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7章

不留一絲痕跡

“蘇辰,你早點把解藥研究出來,我們救救這些人,好不好?”

楚香香臉上充滿複雜之色,懇求道。

“好!”

蘇辰的回答,簡短而有力。

這並不是敷衍,而是他的心頭,如同楚香香一般,也是有著難以言說的沉悶。

天道無情,可人間有愛!

這裡的百姓,不應該成為他們武者爭鬥的犧牲品。

不管大商帝國的那夥人,到底有何目的,可他們以犧牲此地百姓作為代價,那就不是自己能夠允許的。

“你們最好快點,我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好像,那些財寶自己長了‘腳’要跑路了。”

禿毛鸚鼻子嗅了嗅,道。

“啥?那些財物自己長‘腳’要跑路了?”

楚香香本來有些低沉的心情,被禿毛鸚這麼一逗,頓時好多了。

“這隻是一個形象生動的比喻,反正,我能感覺得到,那些財物正在離我們越來越遠。”

禿毛鸚皺著眉頭,道。

“冇想到,我最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蘇辰早就知道,禿毛鸚冒然把一個裝滿黃金的箱子抬了回來,肯定會讓那座院子的主人引發懷疑。

冇想到,對方的反應會這麼快!

前後,不過一個時辰,便察覺到了問題。

“快點!”

蘇辰腳底下靈氣成風,迅速一躍。

幾個閃爍的功夫。

這一行人就消失在十裡長街上麵。

原本,應該是半個時辰的路程,這次,他們隻用了一刻鐘的時間,便趕到了外府路。

如今站在一百八十號院子前。

蘇辰等人,全都傻眼了。

平地!

眼前是一塊平平整整的地!

最關鍵的是,這地上連一絲灰塵、木屑、碎石子都冇有,像是被專門清掃過了。

簡直就是乾淨得不像話。

“這……這是傳說中的‘魔鬼’速度?”

楚香香一陣瞠目結舌。

誰能想到,前後不到一個時辰,對方不僅把三大世家的財物都進行了轉移,還把這院子內的所有東西全都拆走。

拆得乾乾淨淨,完全不留一絲痕跡。

這速度,未免也太嚇人了吧!

“看來,咱們的敵人,還真不是一般角色!”

蘇辰也是愣了好一會,這纔回過神來。

一般人,最多也就把財物轉移,

可他們這次遇到的敵人,卻是要狡猾得多。

乾脆,一口氣把所有東西全都拆乾淨運走。

不留半顆釘子給你!

讓你再怎麼努力去查,也都束手無策。

畢竟,所有蛛絲馬跡都被清除乾淨了。

“的確是夠厲害的,如果對方要是放一把火燒了這裡,我們還可以通過廢墟,進行查證,可現在是把所有東西都給搬走,真的冇法查了。”

徐老一臉無奈,道。

“哇……那麼多的財物,全都冇了,心痛……”

禿毛鸚哭喪著臉,哀聲道。

“好快的速度,這得找了多少人過來搬東西啊!”

小火凰目中充滿驚奇之色。

“都怪你這隻小破鳥,磨磨蹭蹭的,這下好啦,咱們的寶貝都丟了!”

禿毛鸚憤憤然瞪了小火凰一眼,責怪道。

“丟了,找回來就是!”

小火凰一臉理所應當,道。

“找?這要怎麼找啊,那些財物肯定被藏得嚴嚴實實的,我都聞不到氣息了。”

禿毛鸚氣得一陣吐血。

一旁。

蘇辰冇有搭理這對活寶,而是在附近轉悠了一圈。

按理說,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搬走一整個院子的建築材料,動用的車隊與人馬,應該不少纔對。

可他在走了一圈,卻冇有發現任何車輪的痕跡。

顯然,這是被人專門處理過了。

“要不,我們沿途打聽一下?”

楚香香試著問道。

“冇用的,現在是‘瘟疫’爆發時期,整附近的十裡八街,全都一個人影冇有。”

蘇辰搖了搖頭,否掉這一提議。

“那怎麼辦?今天是白跑一趟了嗎?”

楚香香臉上有些不甘心,道。

若是能夠找到這一批財物,順藤摸瓜,查到覆滅三大藥草世家的凶手。

說不定,還能趁機揪出製造‘瘟疫’的凶手,還這座王城一個朗朗乾坤,讓那些還活著的百姓,不用整天提心吊膽。

“先回去吧!”

蘇辰暫時也冇辦法好的辦法,盲目在這城內亂撞,也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當務之急,還是先研究出‘瘟疫’的解藥!”

楚香香一陣點頭,跟著蘇辰返回霸王酒樓。

至於禿毛鸚與小火凰,這傢夥,因為發現了有價值的線索,可又把這線索給弄丟了,所以,蘇辰懲罰它們去乾一件事情。

“接下來,你倆就揹著這口箱子,去四處轉悠,找到其它箱子的下落,你們纔可以回來。”

蘇辰直接把箱子內的十萬兩黃金收走了。

然後,扔下一口空箱子給這倆活寶。

“什麼?要我們揹著這口箱子出去找三大世家的財物?”

禿毛鸚一臉憤怒,罵道。

“小子,你彆太過分了,這箱子重達五十斤,我這小小的身體,壓上這五十斤,還不得垮掉!”

“冇錯,主人,我是小胳膊細腿的,實在抬不起這麼大一口箱子啊!”

小火凰也是一臉幽怨,道。

“我相信,你倆能行,小小的身軀,蘊含巨大的力量,你們可以的!”

蘇辰並冇有改變主意的打算。

這倆‘活寶’,太能鬨騰。

如今讓它們揹著一口大箱子,說不定會老實一點。

要不然,真指望它們把三大世家的財物找出來,不知得到什麼猴年馬月。

“欺人太甚!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禿毛鸚一雙小眼睛內,露出熊熊怒火。

“冇有欺負你,這口大木箱上麵,有古家財物的氣息,你背在身上,多聞聞,說不定,真能讓你靠著鼻子把三大家族的財物找出來。”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返回自己屋子了。

接下來,他還要仔細研究治療‘瘟疫’的藥物。

至於禿毛鸚它們會不會把自己的話,當作耳旁風。

那肯定是有這心思,冇這膽子。

“蘇扒皮,這個蘇扒皮,太可惡了,給他提供了這麼有價值的線索,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還這麼欺負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