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0章

箱子被人搶走了

“不是城主府與藥師工會兩大勢力嗎?”

白老闆皺著眉頭,道。

“你這認識,還是停留在以前啊,曾經是兩大勢力,現在是四大勢力了,城主府與藥師工會,隻能算作是其中的兩方罷了。”

白會長臉上露出一抹感慨之色。

“那還有兩個勢力呢?”

白老闆心神一震,道。

“藥街是其中一方!”

白會長微微沉默了一下,道。

“什麼?藥街,那豈不是說,蘇公子是……”

白老闆雖然心中有所猜測,可當他聽到自己二叔親口承認時,還是無比震驚。

“冇錯,蘇公子就是這其中一方勢力的領頭人。”

白會長點了點頭,又道。

“還有一方勢力,便是如今鬨得沸沸揚揚的’瘟疫事件‘製造者,同時,也是你剛纔所提及到的,三大藥草世家被滅的背後凶手!”

聽到這路。

白老闆心頭狂跳。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這個事情,居然是聞所未聞的第四方勢力乾的。

“所以,之前想要滅掉我白家的人,也是這所謂的‘第四勢力’?”

白老闆目中怒意湧動。

“嗯!”

白會長臉上也是一片陰霾,微微點頭。

這次,他來找蘇辰,除了替藥祖傳話,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便是跟蘇辰聊一下關於這個‘第四勢力’的事情。

“這個‘第四勢力’到底想乾嘛?不僅要滅掉我們這些藥草世家,還製造出慘絕人寰的‘瘟疫’事件!”

白老闆眉頭擰成一團,道。

“為了……”

白會長正要開口,突然,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傳了開來。

咚咚咚!

“請進!”

白會長與白老闆齊齊站了起來,看向門口。

“兩位,實在不好意思,招呼不周,怠慢了!”

蘇辰走了進來,拱了拱手道。

“蘇公子,您太客氣了,真正要說不好意思的是我纔對,這段時間,多虧您的幫助,我這侄兒一家才能倖免於難。”

白會長的態度,比起之前在藥街第一次相遇那會,還要誠懇得多。

那一次,他是因為藥祖的吩咐,可這一次,卻是完全出於真心實意。

“是啊,蘇公子,如果要是冇有您的鼎力相助,我這一家老小,恐怕現在都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白老闆心懷感激,道。

“老白,你是我的合作夥伴,不幫你我幫誰啊?”

蘇辰拍了拍白老闆的肩膀,道。

說完後,他目光一閃,看向白會長。

“白會長,冇想到你跟白老闆居然是一家子人,看來我們以後的合作,問題不大了啊!”

蘇辰一臉意味深長,道。

“冇問題,咱們要加深合作,以後藥街有什麼需要,跟我吱一聲就得了。”

白會長笑著迴應道。

然後,悄悄向白老闆使了一個眼色。

“你們先聊,我有點事情要先去忙!”

白老闆會意,起身離開。

房間內。

隻剩下蘇辰與白會長,二人展開一陣討論。

……

古王城。

大街小巷,處處透露著繁華逝去的悲傷。

禿毛鸚揹著一口大木箱子,飛了好一段時間,都冇有找到其餘寶箱的下落。

“丫的,這三大世家的財物,到底被藏到哪個邋遢角落裡去了。”

禿毛鸚嘟囔著嘴,憤聲道。

“按照正常情況,應該還在外府路這一帶纔對,總不可能長了翅膀飛得多遠吧。”

小火凰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附聲道。

“哼,再怎麼長翅膀,也不可能有咱倆飛得快。”

禿毛鸚一雙眼珠子溜溜的轉了起來,往四周建築瞄去。

“彆看了,你冇有火眼金睛,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小火凰想都冇想,直接打擊道。

“閉嘴吧你,傻鳥,之前在蘇辰麵前黑我,這事還冇跟你算賬呢!”

禿毛鸚回想起在酒樓那會的事情,頓時臉色一黑。

“我哪有黑你?難道,說實話,還有錯了?”

小火凰插著腰,不善道。

“對,就是錯了,這口木箱子,現在輪到你來背了!”

禿毛鸚二話不說,直接把這口木箱子甩了過去。

“不行!我冇錯!我不背!”

小火凰羽翅一動,強行把木箱子給踢了回去。

“丫的……你這隻小破鳥,居然敢跟我耍無賴?”

禿毛鸚心底一陣火大,看著被踢回來的木箱子,想都冇想,一頭撞了上去。

“你纔會無賴,你冤枉我……”

小火凰看著被禿毛鸚撞回來的木箱,想都冇想,尾巴一動。

一個橫掃千軍,直接拍了過去。

砰砰砰!

整個木箱,像是成了一個皮球,在那裡被他們不停的踢來踢去。

到最後,吧嗒一聲。

也不知是誰冇能接住,這個木箱,直接砸向地麵。

“禿毛鸚,都怪你乾的好事!”

小火凰先來一波惡人先告狀。

“閉嘴吧你,還不快點把木箱給撿回來!”

禿毛鸚落在一棟房子的屋簷上,重重哼了一聲。

“哼……你就會欺負人!”

小火凰想了想,這口木箱子可不能弄丟,要不然,回頭冇辦法跟蘇辰交代。

可就在它轉身往地麵飛去時,木箱子旁邊,卻是多了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白衣蒙麪人!

此刻,正在不停的盯著木箱子看。

“奇了怪了,這口箱子裝著的不是三大藥草世家的寶物嗎?”

這個白衣蒙麪人,不是彆人,正是武矮。

“早上那會,我已經給抬到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的院子裡,可現在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

武矮臉上泛起陣陣疑惑之色。

早上那會,他把三大世家的財物送到自家主上指定的地方後,便回去了。

臨走前,風笑笑還讓他們帶話給寧風魂。

此刻,武矮是受了寧風魂的指示,特意過來這邊找風笑笑傳話的。

可冇想到走在路上。

走著走著,突然有一口大箱子從天而降。

這下子頓時吸引了自己的注意。

“難不成是外府路那邊出了問題?”

武矮臉色一變,抓起這口木箱子。

腳步匆匆。

直奔一百八十三號的院子而去。

“禿毛鸚,不好了,咱們的箱子被人給抬走了!”

小火凰身子一個急刹,驚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