢多的主嗎,好忽悠得很!”

“當然,我家店鋪被燒了,所以就冇有搞!”

“要不然今天大夥就不隻是圍在這裡,找我們劉老闆要一個說法了,也會去我那,纏著不放了。”

王富貴說到最後,自嘲的笑了笑。

“啊……王富貴,你個王八蛋,我是挖你家祖墳了,還是刨你爹媽的墓了,你用得著這麼汙衊我嗎?”

劉熊野氣得吐血三升,咆哮道。

“你既冇有挖我家祖墳,也冇有刨我爹媽的墓,而是你把我養家餬口的店鋪給燒了。”

王富貴目光冷得讓人發顫,道。

轟隆一聲!

這個訊息,簡直勁爆死了!

“什麼?放火燒掉王家店鋪的人居然是劉熊野?”

“這個劉熊野可真狠,居然眼紅人家店鋪生意好,直接一把火給燒了。”

“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那些商家,看向劉熊野的目光,都充滿了憎恨。

“不對啊,我怎麼聽說,這放火案的凶手是一個叫‘唐遠’的啊!”

人群中,有一些訊息比較靈通之輩,一片疑惑。

“這個事情我也聽說了,好像還是這個‘唐遠’主動投案自首的。”

大家眉頭緊皺,感覺這個事情變得撲朔迷離。

這時候,始終一言不發的黃一湯,站了出來。

“大家不用猜了,這個縱火案的真凶,的確就是我老闆劉熊野!”

嘩!

這話一出,簡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黃一湯,你瘋了吧,你再敢胡說八道,我……我告你汙衊!”

劉熊野嚇傻了,怒吼道。

“我冇有胡說八道,我也不怕你告我汙衊!”

黃一湯臉色平靜,看著大家,認真道。

“唐遠是我的一個親戚,他之所以會主動去投案自首,那是被劉熊野給逼著去的。”

“劉熊野知道執法隊的人,正在全麵調查王家店鋪縱火案的事情,害怕事情泄露,所以花了二十萬兩,要我唐哥去當這個替罪羔羊。”

“唐哥因為自己孩子得了絕症,冇有錢醫治,不得不咬牙答應下來,選擇犧牲自己,成全他那剛出世不久的孩子。”

“可是……你們知道這個劉熊野有多麼狼心狗肺嗎?”

黃一湯說到這裡,淚水嘩嘩的流了下來。

“他在我唐哥投案自首之後,居然反悔了,承諾的二十萬兩,直接昧著良心給貪掉了。”

這一切事情,全都是周念告訴自己的。

原本,黃一湯是不信的,可當他冷靜下來後,把整個事情前後回想一遍,立刻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