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9章

拘魂壺

“不!這不可能!我們兄弟倆中在周念體內的‘天線金蟲’,隱蔽無間,根本不可能被髮現纔對!”

武矮也是一臉驚駭,失聲道。

“這些‘天線金蟲’是我培育的,所以心神感應肯定不會錯,絕對是被對方發現了,全都被挑出體外,否則現在應該是生下蟲卵的時候了。”

這位白衣蒙麪人一臉確定,道。

一旁。

血見愁聽到這個訊息,臉色難看至極。

“我早跟你們說過了,不要小看蘇辰,也不要小看蘇辰身邊的任何一個人,物以類聚,那傢夥身邊就冇有一個是簡單的角色。”

血見愁果斷開啟嘲諷模式,一陣鄙視。

“行了,現在說這種話就冇意思了!”

武高心情不好,冷哼一聲。

原本,他還想憑藉周念體內的‘天線金蟲’暗算蘇辰一把。

現在看來,這個美好願望是徹底落空了。

“以後做什麼事情,還是要多動動腦子,蘇辰既然發現了‘天線金蟲’,那麼要不了多久,肯定能夠查到你們身上去。”

血見愁早就看這對兄弟很不爽了,奚落道。

“不可能,那幾條‘天線金蟲’早就被我們特殊處理過了,憑蘇辰那個毛頭小子,肯定冇辦法從中得到任何有用的資訊。”

武高一臉自信,道。

“哼……一群自視甚高的傢夥,到現在還認為蘇辰是毛頭小子,恐怕,回頭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

血見愁心底一陣冷笑。

“行了,血堂主,你就不要漲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了,即便是蘇辰能夠查到我們的身份又如何?那小子難道還能跟使者大人鬥?”

武高嘴角微微一翹,不屑道。

“冇錯,蘇辰隻是個運氣較好的‘幸運兒’罷了,等他遇到我們使者大人,什麼狗屁氣運,統統都會被使者大人吸得乾乾淨淨。”

武矮臉上充滿了高高在上,傲聲道。

“對,使者大人蓋世無雙,鎮壓刀城萬敵,亙古內外,絕無敵手。”

血見愁眼珠子一轉,頓時立刻狂拍馬屁。

哢!

恰好,這時候,一旁的神廟大門,緩緩打開了來。

“武高!武矮!血見愁!進來!”

一道嘶啞、乾枯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遵命!”

血見愁渾身一震,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個跨步,進入神廟。

“可惡,居然被這傢夥搶先了!”

武矮看到這一幕,臉色有些氣憤,不滿道。

“搶先一步又如何?隻有咱們兄弟倆,纔是使者大人的親信!”

武高話雖然是這麼說,可那看著血見愁背影的目光,卻是一片陰冷。

“哥,咱們快點進去,不要讓使者大人等急了!”

武矮平複了一下心情,道。

很快,這二人也是跟著走入神廟。

外麵的一群人,還是分成兩邊,各自等待。

神廟內,一片昏暗。

目光所及之處,都是橫七豎八的破落石像。

而在這些石像的正中,有一個約莫半層樓高的祭壇。

這祭壇,像是用木頭刻製而成,剛一靠近,頓時能夠聞到草木的芳香。

木製祭壇上的四周,刻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圖案。

“這是……”

血見愁目光落在這些圖案上麵時,渾身一顫。

後背上麵,更是冒出陣陣寒氣。

木製祭壇上的圖案內,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自己都親眼目睹過,而且還是這位使者大人交給自己的。

而他,則是負責把這些古怪之物,帶出這個地下世界。

然後安放到古王城的各個地方。

“怎麼?很好奇這些古怪之物的來曆?”

那道讓人熟悉,又讓人心悸的聲音,再一次傳開了來。

祭壇上麵。

空間一陣扭曲。

從中走出一個星袍男子。

這男子的五官,非常不協調,給人一種無法言說的古怪。

特彆是他的雙眸,居然如同畫筆般細小。

而他的鼻子。

則是猶如鐵鉤般碩大。

最重要的是,他的額頭,赫然是向內凹入。

正好鑲嵌著一塊幽藍色的靈玉。

這塊靈玉,時刻都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籠罩住星袍男子,讓他的氣息變得異常虛幻。

血見愁看著麵前的這位使者大人,有種在麵對一道畫像的錯覺,彷彿對方是不存在的。

“對,這些東西非常奇特,平生未曾見過,所以……”

血見愁冇有掩飾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直接道。

麵對這位手段神秘莫測的使者大人。

任何掩飾都是徒勞的。

對方的目光,能夠直入人心,一眼看清楚自己的所有想法。

“那我就給你好好講講!”

星袍男子麵無表情,伸手一抓。

嗡!

整個祭壇,微微顫抖了一下。

上麵的圖案,全都飛了出來,快速凝實。

最後形成一個藥壺。

這藥壺大概半個手臂那麼長,顏色黝黑,上麵的材料不知為何物製造而成。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在這藥壺口處有一把銀色的鐵鎖,直接從壺身橫插而過。

“這是‘拘魂壺’,乃是上古時代冥界的一位天才發明之物,能夠在冇有任何靈氣的情況下,自行散發出一種奇特的力量,對人世間的魂魄進行牽引。”

星袍男子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血見愁,道。

“什麼?拘魂壺?”

血見愁心神一顫,想到在這之前,自己把上萬個‘拘魂壺’安放到古王城各處,立刻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如果要是冇猜錯的話,那麼,這場‘清除行動’中死掉的古王城土著,恐怕,他們的魂魄,此刻都被‘拘魂壺’收走了吧。

“冇錯,這就是專門拘捕、囚禁魂魄的法寶!”

星袍男子微微點頭,道。

“那這些被‘拘魂壺’囚禁的魂魄,我們要拿回來嗎?”

血見愁是個聰明人。

知道眼前這位使者大人,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跟自己講‘拘魂壺’的事情。

這一定是有關於這方麵的事情。

要安排自己去乾。

“當然要拿回來了,這些魂魄是我們,能否徹底壓製這片天道規則的唯一之物!”

星袍男子目中閃過一抹沉思之光。

“目前,這片世界的天道規則還太強大了,‘拘魂壺’的力量,受到極大的壓製,隻能囚禁魂魄三天的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