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113章

吃了一團火

“這簡直就是偉大創舉,所以,我很崇拜那人!”

小火凰故意露出一臉敬佩之色。

“不用崇拜了,隻要你歸順我家主上,你就知道,這場瘟疫的製造者是誰了!”

武矮臉上充滿得意的表情,道。

“哦?莫非,這場瘟疫跟你家主上有關係?”

小火凰眨了眨眼睛,道。

“當然,這隻是我家主上‘偉大計劃’中的一個小環節罷了。”

武矮順嘴說了出來。

“那之前收購氣血藥草,也是你家主上的吩咐吧?”

小火凰趁勢又問道。

這時候,武矮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臉色一板。

“今天,你們問太多東西了,作為靈寵,實在不應該操心那麼多。”

武矮用一副教訓手下的語氣,道。

“對,作為普通靈寵,確實不需要操心這麼多,可惜,我們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神鳥啊!”

小火凰迎風展翅,露出一道磅礴宏大的氣息。

“今天,真的要感謝你,如此老實的跟我們交代了這麼多的東西。”

禿毛鸚嘿嘿一笑。

“什麼?”

武矮看到這一幕,腦袋再缺根筋,也是反應過來了。

“你……你們從頭到尾都在騙我?”

這一刻,他臉色大變,渾身巨顫,顯然是憤怒到了極致。

“騙你?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居然還想讓我們改換主人!”

禿毛鸚臉上露出濃濃不屑,譏諷道。

“冇錯,大商太子又算是什麼玩意?憑他也想跟我們主人鬥?差遠了!”

小火凰渾身充滿高貴的氣息,冷笑一聲。

“氣煞我也!氣煞我也!”

武矮再也忍不住了,從懷裡麵抽出一根鐵鞭,狠狠甩了過去。

“你們這兩頭畜生,居然敢罵我家主上,給我死!”

大戰,一觸即發。

“喲……知道我倆是神鳥,居然還敢主動出手!”

禿毛鸚呦嗬一聲,直接衝了出去,一個閃身,避開鐵鞭,出現在武矮跟前。

“撞他!”

小火凰一臉看戲,喊道。

果然,禿毛鸚再次發動‘鐵頭功’,一把撞了上去。

砰!

武矮臉上的麵具直接裂開,露出一張猙獰的麵孔。

“大呼小叫乾嘛!”

禿毛鸚一把撞飛了武矮後,不滿地瞪了小火凰一眼。

“嘿嘿……接下來該我出手了。”

小火凰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翅膀一震,衝了出去。

“盤他!”

禿毛鸚坐在屋簷上,吼了一聲。

砰!

無儘火焰,翻滾開來,形成一道道烈火之繩,馬上把‘武矮’給鎖得死死。

“放開我!”

武矮臉上露出又驚又怒之色,不停掙紮。

可越是掙紮,烈火之繩的束縛力就越強。

萬火之力,開始灼燒‘武矮’的皮膚,疼得他哇哇大叫。

“哼……連這頭小傻鳥都打不過,敢情是一隻‘軟腳蝦’!”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不屑。

“你纔是傻鳥!你全家都是傻鳥!”

小火凰把武矮製服之後,聽到禿毛鸚把自己也給罵了,頓時懟了回去。

這時候,武矮像是一個肉粽,被綁得嚴嚴實實。

而且,渾身還有陣陣火焰在焚燒,折磨得他欲死欲活。

“不,這不可能,為什麼你們的力量冇有受到壓製?”

武矮雙眼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我們是神鳥!”

小火凰翻了個白眼,道。

“冇錯,我們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神鳥,誰能壓製我們?”

禿毛鸚一臉得瑟,傲聲道。

“你說你,剛開始多老實,我們問什麼,你們回答什麼就得了,非要動手,這不是在給自己找罪受嗎?”

小火凰上下打量了武矮一眼,道。

“哼……你們這兩頭無恥的神鳥,說話不算話,簡直就是大騙子,無論你們再問什麼,我都不會說的。”

武矮臉上露出視死如歸的表情,怒聲道。

“禿毛鸚,給他點顏色瞧瞧!”

小火凰目光一轉,看向禿毛鸚,示意這接下來該上刑了。

可誰知,禿毛鸚的回答卻是讓它一陣無語。

“給他什麼顏色瞧瞧?要不,你噴一口火,給他一陣火紅色?”

禿毛鸚這裝傻的本領,簡直絕了。

“廢物鸚,走開!看我的!”

小火凰一把推開禿毛鸚,飛到武矮麵前,真的噴出一嘴火焰。

呼!

那深紅熾熱的神凰之火,直接噴向武矮的腦袋。

“住手,你這麼燒的話,等會這傢夥的腦子都被你燒壞了。”

禿毛鸚連忙出聲阻止道。

“好像有點道理。”

小火凰嘀咕一聲。

這噴出的火焰,像是一顆火珠子,直接溜入武矮的嘴巴。

順著喉嚨,去到胃部。

“咳……”

武矮感覺自己的喉嚨火辣辣的,拚命的咳嗽。

可結果,咳出來的是一陣灰煙。

“你……你給我吃什麼東西了?”

武矮一臉恐懼,失聲道。

“一團火!”

小火凰說完後,直接打了個響指。

“爆!”

砰!

這顆進入武矮胃部的火珠子,直接炸開。

頓時,一大片神凰之火,蔓延開來,把他的胃部燒了個稀巴爛。

“噗……”

武矮雖然也是轉**能,可壓根就經不起小火凰的折騰,如今整個腸胃都被燒掉,立刻一片虛弱。

那臉色,雖然泛起死亡的灰白。

可在他體內,因為還有不少燥熱的火焰在跳動,所以使得他的身體看起來一片赤紅。

“哎呦,你這下手太重了,人都要被你給折騰死了,這怎麼還怎麼從他嘴裡套情報?”

禿毛鸚一臉不滿,道。

“好像是哦,一不小心放出來的火太大了。”

小火凰氣勢弱了不少,主動讓出位置,換成禿毛鸚上場了。

“審問犯人第一步,應該是先搜身!”

禿毛鸚裝作經驗老道的樣子,渾身五彩神光一陣翻滾。

“刷!”

頓時,武矮掛在脖子上的項鍊立刻被刷走了。

“這東西,一看就不是凡物,該不會是你的儲物法寶吧?”

禿毛鸚打量了好幾眼,問道。

這個項鍊是一個十字架,做工非常精細,而且,還刻有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

“哼……”

武矮強忍住體內的疼痛,惡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

這眼神,簡直可以殺人。

……-